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书生的瓜子壳

【编者按:教室里出现瓜子壳,该怎么办?魏书生老师的经典案例是——授权学生自己制定班规来处罚丢瓜子壳的学生,既民主,效果又直接而显然,班级一片洁净。然而这样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民主”,“效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在处理丢“瓜子壳”和“保护孩子心灵”之间该如何智慧地权衡?本文从几个小故事中娓娓道来。】

周六,参加了唐山市的聊书活动,我被分在第三组,现场点评五位选手的表现。

五位选手,各显神通,每个人的表现都很棒。在这样的氛围中,人很容易回到过去的读书时代。

|多数人的专制|

一个老师说起了魏书生老师的《班主任工作漫谈》,引用了魏老师的一则经典案例:

在魏书生老师的授权之下,学生自主制定了丢一粒瓜子壳要写1000字说明书、一粒瓜子要写100字说明书的班规。后来有个学生触犯了这一班规,最后写了2600字的说明书。从此,班级再也没有瓜子壳了,班级一片洁净。

她感觉,魏老师写说明书的方法极为高明,把惩罚变成了学习,在学习中反思,在反思中成长。

老实说,当初我看到魏老师的这个案例,简直不寒而栗。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变相的惩罚,而且,这种惩罚中,有戏谑,有嘲弄,还有侮辱,因而比肉体的惩罚更让人心惊胆寒。班级一片洁净,很可能就是惩罚所产生的威慑。我甚至敢断言,这个学生不仅以后不丢瓜子壳,而且也不再嗑瓜子了。

有人很可能说,这不都是学生自己制定的班规吗?自己制定的班规就没有问题吗?

在魏书生老师看来,凡是学生大多数赞成了、通过的、制订出来的,就是班级的民主制度,就要严格执行。但问题是,这是真正的民主吗?

鲁迅曾经说:“以独虐众者古,以众虐少者今。”这两者本质上都是专制,只不过“以众虐少者”,不过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制而已。更为可怕的是,学生在制订班级法规的时候,背后总有一个无形的大手,控制着学生的走向,这简直和袁世凯当选总统一样毫无悬念。因此,我们可以大胆的说,魏老师的民主只是专制后的民主,是打着民主旗号的专制。

|人至察则无徒|

事实上,魏书生老师之所以能当甩手掌柜,很大程度上,在于他有一套强大的管理、监控和反馈体系。这个体系逻辑强大,针脚绵密,和黑格尔的哲学一样庞大。在这个体系中人人是管理者,人人都被管理。每个学生都陷入人民监督的汪洋大海,谁都监控别人,谁都被别人监控。

比如《选举闲话能手》,就和过去选举造反派异曲同工;《说话接力本》,则表明只要抓住一个垫背的,自己就可以免受处罚,这和文革中揭发一个自己就没事,如出一辙。至于《写犯错说明书》,明显的就是过去坦白从宽的翻版,而《写心理病历》则是文革中“治病救人”的一贯手法,狠斗私念一刹那,私念真的那么可怕吗?要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想要彻底杜绝人的私念,只能让人变得虚假和伪善。

回京的路上,国家教育报刊社的王瑜琨主任和我说了一个故事。高中的时候,她个子很高,担任班长,坐在后排。有一天下午,她班主任,一个中年女教师,一开始就虎着脸进了班级,一不小心看见了教室后面一小堆瓜子壳,脸上更是乌云翻滚。

她黑着脸,低声说:谁吃的瓜子壳,把地上扫干净!

没有人说话,教室里一片沉寂。

班主任本来还没有多大的气,看到同学们冷眼旁观,突然间就怒了。呵斥到,究竟是谁吃的?站起来,不然今天的课就不上了!

还是没有人站起来。

班主任气得浑身发抖。于是,从第一组第一个人开始,质问,是不是你?

不是。出去。

再问第二个人,是不是你?

不是。再出去。

一个一个往下问。

问了一大半人了,还是没有结果。班主任更是气得要命,眼看没有办法下台了。

王瑜琨是班长,尽管不是她嗑的瓜子,但是为了学生能上课,她忍住委屈站了起来,说:老师,别找了,是我嗑的。

然后,站起来,把瓜子壳扫干净了。

老师一句话也没有说,继续上课。那一节课非常沉闷,仿佛万马齐喑。

那以后,班主任竟然也没有找王瑜琨,也许她也认为不是王瑜琨干的,她不过是主动背黑锅而已。

|孩子的心灵与“瓜子壳”谁重要?|

但,一个孩子,在如此重大的一个事件中,忍受了那么多无知和不明同学的误解,这对心灵是多么大的一个折磨。

很多年了,老同学聚会的时候,一个同学和王瑜琨说,班长,那次事件之后,我挺敬佩您的,我服你,你有担当。

那一刻,王瑜琨的心理才真正打开,才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出口,多年来的积压顺着眼泪一泻而下。

想想看,孩子的心灵多么纤细,它是小溪的流水,悠悠的,平和的,无力的,犹如草叶上的小露珠,一个冷漠的眼神,一个嘲讽的微笑,一声不经意的叹息,都可能给孩子的心灵带来惊涛骇浪,甚至船沉海底。

随行的另一个老师问我,王老师,如果您看见瓜子壳,您会怎么处理呢?

我一下子陷入沉思。

对,如果我面对一小堆瓜子壳,我如何处理呢?

我一下子想起了一个有关瓜子壳的故事,眼泪差点掉下来。我停了一会儿,说:

杨沫的儿子老鬼,文革期间,和自己的大学恋人一道被下放到大西北,在原始大森林中伐木垦田。

那地方真苦啊,他们简直如野兽一样活着,没有天日,没有色彩,没有光明。

后来,老鬼的恋人熬不住了,通过出卖肉体和灵魂,获得了返城的机会。老鬼一点儿也不怪她。在那个鬼地方,能逃出一个就算一个。

在恋人返城的前一天晚上,老鬼买了一包瓜子,恋人吃一会,哭一会,诉说一会……

恋人走了,老鬼的世界坍塌了,崩溃了,漆黑一片……

他小心的把恋人磕过的瓜子壳收集起来,揣在怀里,闻着,嗅着,抚摸着,哭泣着……

20多年漫漫长夜之后,老鬼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回到家乡,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20多年的青春和热血,挥汗如雨,血泪挣扎,暗无天日;但却是对大自然最大的戕害!他的劳动毫无价值,他们的劳动破坏了自然,摧毁了生态,他们所有热血青春所获得的一切都应该被诅咒!

支撑着老鬼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那一小堆瓜子壳!那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这一小堆瓜子壳里,有青春的彷徨,有纯洁的爱情,有无奈的叹惋,有绝望,辛酸,长夜的嗟叹,还有同情和悲悯!

孩子,这就是我想和你们说的瓜子壳的故事,现在,我们班级里,也有一堆瓜子壳。我不知道这一小堆瓜子壳里面,会不会也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孩子们,每一个细节都不是偶然的,都裸露出灵魂和美。

我希望我们班级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们为自己代言,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我们的尺度,代表着我们的所有。

(作者系张家港外国语学校语文老师,全国知名高中语文老师)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


魏书生的瓜子壳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