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做好这几点,解决班主任不能承受之重

        【编者按:他必须是一位心理专家,他必须是一位人际沟通专家,他还必须是一位管理专家。他似乎应该很重要,可他总是很受伤,他看不到方向,他心中充满了迷惘,他常常在想,你总是要求我很多,但是给予却很少。“他”就是“班主任”,“你”就是……

 

       班主任很重要,班主任也很难当,责任之重与压力之重是当前班主任工作现状的写照,而班主任草根式成长方式、专业水平不高、受到的重视不够,在很大程度上是“班主任之重”的原因所在。只有专业的成长,才能让班主任工作轻松有效,举重若轻。

       向全国知名的班主任学习是每一位班主任成长的必由之路。“和孩子一起成长”的窦桂梅,“让班级活动成为闪光的珍珠链”的丁如许,主张“用民主培养民主”的李镇西,“自我教育”的蒋自立,不断“改变自我、超越自我”的魏书生等等,对广大班主任来说都不陌生。虽然他们的方法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走上了班主任专业发展之路。

现象

成长不能承受之重

       2014 年 2 月刚开学,《今日教育》对班主任生存状态展开了一次调查。被调查的对象除一位是申请当班主任的,其余都是“服从学校安排”。

       为什么教师不愿主动申请当班主任?调查中班主任给出的答案是:学生越来越难管;家长越来越不配合;琐碎事务太多,起早摸黑却不容易出成效。

       2009 年《中国教育报》“关于中小学班主任现状调查”显示,30 岁以下的班主任有 41.1% 对这项工作抱着“一般”的态度,对做班主任“非常喜欢”的有 36.1%。而选择“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就是工作安排”的达到了 16.8%。调查还显示,30岁以上喜欢做班主任的比率更低,只有31.9%

       以下这两位班主任的状况,也体现了班主任不能承受之重——

       广州市天河区某小学的周老师每天清晨 6 点起床,挤第一班公车开始忙碌的一天。课间餐维持纪律、午休管理,一直到晚上 7 点左右才结束。回到家累得有时吃饭也只叫盒饭。她说:“先生在中学当教师,压力更大。工作四年了,我们真是一拖再拖要孩子的计划。”

       河北保定黄凤泽是一所重点高中的班主任,他说:“做重点高中的班主任,很难,因为,班主任承载着诸多的责任和希望以及一群人的幸福。社会的苛求,学校的荣誉,家长的厚望,竞争的压力,如群山一样压在身上,除了身体的承受外,更有精神的考验。”

误解

从“驴拉磨”到“重要他人”

       有人曾这样比喻班主任:就像磨道中的毛驴,一生都在“转磨磨”。工作琐碎、重复,累、压力大。

       但是如果深入班主任工作的内核,你就能发现这其实是一种误解。这份工作的创新性与高难度决不亚于最前沿的科学探究。因为班主任承担着全面负责一个班级学生思想、学习、健康和生活的重担。而人是最难研究的对象,更何况成长中的青少年儿童。

       杨文梅,重庆巴南区一所山区小学的班主任。她班上有这样一位小男孩——脸蛋花花的、穿着邋遢,家住大山,母亲智障、父亲年迈,小男孩寄宿学校,因患有慢性病时常尿床。每当他拾金不昧或者帮助同学,杨老师都会大大表扬并给他加分,也给他创造机会加分。开始小男孩很积极,但因为学习不好,他怎么努力,综合表现分都居全班后列。小男孩慢慢激情退却,于是杨老师找他谈话,安排同学帮助他的学习。故事的结尾没有小男孩翻天覆地的变化,杨老师说:“我和同学不会放弃,每一个孩子点滴的成长都是对我工作的肯定。”没有光环,没有奇迹,但杨老师的动情与坚持是发自内心的。

       相信这样的体会每个班主任都曾有过,付出了真情与心血,也收获着学生的成长。

       朱小蔓教授说:“在中小学,班主任除了所教学科,还可以在学科之外发现和了解学生,其工作途径、渠道,工作时间、空间,都比其他学科教师大大延伸和扩展。他们在课后做学生工作,可以更多地从人际关系、日常交往、公共事务中发现和了解学生。对公共生活中学生的德性品格、情绪情感需求、感受、学生的差异性、个性,班主任是最有可能了解并与学生建立精神上的联系。”

        在学生6~18 岁的成长路上,班主任承担着对学生的全方位的“精神关怀”的重担,班主任无疑是学生成长的重要他人。

唤醒

班主任的专业自觉应由“自我唤醒”到“内外加力,快速唤醒”

       不是浅表地对于班主任工作进行感性认识,也不是对待班级问题的情绪化处理,而是以高度的职业认同感为前提,理性地剖析班主任工作中的问题,有意识地习得班主任工作技能,不断修炼班主任工作的智慧,这就是班主任的专业自觉。

       不可否认,有不少成功的班主任的专业自觉是靠自我唤醒的。全国优秀教师桂贤娣就说:“我当了 24 年班主任完全靠自己摸索着干。”

       但是现在班主任的成长更需要“内外加力,快速唤醒”。怎么唤醒?

       全国优秀班主任丁榕认为,首先是观念的更新。她说:“比如我们的研究题目,过去是青春期,是早恋,现在就要研究网恋了;过去研究独生子女,后来研究单亲家庭子女;过去研究智商,现在要研究情商、多元智能;过去是帮青少年戒除烟瘾,现在是面临难度更大的网瘾……新的形势逼着我们去跟上时代。”

       《班主任一定要面对的 9 个问题》一书为唤醒班主任专业自觉提出了以下问题:1. 班主任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2. 班主任在为谁工作? 3. 班主任如何高效率地工作? 4. 班主任如何让教师爱教,学生爱学? 5. 班主任如何制订有效的辅导规划? 6. 班主任怎样与家长打交道? 7. 班主任如何应对特殊情况? 8. 班主任如何与他人一起协调工作? 9. 班主任的未来向哪里去?

