名校之马背上的撒切尔中学

 

        撒切尔中学是美国西部一所著名寄宿学校,学校最大特色是骑马课。撒切尔中学规定,每个新生都必须照顾马匹一年,必须每天早起,给马喂食、梳毛、清理粪便,然后学会基本骑术,在第二年秋季通过骑手测试。迄今为止,在撒切尔中学操场上奔跑过的学生,包括业界大亨、美国传奇人物霍华德·休斯、剧作家桑顿·怀尔德,还有加州政府 31 任财务部长菲尔·安基里德。

 

        学校创始人谢尔曼·撒切尔在建校伊始,发现户外运动对培养孩子的人格很有好处,尤其是骑马,在马背上微妙的控制、照顾一匹马、和马建立信任感这些都是最好的性格成长课。在马背上,学生学会感恩,保持冷静,掌控自己,感受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这些是马术课教给学生的一切。

 

       在现任校长迈克尔·穆里根看来,家长们在为孩子寻找学校时,会考虑两件事:一个好的寄宿学校,既要有挑战性的课程,也要能照顾好他们的孩子。因为骑马课的传统,撒切尔中学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我们会创造环境,让学生学会负责任,在面对选择时,遵循内心的罗盘做出自己的判断,而非跟随潮流。”

 名校之马背上的撒切尔中学

            在学习马术课的女生

 

         骑马是撒切尔中学从建校之初就确立的传统项目,也是该校的一大特色。撒切尔中学的新生,要学习照顾一匹马,给它梳毛,早晚喂食,带它出去散步。在新年来临的时候会有一个盛大的比赛。
 
        撒切尔(Thacher School)中学地处洛杉矶附近著名的旅游景区Ojai 山谷,在略带凉意的深秋早晨,9 年级新生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就起床了,他们洗漱完毕立刻奔向马厩,给自己心爱的马喂水、喂食、梳毛,把石头和粪便从马厩里清理出去。从 1889 年建校开始,每一天都是这样开始的。
 
         在1977 年之前,学校只有男生。早晨牵出来的马是按照学生姓氏的字母顺序排列的,比如:Angelides、Bachman、Bechtel、Boswell……
 
         这四个人都是1966 年进入撒切尔学习的新生,在40年后的聚会上,谈起那些新生喂马的早晨,彼此都觉得那是四年高中里印象最深刻的记忆之一。Bachman 在回忆时说:“我觉得撒切尔并没有生硬地教导我们要负责任,在那样的环境里,你自然就觉得要负起责任。”

         当年一起喂马的同学们都已各自在成人世界里功成名就。排在他前面的菲尔·安基里德(Phil Angelides)是加州政府 31 任财务部长;巴克曼(Bachman)自己是加州一所优秀私立中学福临特里预备学校(Flintridge preparatory school)的校长;排在他后面的赖利·柏克德(Riley Bechtel)是美国最大的工程公司柏克德(Bechtel)集团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詹姆斯·G·博斯韦尔二世(James G.Boswe ll)则继承了家族的棉花种植生意。
        记者去拜访撒切尔中学,因为早到了半小时,外面又下着雨,只能去招生办公室的会客厅等。在一份 2006 年的老报纸“VenturaCounty Star” 上,记者读到上面的这一小段故事,文章题为“延续的传统”。
        骑马确实是撒切尔中学从建校之初就确立的传统项目。在Ojai 山谷里,常常会看到一队学生骑马行进在山间小道上,和 100 多年前一样。那时候,马是这个地区最重要的交通工具,骑马是一项生存技能。
        1887 年,创始人谢尔曼·撒切尔从耶鲁毕业后,带着生病的哥哥从康涅狄格来到这里养病。一个朋友请他当私人教师,辅导孩子上耶鲁。一来二去又有别的家长慕名找来,一个家庭式学校渐渐成型。1889 年,撒切尔先生正式建立了学校,并一直在这里担任校长直到 1931 年退休。

        撒切尔先生发现户外运动对培养孩子的人格很有好处,尤其是骑马,在马背上微妙的控制、照顾一匹马、和马建立信任感这些都是最好的性格成长课。他喜欢说一句话:“学习如何驾驭一匹马,有助于锻造一个男孩的内心。”
         一直以来,撒切尔中学都是美国西部一所著名的寄宿学校。在操场上奔跑过的学生,包括业界大亨、美国传奇人物霍华德·休斯,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飞行员》讲述的就是他的一生;剧作家桑顿·怀尔德,演员、饰演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诺亚·怀尔……

         撒切尔的校长迈克尔·穆里根(Michael Mulligan)那天刚好出城,他后来在电话里向记者解释撒切尔的哲学:给学生们一些“安全的挑战”,让孩子们在冒险中成长,鼓励他们努力做一件事情并给予奖励,并培养他们的品格,树立道德观。“这不是我们说给学生听的,我们会创造环境,让学生在面对选择时,遵循内心的罗盘作出自己的判断,而非跟随潮流。”
 

