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校长》第4期:美国基础教育全息图

真教育“吾道不孤”

文 / 刘航

     所谓“全息图”,就是三维、立体、高分辨图像的代称,是便于从各个角度,或远或近透视、观察与比较的图像。这正是本期专辑对美国教育的报道特征。

        在所有文章整理完稿的时候,电视里正播放奥巴马总统向国会和全体国民发表的2014年国情咨文。全文至少有11处谈到了教育——我发现,如果把这些内容进行要点分解,其实就构成了本期专辑的内容框架:

        •上月,得益于两党的妥协,国会终于通过了一个提高教育经费的新预算。事实上,我们仍能以平衡的方式,在减少赤字的同时,不减少对这个国家未来的投资。

        •在白宫刚组织的“大学机会峰会”中,150所大学、企业和非营利机构已经做出具体承诺,让升入大学的机会更加平等,并帮助每个勤奋的孩子成功升学。

        •是的,仅仅训练今天的劳动力是不够的。我们也必须通过为每个孩子保证世界一流的教育,预备好明天的劳动力。

        •当Estiven Rodriguez九岁刚搬到纽约时,不会说一句英语。但就在上个月,因为有好老师的支持以及一个创新的辅导项目,他带领一帮同学,穿过欢呼的家长来到邮局,寄出了大学申请材料。

        •在两党州长的支持下,“力争上游”项目得以让各州提升了标准和绩效。从田纳西到首都华盛顿的教师和校长们,在让孩子们准备好新经济所必需的技能上大步迈进——解决问题、批判思维、科学、技术、工程、数学。

        •当下的变革其实并不容易。它涉及的内容从更具挑战性的课程,到自我期许更高的家长,到对教师的更好支持,再到测量孩子们头脑进步的新方式。问题是我们依然没能让改革触及更多孩子,也没有做到及时应变,这当然必须改变。

        •研究显示,对一个小孩最好的投资之一是高质量早期教育。去年,我请国会协助各州,让每名四岁儿童都能接受高品质学前教育。作为家长和总统,今晚我再次重申这点。

        •但与此同时,30个州已经行动起来,提高了对学前教育的拨款。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无法再拖了。所以今年,当我们和各州一起改革学校体系时,我们将向全国各州及社区倾注新的协作关系,让我们最幼小的学童们力争上游。

        •去年,我承诺将在未来四年让99%的学生联上宽带网络。今晚我可以宣布,在联邦通讯委员会和苹果、微软这些公司的鼎力相助下,我们已经完成了首付,在未来两年内互联15000多所学校的2000万学生,而不增加联邦赤字。

        •我们正在努力重新规划我们的高中,让它们和大学、雇主合作提供现实教育以及实践培训,以帮助一些毕业生实现直接就业。我们也在重整高等教育,激励高校优化服务价值、为家长提供更多透明的信息,这样中产阶级子弟不至于受困于高昂的学费。我也会和国会一道,看看能如何帮助更多陷于学生贷款债务的美国人。

        •我正联合美国的一些领军基金会和企业,开发一个新的计划来帮助更多少数族裔青年保持学习势头,发挥他们最大的潜力。

        无论争议如何,美国仍然拥有这颗星球上“最令人向往的教育”——天马行空的“天才少年”和如鱼得水的“愚童残童”,在这里都有更多机会开发自身潜能,实现自我价值。我们还看到,美国教育精神其实与美国精神一脉相承:平等、自由、民主、机遇、多元、协作、独立、批判、尊重等;反过来,美国教育也从整体和个体上塑造并巩固着美国精神。当满世界乐此不疲地探究“美国梦”的奥秘时,他们无法回避美国教育,当然,更无法绕过支撑美国教育理念和价值的一系列宏观建构、微观创新、政策博弈与实践生成。

        我们看到,随着全球瞩目的所谓“中国时代”的到来,已经轮到中国教育,从这些方面进行系统研究、学习、反思和改进,并快速告别各种违背教育价值及人伦准则的做法。正是为了助推这个过程,促进对美国教育经验的有效运用,蒲公英教育智库策划出版了本期专辑。

        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查阅了十年来美国学界、教育界和民间所做的大量高品质报告 (当然,审阅的只是冰山一角),比较研究之后编写了九篇案例,分别围绕九个美国基础教育重点话题横向铺开:名校、校长、教师、课堂和课程、行业协会、传播与公共关系、暑期项目、组织绩效管理、课程标准改革。在纵向层面,每篇案例基本都贯穿了从联邦、州、地方教育单位,到学校和课堂的政策与实践。

        你可能是教育官员、校长、教师、研究者、家长或任何热心教育的人,当你花时间阅读这本专辑时,请允许我补充几点说明和阅读建议:

        首先,我们期待文中介绍的先进体系不应该让你更无力,而应该帮助你获得更专业的改进方向。在这个教育生态环境急遽改变的时代,你准备好了吗?需要相信,由于超越了社会浮躁期,美国教育工作者的潜心研究成果一定有值得借鉴的地方,而我们的研究重心之一就是为国内做好知识转移。作为知识消费者的一线教育者,和作为知识甄选者的智库研究者,应当加强配合,共同减少专业误判。在这方面,欢迎您随时和我们进一步持续沟通更多信息。

