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从马车到火车时代需要的三个突破

  1830 年,第一辆火车发明出来时,人们说行驶速度超过 20 千米/小时是对人体健康是有害的。今天,仍然有人高叫基础教育要多一些保守,要警惕过度信息化,新技术在课堂的应用是有害而无益的,甚至发出指示指导美国:“美国的课堂教学和中国差不多,应以传统手段为主”。许多的怀旧、浪漫和畏惧,依然要据守基础教育的马车时代,畏惧中总想让基础教育的火车来的更晚些吧。

        由此我特别能够理解:课改十二年后,在上海领导两期课改有建树的教育负责人依然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地呼吁:上海这个中国教育发展高地要转型、要发展。转什么型?就是“要改变分数指标、物质计量来判断教育效益”。分数指标、物质计量让基础教育依然乐此不疲,尤其让局部具备分数和物质优势的地区和学校据守利益,却漠视严重背离育人本质。他们让教育者追求现实利益最大化,而畏惧、拒绝改变和创新。

        长期的教育实践让我深深感到,基础教育领域依然是保守的堡垒。校长受到社会思潮、风气的影响和制度的不完善而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只是停留在上一轮改革的功劳簿上,或者以优秀生源、以分数和排名为学校赚取所谓的声誉,这就是教育为什么没有发生结构性改变的根本原因。

        常有故事描述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伯伯曾经拒绝科学种地的指导和应用,嘲笑种地还要什么科学,教训往往很辛辣很现实。然而教师们主动被动地仍然拒绝着教育新技术。这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现在获得丰收的“分数、物质”产品成果具有竞争力吗?这只是教师对自己的分数指标、物质计量负责了,而学生全面发展、学校内涵建设和教育人本价值依然被漠视,教育更需要为新时代负责。

        我常常梦想,梦想校长作为学校教育的领头人,引领学校按照新时代的新要求改革和发展已经成为校长的自觉追求。校长的自觉追求、办学理念和行为不再局限于行政的推动,不再束缚于潜规则,不再屈服于世俗压力。在这里,校长开始敢于把握时代,敢于直面育人本质,敢于建立新型现代化学校,探索新的科学的课程体系、教学方式、学习方式、评价方式。在这里,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教育要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差距”的精神得以实现。

于是,在2014年,能否有越来越多的学校,能让孩子在学校里拥有手机,能让孩子用电脑和手机学习,在社会上强烈提醒要保管好手机的提醒中,学校里能够“保护好孩子新的学习方式和能力”,这些学校可能拥有如下的特点:

 

学校之突破

 

        学校不再只是储存过去知识馆,而在为学生的未来生活做准备,学校教育为了赶上数字时代而努力改变,是实体和虚拟的完美结合体。

        在这里,学校没有传统教学观念中严格的课程表和让学生正襟危坐的课堂,一种全新的和孩子相处的可能性被打开。启发孩子的好奇心成为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孩子们能够选择各自的课程,以自己的进度完成课程。

        在这里,仍然有老师,他们的任务不再只是传授知识,而是扮演“学习教练”的角色。她有很多时间和空间去打磨自己的想法以及各种新的可能性。

        在这里,孩子们不再需要记住生活中必须的所有知识,重要的是通过发现、分析和决定,去自我解决问题,他们正从知识收集者逐步进化为知识处理者。

        在这里,智能、互动的学校日历,能自动为学生签到,显示每人唯一课程表。可以和其他老师、同学分享信息,可以创造自己的活动,并邀请其他同学加入。每个人的活动信息、团队项目被自动记录,照片、视频、文字介绍、截屏、报告都被保存在相关档案中,学生自己、老师和家长们都能分享这些内容,即使不在学校,也能和朋友们进行交流。

        在这里,使用电子设备并不意味着蚕食体育锻炼、社交或是孩子亲近大自然的时间,数字设备的普及让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变得更容易。一个孩子每天的平均上网时间随着年龄而增加,这也成为学校教学的一部分,学生自主学习真正在各种地方以各种形式展开,碎片式学习、云学习、即时分析学习成为重要组成。