名校之马背上的撒切尔中学

马语者


          “会骑马就是会做人。”卡梅伦(Cameron Schryver)哈哈大笑。他是学校的马术项目负责人,学生口中的“马教练”。
 
       “  骑马不仅是个技术活。”卡梅伦先生取下赭色牛仔帽放在食堂的餐桌上,他的脸上布满长年阳光照射催生的细密皱纹,“来这之前,我就是个牛仔,以放马为生,也参加过很多专业马术比赛,我拿过加州极限马术比赛的第一名。”他建议记者去 Youtube 上搜他的名字,有他不少骑马比赛的视频。
 
         20 年前,他受邀来到这里,主持统的马术项目。  他的任务是尽可能挑选最好最年轻的小马,驯养它,再教会学生们基本的马术。“我的预算很充足,虽然买不到最好的,但可以买到十分不错的了。”
       他说。学校共有 130 匹马,每一匹马都要细心照顾,他会在给它喂食、拍打、试骑的时候仔细观察它,哪些性子烈,哪些相对温和。新买的马先给 10 年级、11 年级的学生骑,等到它们变得很温和了,再给 9 年级学生骑。
 
        记者造访时,正好是冬季,马上就到感恩节假期了,卡梅伦先生早早把马赶到附近的马场统一管理。记者在学校只看到了空空的马厩,墙上挂着不少学生骑马的照片。
 
       “骑马最美妙的时候,是和马心灵相通互相懂得的时刻,”他说,“要学会感谢,当马按照你的要求做动作时,一定要适时松缰,给它一点自由空间,它会很舒服,才愿意去受衔。当马做错的时候,就拉一下缰绳提醒它。你要经常感谢它,安抚它,它才知道,也愿意去做正确的事。”
 
        马不好骑,一上去就滚鞍落马,快马停不住,慢马骑不走,你想往东,马却想往西……每个学生都经历过这一切。马克·蒋(Marc Jiang),一个来自大陆的中国学生,第一课学到的是如何在慌乱中保持平静,第二是要大胆。“越急着控制马,就越容易被马摔下来。”“想控制马,先控制自己。”
        马克穿着一件印着大脑结构的 T 恤,戴着可爱的圆眼镜,给记者比画骑马的姿势。“我觉得我耐心了很多,这个主要还是骑马的功劳。因为骑马的时候如果心里很烦躁,马会感觉到,它就不会听从你的指示。”
        “开学上第一堂课,老师就对我们说,如果我们觉得我们的马太笨了,他愿意骑我们的马,证明一下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马的问题。没有谁的马更聪明或者更快。”他说。
        马克·蒋是一年级新生。按照撒切尔中学的规定,每个新生都必须照顾马匹一年,这是任务。每天早晨,他必须早起,在自己吃早饭之前赶到马场,给马喂食,梳毛,清理粪便。他还必须学会基础的骑术,在第二年秋季通过骑手测试。
 
        在马背上,学生学会感恩、学会掌控自己

马克的马叫 Sal,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他朋友的一匹马叫lefty,因为它每次都先出左蹄子;还有一匹叫 laddie,因为特别懒。

       “所有人都很爱他的马。骑马的人和他的马,既是朋友,也是上下属,既是合作,也在相互依赖。”他说。在撒切尔,每个人都能说出一套骑马哲学来。比如校长对记者说:“骑马能让孩子们保持专注,专注是种可贵的品质。”

        卡梅伦认为骑马也是和马建立信任的过程。“你要让马渐渐明白,这个人比你强大,比你聪明,但是他没有敌意,他值得信任,跟在他身后是安全的,而且他还会保护你。”他说,无论多烈的马都是这样被驯服的,“世界上真的有马语,马语就是肢体语言,你建立权威的方式。”
 
        学会感恩, 保持冷静,掌控自己,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这是马术课教给学生的一切。许多毕业生对这段经历念念不忘。
 
       劳雷尔(Laurel Braitman)毕业于撒切尔中学,如今在麻省理工学院读历史系,她在接受NPR采访时,如此解释女孩子们为什么喜欢马。“这些动物打开了女孩的想象力,它们帮助我们想象在这世界上生存的其他美妙的方式。它们让我们成为牛仔女郎和公主。”
 
        “无论在不在你的控制下,飞奔的马给人一种野性的感觉。”她说, “你和它在一起,你感觉到它的力量在你的控制之外,那是一种诱惑。”
 
 