       这些指向有利于班主任内心的苏醒。此外,不能忘记的还有外力的加速,其中,作为教师的“娘家”的学校就不得不提

       《中国教育报》曾经开展了一次“班主任成长与学校”的讨论。来自广州市桂花岗小学、上海浦东新区竹园小学、成都市石笋街小学的校长和班主任们最后一致认为:学校专业引领、团队协作、情感关怀、激励机制的强度,直接影响到班主任个体发展的速度。可以说,学校给班主任的空间有多大,班主任成长的领地就有多大。

培训

让理论知识“软着陆”,成就班主任的实践智慧

       班主任培训是班主任专业成长的重要加速器。2006年,教育部《全国中小学班主任培训计划》提出:从 2006 年 12月起建立中小学班主任岗位培训制度。担任中小学班主任的教师在上岗前或上岗后半年时间内均需接受不少于 30 学时的专题培训。

       2003 年重庆市启动全市班主任基本功大赛,到 2012 年已经成功举办了五届。重庆市中小学德育研究中心主任陶元红说:“这项比赛已成为重庆班主任培训的品牌活动。通过演讲答辩‘我的班主任观’、展示‘我的班级德育创新工作案例’和完成网上班主任知识考试,参赛的班主任经历了把所学知识转化为实践操作的集中考验,提升了他们对班主任职业的认同及班主任工作的水平。”

       班主任培训如雨后春笋竞相开展,但培训的针对性和创新性一直是难点。

       2010 年深圳某区实施了一项长达2 年的班主任专业发展的实验。实验旨在促成理论知识“软着陆”,成就班主任的实践智慧。一是专业阅读。为考察学员阅读深度和理解层次,要求学员读书后联系班级管理实际写出阅读体验。二是主题研讨。实验提取包括班主任第一次登台演讲、如何给学生排座位、如何组建家校联合体共同培育孩子等 24 个核心议题。通过头脑风暴,学员既介绍自己的做法,也对其他人的做法进行思考。三是班级叙事。帮助学员重新回到事物本身,并通过他者的批评、建议、分享促进反思。四是实践观摩。每月定期召集一次,由两名甚至三名班主任展示自己的班级活动,其他成员观摩班级运行、活动组织、班主任个性发挥、班主任与学生的互动,并展开讨论。五是建立学习共同体章程。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的刘永存老师参与实验后提出:实验有效激发了学员对于班主任专业发展的热情。但成长是一次艰难的旅程。要思考如何为班主任专业发展提供制度性保障。这就需要学校及教育主管部门拓宽班主任专业成长的展示平台,建立多渠道的晋升通道,让班主任专业发展有路可走,有梯可爬。

保障

行政部门和学校要为班主任搭建发展有阶梯、职业有生涯的平台

       事实上,班主任工作繁重是教师不愿当班主任的表面原因,关键的原因是多年来班主任工作得不到专业认同,职业无规划、发展无阶梯。

       2006 年、2009 年教育部先后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意见》《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力图改变过去“班主任只是副业,兼一兼、代一代就行”的传统观念,也指明了班主任工作应由“职业”变成“专业”的发展方向。

       重庆市巴南区马王坪学校副校长甘霖告诉记者:“巴南区教师评职晋升中对班主任岗位表现优秀者是有加分的。”在巴南区、璧山县都成立了区县级的班主任名师工作室,学员在工作室接受班主任职业发展规划。

       专家指出:班主任工作既然是中小学的主业,是一个重要的专业岗位,加上我国有400 多万名中小学班主任,应当在条件成熟时,开设中小学班主任的专业技术职称,使班主任职业有生涯、成长有阶梯。

       2013 年教师节后,有 26 年班主任工作经历的重庆市南岸区珊瑚实验小学刘玲和其他所有南岸区班主任收到了一个喜讯:南岸正在拟定班主任职级评定政策。

       参与这项政策的南岸区教师进修学院德育中心主任陈志介绍:这个政策拟定了从“一星班主任”到“五星班主任”再到“首席班主任”的全区班主任职级评聘标准与计划。首席班主任任职长短与相应的经济待遇挂钩。陈志还算了这么一笔账:每五年选聘 40 位首席班主任成立工作室。一个工作室带 10 名班主任,每位班主任成员再带 3 名班主任。这种工作室形式的培训将惠及 1600 名班主任,这几乎覆盖全区 1800 多名班主任成长的需要。

       刘玲就是珊瑚实验小学推荐的首席班主任,当问及对这一政策的看法时,她发自内心地说了四个字——“有盼头了”。

       魏书生说:“做教师而不当班主任,那真是失去了增长能力的机会,吃了大亏。”没有任何一位班主任愿意在职业路上打退堂鼓。如果全社会都行动起来为青少年儿童营造良好成长氛围、家长承担起第一教育人的义务并与学校形成合力、各级学校的各科教学都能“文道合一”、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为班主任群体创造专业发展空间,那么,班主任就可以走出困境,走向“举重若轻”的境界。

(作者:黄瑞 孙曙 张富伟,系《今日教育》记者)

文章来源:《今日教育》2014年3期(原标题,举重若轻:班主任专业成长解码)


|方法|做好这几点,解决班主任不能承受之重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