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作为决定就近入学成效

        作为义务教育的一个阶梯,小学升初中本来应当像四年级升五年级一样顺畅自然;然而,在不少大城市,小升初入学过程中择校费、考试等行为屡禁不止,特长生、推优、条子生、共建生等各种渠道扭曲了义务教育的价值,使得本应最为轻松快乐的小学,成为学生负担最重、竞争最激烈的阶段。

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务教育学校,是能否真正落实就近入学的关键,是对地方政府能否依法行政,依法治教的重大考验。落实政府的教育责任,必须建立信息公开和行政问责的制度,强化对地方政府的督教和督政。对于阳奉阴违、敷衍塞责的地方,予以通报并依法追究其行政责任。当然,真正建立义务教育的有效机制,还需要疏堵并举,需要制度创新。这次教育部文件提出试行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制就是新的探索。此外,需要按照三中全会《决定》,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教育,发展有特色、高品质的民办教育,使其满足家长选择性、多样化的教育需求。还需要探索,那些历史形成的公办名牌学校的出路究竟何在?能否通过转制,使其成为民办或混合所有制的学校,从而能够名符其实地办学,实现其特色的追求?,促进教育公平,是贯彻《义务教育法》的基本要求,也是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高政府治理能力,依法治教、依法办学的实际行动。最近,教育部出台文件,对于做好小学升入初中免试就近入学工作,再次提出明确要求和完成期限。要求到2015年,重点大城市所有县(市、区)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100%的小学划片就近入学,90%务教育学校,是能否真正落实就近入学的关键,是对地方政府能否依法行政,依法治教的重大考验。落实政府的教育责任,必须建立信息公开和行政问责的制度,强化对地方政府的督教和督政。对于阳奉阴违、敷衍塞责的地方,予以通报并依法追究其行政责任。当然,真正建立义务教育的有效机制,还需要疏堵并举,需要制度创新。这次教育部文件提出试行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制就是新的探索。此外,需要按照三中全会《决定》,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教育,发展有特色、高品质的民办教育,使其满足家长选择性、多样化的教育需求。还需要探索,那些历史形成的公办名牌学校的出路究竟何在?能否通过转制,使其成为民办或混合所有制的学校,从而能够名符其实地办学,实现其特色的追求?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2016年特长生招生学校和招生比例降到必须清晰地认识义务教育的基本属性和功能。《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以提高全民族素质为旨,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作为一种由政府实施的基本公共服务,义务教育以保障公平为基本价值,是面向每一个儿童的公益性、普惠性、保障性的教育。这一性质决定了义务教育必须均衡发展,不能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不是面向少数人的、培养尖子的教育,不具有选拔性、竞争性、淘汰性。因而,国家用立法的方式确定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免费、免试、就近入学等原则,这也是世界各国义务教育基本现实。在制度层面,首先是切实推进缩小学校差距、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学校差距过大,是大城市难以落实小升初划片就近入学的主要原因。其实,这些城市中小学的硬件条件已经得到很大改善,学校差距主要来自师资队伍和不同的生源,特别需要推进的是实行校长、教师流动,以及示范性高中指标下放等措施。不难认识,落实这些政策的主要难度,是来自传统的名牌学校、明星学校,它们往往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谋求超越《义务教育法》的特殊政策、特殊利益。一些地方政府也将它们视为城市品牌和有利可图的重要资源,制造和保护学校之间的巨大差距,用升学率评价误导义务教育发展。提供教育公共服务,保障教育公平,主要是政府责任。能否破除这种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义5%以内。2017年重点大城市95%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杜绝与入学挂钩的考试行为,根治与择校有关的乱收费。

对于治理小升初乱象,这些年来教育部三令五申,要求促进义务教育学校均衡发展、禁止收取择校费和考试、禁止学科竞赛成绩与入学挂钩、减少和取消特长生、示范性高中指标下放、校长和教师交流等等。在那些率先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城市,已经证明通过这些措施标本兼治,是完全可以奏效的。为什么在一些大城市这一问题长期得不得有效治理,我认为存在理念和制度两方面的问题。

理念层面,必须清晰地认识义务教育的基本属性和功能。《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以提高全民族素质为旨,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作为一种由政府实施的基本公共服务,义务教育以保障公平为基本价值,是面向每一个儿童的公益性、普惠性、保障性的教育。这一性质决定了义务教育必须均衡发展,不能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不是面向少数人的、培养尖子的教育,不具有选拔性、竞争性、淘汰性。因而,国家用立法的方式确定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免费、免试、就近入学等原则,这也是世界各国义务教育基本现实。

在制度层面,首先是切实推进缩小学校差距、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学校差距过大,是大城市难以落实小升初划片就近入学的主要原因。其实,这些城市中小学的硬件条件已经得到很大改善,学校差距主要来自师资队伍和不同的生源,特别需要推进的是实行校长、教师流动,以及示范性高中指标下放等措施。

不难认识,落实这些政策的主要难度,是来自传统的名牌学校、明星学校,它们往往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谋求超越《义务教育法》的特殊政策、特殊利益。一些地方政府也将它们视为城市品牌和有利可图的重要资源,制造和保护学校之间的巨大差距,用升学率评价误导义务教育发展提供教育公共服务,保障教育公平,主要是政府责任。能否破除这种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义务教育学校,是能否真正落实就近入学的关键,是对地方政府能否依法行政,依法治教的重大考验。落实政府的教育责任,必须建立信息公开和行政问责的制度,强化对地方政府的督教和督政。对于阳奉阴违、敷衍塞责的地方,予以通报并依法追究其行政责任。  

当然,真正建立义务教育的有效机制,还需要疏堵并举,需要制度创新。这次教育部文件提出试行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制就是新的探索。此外,需要按照三中全会《决定》,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教育,发展有特色、高品质的民办教育,使其满足家长选择性、多样化的教育需求。还需要探索,那些历史形成的公办名牌学校的出路究竟何在?能否通过转制,使其成为民办或混合所有制的学校,从而能够名符其实地办学,实现其特色的追求?


地方政府作为决定就近入学成效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