    撒切尔中学的地理课
 
        起源于家庭教育的基因让撒切尔一直保持着温馨的家庭感。到今天,学校也只有 240 个学生。每天中午,所有学生会在学校招生办公室前的空地集合,交流一下最新新闻,通报一下下午的活动。
        大部分老师都在这里任教了几十年。马克的妈妈张丽梅第一次来学校参观时,发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上课,十分感动,一打听才知道他已经在这里教了 60 年。金发英语老师布罗索蒙(BlossomPidduck)现在担任撒切尔的学术总监,她从撒切尔毕业,去外面的世界转了一圈又回到撒切尔教书,他的丈夫是她当年的中学同学,现在也在这里教书。
        学校里,人和人之间几乎都相互认识,老师也住在学校里。一年级中国新生马克十分喜欢这种家庭感:“这里的老师特别热情,他们都特别热爱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一说到他们的课程,他们心里蹦蹦跳跳的。就像我的数学老师迈尔先生(Mr.Meyer),你一提到数学,他就特别高兴。他们发自内心关心你,常常会和你说,明天考试了,今天来我家复习吧。或是叫你常常给他发邮件啊,他很无聊的。”
        他以前在上海美国学校就很喜欢数学。“许多内容我以前学过但我不知道精彩的地方在哪里。这里的老师挖空心思让学生喜欢上他的课,想不同的方法,花很多精力让学生喜欢学习。”
 
 名校之马背上的撒切尔中学撒切尔中学校长迈克尔·穆里根
 
对话撒切尔中学校长迈克尔·穆里根
“建立自尊的最好方式是与同伴一起冒险”
 


M = 迈克尔·穆里根(Michael Mulligan)
 
Q:和许多撒切尔的老师聊天,他们都认为,让学生承担责任,冒一些安全的险是撒切尔的根本理念。从建校至今,撒切尔为什么认为这是最根本的东西?

M:这并不是什么新概念,这就像宇宙法则一样。你认为人们是怎么长大的?人们如何突破自己的极限?撒切尔给学生最珍贵的礼物,是给学生机会,让学生们探索他们是谁,他们能成为谁。
 
撒切尔创造了一个环境,让年轻的男孩女孩,突破他们自己的极限,学习如何努力工作,处理暂时的失败,乐于合作和助人,让自己更有力量,通过自己的实践让这世界有一点点不同。挑战,失败,成就,满足,这就是学习的四个阶段。
 
Q:撒切尔是个非常小的学校,小学校有什么特别之处?

M:在撒切尔,我们十分珍视成年人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像一个大家庭,人和人都互相认识。其实我们的传统课程,大部分别的学校也都有,但我们和学生之间关系很紧密,像家人一样,希望看到他们一点一点的进步,鼓励他们挥洒热情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哪怕只有一个学生想学高阶数学,老师也会一对一教他。
 
Q:和东部的许多学校比,撒切尔最突出的特色是什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家长选择这里?

M:基本上,家长们在为孩子寻找学校时,会考虑两件事:一个好的寄宿学校,既要有挑战性的课程,也要能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我从无数家长那里听到,他们去看了许多寄宿学校,有些在课程上非常有挑战性,但是氛围不那么温暖。有些学校十分照顾孩子但学术要求一般。我想撒切尔录取率很低而大学录取率很优秀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既能够提供很友好的社区氛围,十分鼓励人,直接的,正面的,同时也是个学术要求很高的学校。无论是在课堂,在马背上,还是在山野里,他们能够选择做自己。

Q:什么是你们最基础的哲学理念和相应的目标?

M:某种意义上,所有在撒切尔的经历都是一个少年适应公众生活的过程,这里让他们不要将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多想想他人。
 
换句话说,他们要成为领导者。促成这种转变最重要的是自信和自尊。建立自尊的最好方式是和同伴们一起冒险,承受风险。
 
Q:骑马应该是撒切尔最有特色的项目,你认为,骑马对于学生而言,能够培养他们什么品质,你为什么认为这重要?

M:对于许多家长,骑马和户外都是需要解释的两个项目。他们有时候不理解我们为什么强制学生骑马,强制学生一年两次去山上野营。
 
骑马让人专注,你在骑马时是无法分心的,这种专注对以后的生活十分有益。这两项运动也给了学生机会去冒险,承担责任。在今天,这个年纪的学生冒险和承担真正责任的机会并不多。
 
另一点,社会生物学家认为,人有冒险天性,若不让学生们健康地冒险,他们会转向不健康的冒险,比如飙车、吸毒、酗酒、沉迷电子游戏等。我们用健康的冒险填充他们的生活,降低了他们做其他事情的可能。
 
 
##TIPS##
撒切尔高中
The Thacher School
 
学生人数:240
师生比例:1:6
入学录取率:13%
SAT 平均分:1970
AP 课程数量:18
学费(美元/年):47950

 名校之马背上的撒切尔中学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