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校长》第3期:作业的故事

“作业有病”为什么

《新校长》杂志主编 李斌


        “作业病了”,这个命题几乎是当今所有中国人的共识——无论身在其中,或仅仅作为旁观者。

        我的邻居女孩就读于本市最好的中学,长期考试全班第一,眼看北大清华可期。但她的父母却深感痛苦,甚至考虑要通过“送出国”来改变现实。

        痛苦的根源来自作业:每天深夜12点半才能搁笔,早晨6点半又要起床。日复一日周周轮回,窈窕淑女熬成了“胖乖乖”,疲累之余只剩下打游戏,一切爱好灰飞烟灭,所有亲人看她脸色……女孩的父母暗怀恐惧又欲罢不能:再熬三年半,这个孩子肯定身心俱毁;不熬下去,她连唯一的自信也将失去。

        百度搜索“作业”二字,罕见地在百度百科里看见完全情绪化的名词解释:1. 一种教师复仇的工具;2. 一种让中国学生崩溃的刑具;3. 一种在学校已知还要回家写的怪物;4.一种制造黑眼圈和心理疾病的东西……

        是的,在所有教育问题中,作业成了最容易让人情绪化的领域之一:其争论之激烈,观点之多元,改进之缓慢,也处处居教育问题榜首。作业的多与少,深与浅,重复与生动,理想与现实,应试与应世,在全球教育界和社会各阶层,都莫衷一是。

        作业之病,病在基于考试目标的题海战术;病在基于答题技巧的反复操练;病在基于学校竞争力诉求的标准化记忆;病在基于不给学生留白时间、出错空间的家校恐惧;病在基于对学生自控力、想象力、创造力、自我表达力等方面的毫无信心……

        所有这一切,都不断地提醒人们一个客观现实:中国教育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学生不断增长的视野、智商和多元发展诉求,与学校及教师不断下降的职业定力、专业素养之间的矛盾。而“作业病”,正是这一背景下,传统作业即将失去“舞台价值”,却又拼命添加“无效节目”的畸形产物。

        本期主题,除大量可资借鉴的案例以外,我们试图显性或隐性地表达如下一些原则:

        1. 作业无疑是学生知识巩固的重要手段,但它首先是实现学生外在生活训练、内在生命成长的有效工具;

        2. 最好的作业,是能够帮助孩子们成为喜欢学习这件事情的人,而不是成为因外部竞争动力不得不刻苦学习的人;

        3. 身处一个科学加速纵深、文化更加多元、社会日趋多变、人类文明成果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时代,“一学多效、一效多用”的更加聪明的学习,必将或已经是学校教育的主要特征。而作业的变革,也必然呈现为融合教育与生活、科技与人文、个人与社会、物质与精神等多个维度,快速告别传统模板的时代趋势……

        是的,在这个人人有话要说的领域,有一句话将始终成为我们不断探讨作业变革的动力——“误用光阴比虚掷光阴损失更大”。

        重新设计作业,愿您不再犹豫。 

《新校长》第3期:作业的故事

《新校长》第3期:作业的故事


《新校长》第3期:作业的故事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