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学业考正沦为高考新变种

        

        由于将取代“千分考”等成为高校选拔的新标尺,学业水平测试最近被频频提及。但这种改变,遭到了高中一线教学单位的强烈不满,因为这直接改变了学业考的原先的定位和功能。一位曾参与过学业考命题的高校老师给《上海观察》发来文章,他担心学业考将成为高考新变种,而中学也将因此重回应试教育的老路。过去十来年,上海教育改革所创造出的一些经验和模式的“正能量”,正在被蚕食消减。

 

 

 危险!学业考正沦为高考新变种


学业考成高考变种


        学业水平测试最近频频闯入人们的视野,是因为它将成为高校选拔的新标尺。要考好大学,先得跨过这道坎。对这个变化,教育界议论多多,家长学生也是各种纠结。

        事实上,这并不是学业水平测试的初衷。2011年,上海率先推出“学业水平测试”,旨在测试中学生在高中学习阶段的综合素养。笔者也曾参与过命题工作,目的是为建立科学有效的测量标准作探索性实验。

        应该说,这一时期的学业水平测试在总体目标安排上,有利于解决由此带来的偏科后遗症,有促进中学生素质教育的发展。

        道理很简单,在高考中,学生分为文理选考。例如,文科生只需要参加语文、数学和外语的考试,理科科目不用考;对理科生来说,反之亦然,这样也导致学生在高中第三年出现学科分化。而学业水平测试,则要求测试高中阶段的全部十门课程。

        但学业水平测试在推出短短的三年后,就遇到了转折。

        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原先各个学校的自主招生考试,例如复旦大学的“千分考”全部退出,改为用学业水平考试的成绩来向各个大学提出申请;二是在学业水平考试在主要的几门课程中,如语文、数学和外语中增加附加题,以取代原先高考的选拔性功能。

 

危险!学业考正沦为高考新变种


学业考不能承载之重

 

        这种改变,遭到了高中一线教学单位的强烈不满,因为这直接改变了原先学业水平考试的定位和功能。换句话说,学业水平测试承载了它原先不能承载之重:不仅要承担原先高考的功能,还成了大学招生自主选拔的依据。这样一来,高中生的负担陡然加重了很多。

        按照复旦大学公布的标准,只有在学业水平10门课程的考试中得到8个“A”的学生才能有资格申请。于是,各个中学以及学生为了取得好成绩,为了有资格申请好大学,必然要像原先应对高考一样准备学业水平测试。

       由于学业水平测试的10门课程,分布在从高一到高三的三年时间中。因此学生在高中三年里,每年都要在题海战术中度过。原先所设计的高中基础教育目标,在这样的考试中早已被束之高阁。

       事实上,在教育部门作出这样的决策之后,上海各中学已经都在调整战略,全力应对即将展开的这一学业水平测试。至于素质教育、博雅通识的学养教育等业已展开的实践,都将会大大压缩。

        一些高中的校长和老师坦言,应对考试,让学生取得好的成绩,进入好的大学,这是中学必须要完成的量化指标。“以前强调综合素质教育,中学跟着进行综合素质教育。现在风向标变了,我们当然要跟着变,不然完成不了任务,也对不起学生和家长。”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上海的中学正在重回过去应试教育的老路。过去十来年,上海教育改革所创造出的一些经验和模式的“正能量”,正在被蚕食消减。

        如果人人都在为好分数、好成绩而奋力搏杀,如果整天埋在题海战术之中,学生怎么会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分配给课外书籍?学校又怎么会创造更好的条件,来支持和鼓励这些看起来和考试完全没有关联的学养教育,激发学生的创新与创造力?

        这些,不仅是我个人的担忧,也是目前中学教育界很多校长和教师的共识。


该培养什么样的高中生

 

        学业水平测试面临的变化,也令人不得不重新思考中学教育的定位和目标。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今天,和处在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这个特殊的空间里,我们究竟应该培养出什么样的高中生?

         也许有人说,在刚刚公布的PISA考试中,上海的学生夺得全球第一,英国教育和儿童事务部副部长莉兹.特鲁斯都来上海取经了,这证明了上海教育的先进。但我认为,对此还是应该冷静分析。PISA考试中,在连续性文本的阅读和理解的项目上,上海的考生每次测试的成绩都不太理想,这就说明中学生的阅读和理解水平有待提高。

        如果以此为参照系来找寻上海中学教育的目标的话,那么中学更应该以思维能力为中心,培养和提升创造力,而不是重回应试教育的老路。在全球竞争力培养备受重视的现在,上海更应该走在前面,而不是仅仅为大学选拔一些所谓的优秀学生,就牺牲掉整体的教育质量和教育模式全新转换的机会。

        在我看来,转换教育模式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只要比较一下法国中学生考试的试卷就会发现,在他们的试卷中,特别强调对经典名著和思想家的理解,比如笛卡尔、卢梭、孟德斯鸠等思想家及其著作;二是试题全部是开放性的问题,而非知识性的选择题。

        记得有一年和法国教育部历史地理科目考试的负责人交流时,他对上海高考试题中还有知识选择题大为不解。在他看来,只有通过对问题的回答还有写作,才能考察与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想象等能力。

        反观我们高中的教学,语文课程大都只写抒情性的散文或者感想,而议论文则很少训练;至于历史课程和政治课程,在高中三年的学习中,根本没有相应的写作要求和训练。但正是这些欠缺,妨碍了学生日后的成长。

        因此,目前中学首先要解决课程结构单一的问题。在很多发达国家,在课程结构上远比我们广阔,例如在英国就有社会学、经济学等这些课程;第二是加大对课外书籍,特别是名著的研读;第三是加强写作的训练,让学生在写作中培养起自己的思维和创新能力。

         总之,我们该如何打破应试教育的老路,不让学业水平测试再次沦为高考的变种,这的确是个问题。

        文章来源:上海观察

 

危险!学业考正沦为高考新变种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