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曹王小学 新田园里的108岁农村学校变身记

        如果说,卢梭的自然教育主义在撒切尔中学得到印证的话,那么田园诗意的朴素教育也将是通往教育理想的路径。一所普通的农村学校如何华丽变身的呢。本期我们推出上海曹王小学将有它可圈可点的地方。

          嘉定区曹王小学从综合评估连续几年居全区末尾,到去年一跃迈入了全区第一梯队学校行列,地处嘉定东北角的徐行镇,与江苏太仓毗邻的曹王小学实现了华丽的蜕变,而蜕变背后折射出的是学校教育理念的转变,学生真正成为了教育的主体,教师看到了发展的可能和平台。

 

上海曹王小学 新田园里的108岁农村学校变身记

        作为一所有着近108年历史的农村老校。历史的久远并没有给曹王小学带来什么眷顾。由于学校地理位置比较偏远,资源相对匮乏,一大批有能力的本地居民“南迁”到城里。

       5年前,学校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就已超过65%,并且家长层次普遍较低。在“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氛围中,这里的孩子不仅是“零起点”,甚至他们中的不少还是“负起点”。面对学生基本行为习惯欠缺、家长家庭教育意识淡薄、骨干师资大量流失等严峻问题,这所百年老校一度处在被合并的边缘。

        面对这样的“囧”境,曹王小学校长俞建明与全校师生一起,不断尝试不断改变。

        一方面,学校积极引进教师,邀请各路专家指导,重塑教师队伍,构建充满正能量的学校文化;另一方面,通过建设适合学生成长的丫丫农场和小神农创新实验室项目,让学生们喜爱学校,并能学有所获。

        经过5年的不懈奋斗,曹王小学如今已经成为嘉定北部教育的新标杆,无论是本地还是外地的孩子,无论孩子们起点如何,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学校的崛起也得到家长的好评,家长满意度调查已连续三年超过99%;“小神农创新实验室”也已进入上海市中小学创新实验室行列。

 上海曹王小学 新田园里的108岁农村学校变身记

           用“小神农”点燃学生的梦
 
          用铲子铲出花生大小两到三倍的洞,放入四粒花生,再填满土;用直尺量出间隔25厘米的距离;继续挖洞,重复之前的步骤,最终完成一排的花生种植。


        2013年3月27日下午,曹王小学的温室试验田里,种植队的学生们分成小组,在科技辅导员李凤周的指导下,尝试种植花生。

       有的小组种的是不带壳的,有的小组种的是带壳的,还有的则是带壳的和不带壳的都种。“通过这样的对比试验,可以让学生们自己得出什么样的花生容易生长。”李凤周告诉记者。

        完成了所有种植任务之后,孩子们马上兴奋地跑回教室里写下实验记录。“我和叶诗雨一个小组,有壳和没有壳的花生都种了,带壳的一次种两粒,不带壳的一次种四粒。”

         五(1)班的张先菊在实验报告中写道,“我之前种的葵花籽没发芽,而叶诗雨的发芽了,看来光有阳光不够,还要有水分。”张先菊还猜想,花生种子两、三周应该就能发芽,而且是不带壳的先发芽,因为跟土壤的接触面积更大。

        种植队的社团活动课是曹王小学“小神农创新实验室”课程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记者站、导游社、未来农业创想社和果蔬创新栽培探究社,构成了学校每周一次的系列社团活动。

       “现代农业科技教育是一个载体、抓手,我们的目的是养成学生良好的科学素养,提高综合素质。”

        俞建明认为,学生通过亲身体验种植和研究,不仅可以学活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和学会做人,还能提高自身发现问题、主动探究、解决问题的能力等,形成学生的自我教育力。

        曹王小学的小神农创新实验室,是学校2010年3月在闲置的半亩土地上建成的丫丫农场的基础上构建的,共有“一室一馆一长廊”和四个实验基地。

        农耕文化陈列室通过展示一件件富有乡土气息的农具,让孩子们了解农耕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过程;现代农业展示馆则让孩子们了解现代农业的管道栽培、立柱栽培、桶式栽培、槽式栽培等技术;农业科技长廊亦称小小神农架,让孩子们了解中国从古至今著名的农学家以及国内外先进的农业技术。

