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教育保护那颗一生受用的“赤子之心”

【编者按:儿童是人类繁衍生息的希望,大人们寄予他们期待,赋予他们梦想。在他们或我们的“小时候”,大人们往往以“爱”和“保护”的姿态,将自己的思想单方面的灌输到孩子身上,大多数人甚少想到真正从内心中“尊重”和“理解”孩子的才华和智慧,孩子的智慧之门被“封锁”,本将受用一生的财富——儿童资源——未待完全开发就埋上了泥土。如果你认为孩子都是无知与幻想者,那么请听听丰子恺的这段话——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们的所有物,世间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们能最明确、最完全地见到。我比起他们来,真的心眼已经被世智尘劳所蒙蔽,所斫丧,是一个可怜的残废者了。】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说过,儿童愈是成长便愈是远离“永生之海”,天国的光辉在他身上就会相应暗淡下来。在华氏看来,童年是亮丽的,充满生机,充满创造力,有如神助;而成年则黯然减色,愁苦不堪,远离了天国。我国著名画家丰子恺也说过:“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们的所有物,世间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们能最明确、最完全地见到。我比起他们来,真的心眼已经被世智尘劳所蒙蔽,所斫丧,是一个可怜的残废者了。”由此看来,成长的过程其实是“失”的过程,而“复归于婴儿”(老子语)“不失赤子之心”(孟子语)是十分可贵的。

|复归于婴儿|

然而,在一些自以为是的成人眼里,儿童是幼稚的,是无知的,是白纸一张,殊不知,儿童早在幼年便具有很高的哲学天赋,还具有很高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指着天上的星月,他们会说那是妈妈和她的孩子们在做游戏,那是妈妈在给她的宝宝讲故事,逗她的宝宝笑;看到一群鸡鸭,他们会说那是鸡(鸭)爸爸,那是鸡(鸭)妈妈,他们在比谁的宝宝会唱歌,谁的宝宝更可爱;回答“雪融化了变成什么”时,他们会说变成了小草,变成了小花,变成了会跳舞的柳条,变成了春风姐姐画出的春天。儿童的世界真的丰富多彩,儿童的心灵真的充满奇思妙想。这丰厚的儿童资源是十分珍贵的财富,需要我们珍视它,保护它,使之成为人生的精神之源。

许多的智者都发现了儿童资源的可贵,将“复归于婴儿”付诸行动,努力使自己“不失赤子之心”。画家毕加索认为6岁孩子的绘画真正符合艺术的本性与规律,6岁孩子具有丰富的艺术资源,6岁孩子是值得一切成人艺术家师法的,他就用一生时间向6岁儿童学画。我国寿星画家朱屺瞻也认为儿童画具有“大家之风,古典之美”,并再三表示“老来想学儿童画,看到儿童画犹如扑来一股清风——天真,简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就将童年和故乡作为创作的根基和源泉,他说:“当面对着稿纸时,我就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的心中充满了儿童的趣味,我嫉恶如仇,我胡言乱语,我梦话连篇,我狂欢,我胡闹,我醉了。”他的创作状态完全是回归到童年的生命状态,他在童年里找到取之不尽的故事、取之不尽的感受、取之不尽的话语之源泉。作家贾平凹写过一篇文章《我的老师》,而这位老师是他朋友的孩子,一个三岁半的幼童。文学大家却要以小童为师,理由是多方面的:这个叫孙涵泊的孩子是慈悲的,“视一切都有生命,都应尊重和和平相处”;他“不管形势,不瞧脸色,不斟句酌字,拐弯抹角,直奔事物主题”;他“使我不断地发现着我的卑劣,知道了羞耻,我相信有许许多多的人接触了我的老师都要羞耻的”。贾平凹此文实际上就是对儿童在人生态度、经世哲学、道德风貌等方面的发现,意味着他要“复归于婴儿”,“不失赤子之心”

|一生受用的财富:儿童资源|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却无视儿童资源,急于功利地把“儿童”变为“成人”。最突出的表现是剥夺了孩子的童年,让本该无忧无虑开心玩耍的孩子过早地背负了学业、未来等压力,让本来天真烂漫充满奇思妙想的心灵过早地蒙上了忧郁的阴影,让精灵般翩翩欲飞的翅膀过早地缀上了沉重的金块与铜锭。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却让孩子丧失了终生发展最可宝贵的资源——儿童资源,这不能不是作为教育者(包括学生家长)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而绝不只是遗憾!

儿童资源弥足珍视,保护那种幼稚的童真,保护那种奇怪的幻想,保护那种可笑的好奇,保护那种荒诞的念头,那将是孩子一生受用的财富!

(作者系安徽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文章来源:中华语文网


让教育保护那颗一生受用的“赤子之心”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