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竞争升级,亚裔面对更大压力

【编者按:后工业化时代的美国,高等教育成了维持中产阶级地位的关键,因为将有47%的职位“有高度可能被自动化和机器人取代”!在目前的大学招生制度下,亚裔特别是华裔,成了赢家,(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美国成人正规大学毕业生不超过30%,而亚裔却超过了52%。近期提出的“SAT高考”改革和美国大学招生发榜数据都显示出对美国亚裔的不利,美国教育竞争已经从学校课堂和考试,进入了社会政治领域,美国亚裔和华裔须密切关注。】

4月1日愚人节也是美国传统的大学招生发榜截止日,大学招生成为媒体重要题材。常春藤和其他名校的录取率又创新低:今年哈佛大学录取率只有5.9%,斯丹福大学更牛,创造了全美最低录取率5.07%!被名校录取的幸运儿中,纽约长岛的黑人学生艾宁(Kwasi Enin)居然获得所有八所常春藤大学同时录取,成为美国传媒竞相报道的最新名人。

精英报刊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也刊登许多文章,批判大学入学竞争的白热化,哀叹这造成中学生和家长们的极大压力。这些批评抱怨大都来自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家庭,一如他们几年前对《虎妈战歌》代表的亚裔家庭教育的激烈批判,反映了主流白人在教育竞争中日渐落后。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中国科举时代的社会哲理,因为只有科举考试才是精英阶层的入场券。可是在后工业化的美国,却出现了全社会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高等教育成为维持中产阶级地位的关键。

经济全球化和高科技自动化之下,美国低教育蓝领中产阶级不断沉沦,大学毕业生相对于中学毕业生的平均收入比例,逼近乃至超过两倍。去年牛津大学学者对美国职场作出一项研究。结论在未来廿年中,美国全部702种职业群体中,将近一半(47%)职位“有高度可能被自动化和机器人取代”!大学教育对社会经济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教育竞争中,亚裔是个赢家,很大程度上是传统文化因素,特别是极其注重子女教育的华裔,在美国教育费用尤其高等教育费用飞涨趋势下,亚裔的教育优势,也归功于父母不惜工本和自我牺牲作出的教育开支和投入。

据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美国成人正规大学毕业生比率不到30%,可是亚裔却超过52%。在决定高端经济收入和进入“上层建筑”机会的精英教育上,亚裔硕士学位比率是12%,高出白人六成;至于博士学位比率,亚裔(3%)超过白人的两倍,是黑人和拉美裔的七倍。教育竞争成功反映到经济收入上,亚裔家庭年收入超过十万美元的百分比是32%,超过白人一半,是黑人和拉美裔的三倍。

所以美国的社会竞争,日益集中到“教育战线”。前些时候沸沸扬扬的加州SCA5提案是个典型。这是拉美裔州参议员提出的,他嫌包括著名伯克莱大学的加州大学系统亚裔学生太多,要求提高拉美裔和黑人入学比率。此案已通过州参议院,如果在州众议会也获得通过,将於今年11月公投,恢复1996年取消的加大校园中基于族裔的的平权法案,照顾多收拉美裔和黑人。

这一新提案得到民主党的积极支持,却明显是对亚裔教育和经济利益的重大威胁,引起政治参与感淡薄而且倾向民主党的亚裔尤其华裔人口前所未有的政治动员。在亚裔族群全力反对之下,加州议会被迫同意搁置这项提案。

这一争议彰显了亚裔和华裔在美国大学招生过程中受到的逆向歧视,在其他同样的条件和学习成绩下,他们进入“重点”大学和名牌大学的机会明显低于其他族裔。今年被八所常春藤大学录取的黑人学生艾宁正是例证。

艾宁的SAT“高考”分数是2250分,这在满分2400分“状元”比比皆是的华裔中毫不稀奇。艾宁在一个普通高中647名应届毕业生中只是排名11,而近年来“重点中学”华裔状元(毕业班第一名)”和“榜眼”多如牛毛。除了一些校内荣誉,艾宁并无州一级的奖项,而在全国性竞赛中脱颖而出的亚裔华裔成百上千。这些有全国性荣誉和SAT满分的亚裔,许多仍然被常春藤拒之门外。可是像艾宁那样的黑人学生实在凤毛麟角,而成为常春藤争抢的宝贝。

由此联系到美国高校理事会(College Board)在乌克兰危机中宣布的“SAT高考”新一轮改革,从2400满分恢复到早先1600分满分,考试内容也有显著变动。这一改革的表面理由,是增加弱势群体的教育机会,但是行家们都指出改革的实质是降低难度(dumb-down),以此改善穷人和少数民族考生的成绩。这又是对考分突出的亚裔不利的发展。

教育竞争超越学校课堂和考试,而进入社会政治领域,是美国亚裔和华裔必须密切关注的趋势。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

美国教育竞争升级,亚裔面对更大压力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