         而四个实验基地则有内在递进关系。奇妙观察窗属基础型,在班级内种植农作物,让学生观察、认识常见农作物的生长;开心试验田属提高型,是“小农夫”团队动手种养的基地;温室试验田属研究型,进行农作物对比试验等研究;校外实践基地是校外科普教育基地,利用徐行黄瓜、万头羊、观赏鱼等现代农业基地开展多样拓展探究活动。

        实验课程在年级中也有衔接,比如一年级是走进学校,走进知识;年级的学生学习地域文化,乡土情怀;三年级学生了解地域科技,探索自然;四年级学生进入社区实践,锻炼自我;五年级整合思考,发现自我。

        “自从有了它,我们的生活可不一样了,课间,那里有我们的欢声笑语;课余,老师带我们种植、收获。”

       X(X)班的刘佳杰见证了小神农创新实验室从一片荒芜变成乐园这一过程。他对去年的丰收节记忆犹新:“我挑了一颗又红又大的萝卜,没听完老师说该怎样拔萝卜就迫不及待地拔了起来,结果重重地摔了一跤。”

         不过,刘佳杰没有放弃,学着其他同学的样子,用小铲子把它周围松一松土,再用力一拔,“耶,出来了!”他兴奋地喊道。老师和同学们投来赞赏的目光,还竖起了大拇指:你真厉害!“我第一次感到这么快乐,这么幸福!”

         自此之后,刘佳杰觉得自己更喜欢上学了,也更爱与老师和同学一起,学习越来越有劲儿。不过,刘佳杰爸爸觉得自己才是最幸福的人,因为他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小调皮蛋”能考到年级第十名。“我还打电话跟他老师确认,没想是真的。”

       “春天,我们可以观察植物的生长,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夏天,我们可以去乘凉,和同学们玩耍嬉戏。神农架下最凉快,锦屏藤、百香果、葫芦,把神农架都盖住了,不会让一丝阳光‘闯’进来;秋天,可以欣赏美丽的景色,各种红色绿色的叶子非常美丽;冬天,现代农业管内郁郁葱葱,给人一片生机,觉得春天一直都在身边。”

        “我们一边采摘,一边聊着自己的收获,大家都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尽管从未干过那么多活的我们,累的汗流浃背,但感到无比快乐。”“我认识了很多植物,有珍珠一样的珍珠吊兰,有小苗一样的吊竹兰,有鲜红的红甜菜,有传说中的金枝玉叶……”

         在曹王小学,以小神农创新实验室引领的学校文化给孩子们带来了无穷欢乐。如今,光校园内就种有麦、菜、辣椒、瓜果、其余等5大类124种植物。

  上海曹王小学 新田园里的108岁农村学校变身记

打造自我更新的教师队伍
 
         2008年,学校教师在仅在区级比赛中获奖3项,在市级比赛中获奖2项;2012年,教师区级比赛获奖21项,市级比赛获奖13项,还在全国级比赛中获奖2项。


        不单是各级各类比赛,曹王小学的在教师专业发展、教师学历结构、骨干教师、市级以上刊物论文发表、课题开展等方面均大幅度提高,有好几项甚至呈指数增长。

        曾经,曹王小学一年流失8位骨干教师,剩下的是哑铃形状的队伍,教师群体怨声载道。经过五年来的努力,曹王小学的教师终于打了一场翻身仗,自信和笑容已经越来越多的浮现在教师脸上。那么,曹王是怎么做到的呢?