        其次,对于教育体系,美国不是样样都“牛”,中国也不是样样都“烂”。但是,美国教育哪怕再饱受批评,其实证科学性与人道性在事实上还是远胜于中国教育:前者指有研究结果佐证;后者最突出的体现乃为社会流动性——教育虽不是实现个人阶层流动的充分条件,但绝对是在人生初期帮助公平起跑的关键必要条件。最重要的是,美国教育虽然也面对体制惰性,但其惊人的自我反省与纠错能力注定让它持续保持活力。总之,通过教育平权为流动性奠定基石,这一点是文中不变的旋律。

        再者,每篇文章都可看作一篇主题论文,包含无数技术概念(有的配有生动小案例),我对多数概念都尽量做一定限度的展开,努力平衡话题的广度与深度。由于每篇篇幅较长,建议从头到尾读完后综观全文,目的是印证某些概念的前后关联、逻辑关系,有助于在脑中形成行动策略或政策理念的系统框架。

        最后需要强调,本专辑不是所有案例都能被称为“最佳实践”,我想,也许普通的经验教训更可能让我们受益。另外,由于美国教育有着强烈的地方自治色彩,因此每个案例都无法代表全国做法。再者,案例中的政策建议可能出自某家机构,因此信心十足的报告可能遭遇不同利益团体的质疑和反对——这些反对一方面有其合理性,比如教师权益肯定值得捍卫;另一方面,教师工会却无法阻挡“优胜劣汰”的大潮,问题只是如何平衡教师与学生的利益。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中国教育改革的动力机制和路径究竟是什么?他从系统科学和历史经验得出的结论是:由学习型个人、学习型组织组成的学习型社会,才是推动复杂变革的真正动力。因而,解决的办法并不是依靠政府和专家外在的强迫和控制,不是靠顶层设计一个尽善尽美的方案,而要更多地寄希望于自下而上的改革,使教育机构成为一个善于对待变革的学习型组织,并且“使变革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他例举了在农村地区广泛开展的“学生主体课堂”改革,提出这种改革需要在两个方向上继续深化。一是在打破“教师中心”之后,继续打破“教材中心”和“课堂中心”,走向围绕青少年成长而构建的生活教育。二是通过简政放权进行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促进教育家办学,使自下而上的“星星之火”得以燎原。就“星星之火”的实质含义,杨东平教授有如下精辟阐述:

        类似地,日本著名教育学者佐藤学认为,主要发生在教育内部的变革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它是从一个个教室里萌生出来的,“是植根于下层的民主主义的、以学校和社区为基地而进行的革命,是支持每个学生的多元化个性的革命,是促进教师的自主性和创造性的革命”。使学校最终成为一个学习共同体,本质上是一种文化变革,必然是一个静悄悄的、自下而上的生长过程,不可能是轰轰烈烈、一蹴而就的。

        教育本质上是一个因地制宜、自下而上的生长过程。在缺乏全民性的社会运动、缺乏大规模社会动员的背景下,将改革的重心放在基层和民间,是启动和激活改革的重要机制。由于基层直接面对改革的各种问题,压力和责任最大,也是解决各种实际问题主要的实践来源。基层的改革试点和成功探索,是总体解决方案的基础和前提。贯彻实施《教育规划纲要》的过程,就主要建立在地方和基层改革试点的基础上,以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力量相结合的机制。

        说来说去,无论是奥巴马国情咨文的信息、中国资深教育人的洞见,还是蒲公英教育智库的课题方向与研究立场,在我看来都隐含着一个逻辑:教育创新改良的希望在基层,在民间,在具体的实操环节——美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

        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年来中国基层教育实践创新的深入,已经产生局部成效;但另一方面,又有很多变革不幸遭遇体制与机制的天花板。改革意味着利益再分配,冲突无可避免,出路只有一条:家长、学生与学校之间,教师与校长之间,校长与局长之间,基层教育部门与更高管理当局之间,需要坚信“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不能谈判”。

        要想平滑变革,就离不开谈判。谈判让人恐惧、让人尴尬,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但我们既然明白这种机制被证明是解决冲突的最优途径,那就坦坦荡荡地学着去磋商、去妥协。谈判与妥协不只消解冲突,也在构建民主价值与实践;不仅是对教育人自身的“纯化”,在更大意义上,还在于为中国的社会转型奠定基础。为此,本期专辑不仅有服务于变革的“硬”知识,也浸透着以上所述容易忽视的“软”技能。

        最后,我要感谢给予我信任和包容的蒲公英教育智库所有同事,和为我提供写作反馈的几位中国校长——他们让我看到变革的希望。鉴于时间与篇幅有限,加之本人学养不深,专辑不足之处还望读者海涵。在此,也请容许我这个“围观者”,向战斗在教育一线的学校变革草根英雄致意——是的,真教育“吾道不孤”,我看到一大群和您一样选择扛起教育使命的践行者,正在路上,朝您靠拢。

        当变革内化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时,革命就在静悄悄地发生。


刘航,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驻美记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教育思想网”专栏作者。曾任美国宾州国际留学项目文化与招生顾问,NGO绩效分析师,信奉“没有知识的立场是浅薄的,没有立场的知识是圆滑的”。作者现居美国德州


《新校长》第4期:美国基础教育全息图

《新校长》第4期:美国基础教育全息图


《新校长》第4期:美国基础教育全息图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