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不懂表达与拒绝”成为孩子的人生枷锁

【编者按:“不在压抑(沉默)中爆发就在压抑中死亡”,一个社会群体如此,一个独立个体亦是如此。人的身体与思想能力的有限性决定了在人生之路中,我们会有各种的需求,也面临各种的抉择。正常的需要不是“自私”,合理的拒绝不是“负罪”,这一切其实都应该是那么的自然,为何当今许多中国人却被本应正当的“表达与拒绝”套上了一副副枷锁呢?】

小区有一个约五岁的小女孩,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台湾人,她所受的教育是西方方式的。有清楚的界限,可以表达自我的需求,同时尊重他人。有一天,她在小区遇见我的表姐,表姐在小区和孩子们的关系很好,她很懂陪孩子玩,所以这个小女孩一见到表姐,非常开心的跑到她面前,问她说:“我们来玩,好不好?”表姐因为担任执事的工作,必须要开小区的长执会而无法抽身,所以表姐回答:“我很想陪你玩,但不行耶!因为我要去开会,等开完会看可不可以陪你玩,好不好?”小女孩听后,又问了一次:“我们一起玩,好不好?”表姐再度表示遗憾与抱歉,但希望开完会如果她们还遇见,就可以陪她玩。那小女孩听后,说:“真的不行吗?”表姐心里不舍拒绝,但因为职责,再度说:“对啊!现在不行。”小女孩听见后,就挥手说:“好吧!那bye-bye。”没有任何的生闷气,也没有表现出怪罪的表情,或失望的表情。当然,更没有像许多小孩一样开始哭闹,或是抓着不放。说穿了,没有任何以情绪来威胁或操控的行为。

表姐很感慨的说,到底人家是怎么教的,可以把孩子教得如此“懂事”。我听后,觉得孩子不是“懂事”,而是在他们的家庭文化中,他们可以将表达与拒绝都视为一种权利,我有权表达需求,但他人也有权拒绝给予或满足。

|父母权威意识为孩子埋下心灵苦果|

在中国家庭,许多人从小到大的家庭经验中,既没有权利表达自己需求,也没有权利拒绝满足他人。我们的家庭界线常是混淆的,弄不清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与完整的个体,总是相互剥夺与相互干涉。我们家庭的氛围与权威,常塑造父母有绝对权力决定孩子的生活与作息,当孩子要表达需求时,他必须得到父母的给予与同意,如果父母一个“不”,常常换得的是没有异议的必须服从,不然,你就是不懂事或者不是一个乖孩子。孩子一旦被制约了必须服从,他就会慢慢变得不可为自己的需求表达,若是让父母为难了,他会有罪恶感,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坏孩子,不乖的孩子,差劲的孩子。但他那些不被满足的需求呢?消失了吗?还是去了哪里呢?这些未满足的需求,会开始形成怨念,在心里盘旋:为什么我无法得到满足?你们才不是不能给,是不愿意给,因为你们不爱我。如果你们爱我,就会满足我。于是,这孩子慢慢的把被拒绝的经验,诠释与解读为伤害:“因为我不重要,所以我无法得到我想要的。因为你们不爱我,所以你们才会伤害我”。慢慢的,拒绝成为一种“伤害”。

这样的演变,是因为父母先将孩子的需求表达视为一种“麻烦”与“问题”,先羞辱了孩子表达自己的需求,当孩子表达需求就是“鲁莽”、“吵”、“不乖”、“不体贴”。孩子在需求无法获得满足的情况下,再被攻击与羞辱后,便会在内心慢慢的藏恨,恨父母的拒绝与攻击。这样的孩子,在成长过程,若是压抑得了这种恨意或愤怒,他会成为一个害怕拒绝别人的人,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拒绝是一种伤害他人的行为,他受过这种伤,他会害怕伤害别人,让别人也受这种伤。不仅如此,他会非常困难表达自己的需求,因为表达自己的需求会造成别人的困扰,甚至可能会因此让自己受到羞辱与伤害,这是一种危险,绝对不可以做。若是压抑不了这种恨意或愤怒,这样的孩子会开始“讨”,用各种情绪的张力与强度“讨”自己觉得被亏欠的。无法忍受任何他人的拒绝,若他人拒绝了,他便会跟你拼了:“你算什么?竟敢拒绝我?”这样的孩子无法忍受一丝一毫他人的拒绝,他人的拒绝意谓着伤害他的自尊、藐视他的存在。他的伤痛会一触即发,成为猛力的敌意与对抗。你一定不陌生,这样的孩子长大成人后,就在你我的身边,甚至曾是你或我。

|表达与拒绝都是自然的权力|

我们的文化,将人有“表达”与“拒绝”的权利都视为一种“自私”,因此剥夺人表达的权利,也剥夺人拒绝的权利。我们变得要讨好别人而活,要以讨别人开心或喜欢,来确保我们是主流价值中的好孩子、好人。但久而久之,我们无法在关系中健康。若在关系中表达需求,这是自私,是一种羞耻的表现,于是要迂回,要回避,要假装没有需求。若在关系中要拒绝满足他人,我们也无法安心,因为恐惧自己自私,恐惧自己不够好,恐惧自己会不会伤他人的心的想法,盘旋不退,好挣扎、好困扰。如果,我们可以不再被过去早年的受伤经验制约,可以重新标定“表达”与“拒绝”都是关系中的权利,我们就可以还给自己与别人尊重,不总是在关系中斗得两败俱伤,也不需要再争个你对我错。许多人在关系中正处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不允许另一个人的拒绝,也不允许自己表达;或是不允许自己拒绝,也愤怒于另一个人的表达。回到真实,在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完全全的满足另一个人,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完全全的没有自己的需求。如果我们可以试着理解,身为凡人,别人有限,我也有限,我不夸大他人是超完美,也不夸大自己的超完美,我们才能以合理的眼光看待自己也对待他人。这样的真实,必须回到成人的能力与世界中,还原事实,不再以幼年无助无力的角度与眼光投射他人的巨大,也不再不断的将自己停在一直等待他人来无限满足的小婴孩位置。


别让“不懂表达与拒绝”成为孩子的人生枷锁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