       “2009年,在市级项目《基于自我更新取向教师专业发展模式的研究》确立后,我们真正开始了百年农村老校的全面变革。”曹王小学科研室主任朱淑敏指出。

        在2009年之前,为了促进教师队伍发展,曹王小学将教师专业发展指标量化,用制度考核促进教师发展,甚至还出台了相关要求,规定教师每周一篇教学反思,写在备课本上;每月撰写一篇教学随笔、一份书面评价、一份最满意的教案(教学反思),于每月25日前上传教师学习业务档案文件夹;每学期一篇学习心得、一个教育小故事、一篇教学论文。

        除此之外,校务会还建立了相应的考核及奖励措施,试图挂钩收入“拽”着教师前进。将教学随笔(中层干部主管工作月反思)、书面评课(中层干部课堂教学指导)、最满意的教案(中层干部课堂教学指导)、学科质量分析、其它临时任务,纳入月考核,按要求完成全部项目的奖励50元/月(完成学科质量分析奖励20元/次),少2项起每缺少1项扣月考核奖50元。

         学习心得(中层干部工作反思)、教育小故事、教学论文(中层干部必须交管理论文)、其它任务,纳入学期考核,按要求完成全部项目的奖励300元,少2项起每缺少1项扣学期考核奖300元。

        然而,这种方式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教师疲于应付,变化并不大,学校也继续徘徊在下游水平。

        2009年10月,自市级项目确立后,学校对学校教师进行了专业访谈:您怎么理解教师专业发展的,您对现在的教师专业培训有什么真实的感受与想法,您认为教师有必要专业发展么,为什么,您认为怎么的专业发展合适您……

         QQ聊天、操场、办公室交谈,在自然的访谈形式下,教师不再保持沉默,纷纷发表自己对教师专业发展的看法。

          学校通过访谈发现,教师对现行不甚满意的专业培训并非完全排斥,但普遍认为专业引领的高度不够、学习效率不高,目前培训多而杂没有形成明确的体系,有花架子的虚设,可借鉴用于操作的不多,不是自己所需要的等,且认为因疲于参与培训活动而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

        教师专业发展应该立足于实际的课堂,不为各种教育口号所左右;

         理念是重要的,但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教育专家的理念,而是一线教育专家的课堂展示,是理念与实践共同结合下的课堂指导;


需要有自己自由的学习团体等。

 

         在这次访谈后,曹王小学立即暂停学校教师专业发展量化指标,缓解教师专业发展压力,给予教师自我思考、澄清专业的空间。

       “我们深深意识到,教师应付各级各类部门的各种任务耗费了过多的尽力;形式化的理论培训偏多,解决教学实际问题且具有跟随支持特征的课程较少;学校有些考核指标对于真正改变教学方式的专业知识的提高并无直接的影响。”朱淑敏说。

        与市级项目相呼应,2009年12月,在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指导下,学校通过《一份与自我专业的问卷》聆听教师的声音,了解教师对自我专业发展的真实看法,以便为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有针对性的专业服务,帮助老师制定出一份适合的专业发展指导方案。

        三年后的2012年12月,又进行了第二次问卷调查。“通过问卷对比我们发现,三年前,严峻的教育压力下每一位老师都是竭尽全力的,只是总是苦于没有更好的方式解决。

       而三年后,教师有了更多的引领,正逐渐找到解决实际问题的方式,逐步入教育教学的正轨。”曹王小学副校长刘建峰告诉记者。

        在项目实施后期,曹王小学还推出了“金钥匙计划”,旨在用“基于学生差异的教学”“嵌入式课堂”两大项目,打造每一个学生学习的“金钥匙”,推进课堂转型的“金钥匙”,促进学校优质均衡发展的“金钥匙”,进行了“课程统整,课堂转型”的实战,使学校在素质教育、教育质量、教师队伍、教育评价体系等方面得到实质性的提升。


英语教师樊婧就尝试了基于学生人格特点的个性化教学设计。

         一是文本再构。为全班同学设计熟悉的卡通形象喜羊羊与灰太狼,学习单词。

        二是设计“歌谣”,目的是带动外倾情感型孩子如汪文静、刘胜杰等。

        三是“拓展”,给能力较强的外倾思考型孩子如庞赟婧、高怿君、刘佳杰等拓展一些新单词。

        四是“对话”,让不同性格特征的孩子结对操练,根据掌握能力,对话的文本看还可以层层推进。

        五是“阅读”,针对喜欢安静学习的内倾型学生如李晓悦,张欣等,把文本内容整合成一段阅读材料,通过这个环节来巩固新知。整堂课各种人格类型的学生在樊婧多样活动设计中进行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体现了班级授课制下的个性化教学。