 

课堂之突破

 

        在这里,不分年级,孩子们分为学习组,主要借助相关设备和软件来延伸传统的教科书、黑板等教学工具。不同的科目分别在不同的大教室里进行,每个老师负责固定的科目,如语言、算数、阅读、创新、技术等。学生们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坐在一起,每个孩子都会学自己的东西,也可以组成小组,研究一个特定的主题,有时候老师也会带着小组做研究,课堂上老师的指导更具针对性。在这里,也用纸、笔和书本,但只用 1/3 的时间做和普通学校类似的传统教学。学校拥有科学的用眼指导方法,人们也不再质疑对孩子视力的影响,因为实践证明火车时速超过20km/h对人体健康没有影响。

在这里,老师不是在自己知识范畴内,以相同的速度向学生们传递知识。教师备课主要不是备内容,更多地是在备学生,可以依据学生个体设置难度和进度。具有综合性、社会性、实践性特点的新型课程不断产生,每一门科目都有不同类的教育工具软件可以使用,工具软件会不断地提醒家长和老师孩子正在做什么,学到了什么,取得了什么进步,很多程序以及教育网站直接面向孩子,并能根据他们的程度调整内容。每个孩子的课程表由老师、父母和学生决定,如果某一款孩子在用的应用不够有趣、成功,可以更换。

 

教材之突破

 

        在这里,纸质媒介教材不再是唯一,因为,每一次媒介形态的进化,既是对传统媒介之时空约束的超越,也是对伴随传统媒介而形成的信息和知识垄断的打破,与之同时,也在激励着新的解释和叙事。竹简和羊皮纸就是不同的时空界面,蕴含着不同的书写和表达约束,甚至可以说影响着不同的文明型态,印刷术使得“人人都有圣经”,这既打破了教会对《圣经》垄断和解释,也使得宗教改革运动成为可能。在这里,学生不再被埋在纸质教材堆里,也不必拖着沉重的拉杆书包来上学,课桌上摆着可随时打开和关闭按照课程目标要求编写的电子教材。

        在这里,学生可以在三种形态的电子教材间依据需要切换,可以安静地阅读与纸质教材几乎完全一样的基础型电子教材;可以增强理解,查阅更大容量、更多资源支持的媒体型电子教材;拓展研究,自主学习,阅读互动型电子教材。学校不再为不能人手一台钢琴、手风琴而歉意,也不用为每人配备大厚本的字典词典而烦恼,数学学具方便而功能强大。

        在这里,学生可以依据需要组合改造形成符合自己个性的完整教材。更重要的是,支持教材的资源云随时为学生提供多形式配套资源。课堂互动交流变得简便而充分,老师与学生、同学与同学随时可交流互动。即时学习分析随着学习进程而自然产生,课堂不再是经验主宰,定量及个性化关注成为现实,课堂进一步呈现扁平化、数字化。新技术的使用已不再是“投影搬家”、“黑板变白板”,而是教材的革命。

在这里,教材内容的更新不再需要等到下次修订时,编者随时可以把最新的成果体现在教材里。教师的实践和创新可以被充分认可,大量由教师创意开发的教学软件、课例被吸纳在资源库里,老师们由此拥有了更多精神和物质的回报,教师的价值被社会更加认可,教育不再是封闭的自我循环。新教师可以充分地、免费地获得各种优质课程资源,教育均衡不再只是理想。而教材编写专注于教育规律、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需要,硬件的匹配完全由市场和政府去负责。

        也许上述梦想还不全面,不能涵盖学校教育的全部,但这种基于数字化生存方式上的改变使得“当下的冲击”成为一种“文明的冲击”,拥有这样特征的学校才会是未来的好学校。从这个意义上看教育的未来的确不复杂不艰涩,用最简单的词语概括就是“回归”,回归人的自身发展。未来的教育,谁对人的研究更加透彻,谁对教育规律的把握更加深刻,谁就找到了振兴民族、造福人类的幸福和希望。


   文 / 杨德军(北京教科院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基础教育从马车到火车时代需要的三个突破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