        “自我更新的教师有内在基础特质,那就是不仅仅是达成最低标准的产出、关心工作所要求的、简化的工作,而是有促使卓越表现的投入的,能从心理学、全人的角度关注教育的基础特质。”朱淑敏如是说。

 

让学校成为充满希望的新田园
 
        向日葵、牵牛花、君子兰、太阳花,梅子、桃子、杏子、李子,这些花朵和果实构成了曹王小学的“百香果计划”,是有学校特色的“绿色指标”。

        “绿色指标”中,学生层面上如“学生学业水平指数”“学生学习动力指数”“品德行为指数”“身心健康指数”等,寓意为花朵;而教师层面的如“学生学业负担指数”“师生关系指数”“教师教学方式指数”等,寓意为果实。

        “花朵总体寓意为每一个孩子都是最美的花朵,果实总体寓意桃李满天下。”余建明介绍说,“百香果”是丫丫农场的高贵品种,当学生或教师摘齐代表各自发展指数的花朵或果实,可得“百香果奖”,“百香果奖”是曹王小学的最高荣誉。


         所以把此“评价改革方案”命名为“百香果计划”。向日葵代表着拥有梦想,追求梦想;牵牛花则是勤奋学习,追求上进;君子兰意为品行优良,团结友爱;太阳花代表身心健康,体魄强健。

       与之相对,梅子是自我更新,自我突破;桃子为改进教学,因材施教;杏子是了解学生,关爱学生;李子则探寻规律,减负增效。


        曹王小学的“百香果计划”评价受到了师生们的热捧,而充满生机的“百香果计划”却是融于学校的“新田园教育”办学理念之中的。新田园教育是什么?

     “新田园教育是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教育,是有生命气息的教育。”俞建明表示,学校提出“新田园教育”办学理念,就是要打造一块理想的教育田园,让每一个孩子学会播种知识,为每一个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基。


          为什么说“新田园教育”是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教育?俞建明解释,一方面,它是清新的,不是陈旧,要回归新农村儿童的生活世界,向新农村儿童真实生活情境转变,生成丰富的新农村优质教育资源,满足新农村儿童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的需要;

       另一方面,它是朴实的,去浮躁的,是自然的、是沉静的、是纯真的,缝合了乡土发展与新农村人才成长的断裂,回归了新农村教育的本真,它是真正属于新农村儿童的素质教育,它让新农村教育散发出崭新的泥土芬芳。

        与此同时,曹王小学的新田园教育又是有生命气息的。

        首先,它是有梦的教育,是立足在每个儿童生命成长起点上的。实现“他们按我们的希望”向“我们引导他们希望”的转变。

        其次,它是成就梦的教育,我们理想的教育是成就每一个生命梦想的教育,回归新农村儿童的生活世界,释放儿童的自然天性,又是教育者与被教育者构成的返璞归真、有教无类、出类拔萃、走向共生共融的教育,它是一种带着清新田园诗意的教育。

        以“新田园、新梦想”为引领,建构农村孩子丰富的精神世界,激发学习与成长的动力,曹王小学进行了全校孩子寻找梦想的行动。

        学校在升旗仪式上进行了梦想动员;收集了每一个孩子的梦想;将每一个孩子的照片与他的梦想做成了梦想墙;为全校孩子设计了《梦想之旅》计划,为每一个孩子印刷了《梦想手册》,通过“梦想起航、梦想引航、梦想导航”等模块帮助孩子在小学生活的五年学会不断完善最本真与美好的自我。

       “我们的‘新田园教育’围绕‘现代人才’,依托徐行镇的悠久历史,上海这个世界政治、历史中心的背景,在实践中进行‘现代人才’的培养。”

        俞建明坦言,未来的时代是教育无法预知的,但是,一个有梦想的生命必定是一个有思想的生命,会合作、会探究、会终身学习的人的人必定是现代的人才。而这正是曹王小学孜孜以求的。

上海曹王小学 新田园里的108岁农村学校变身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