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编者按:今年出国留学人数每年都以两位数的比例增长,但在2013年增长率大幅下降,只比2012年增长了3.58%。这说明了什么?是否简单的说明了留学热在降低?本文分析,随着多样化教育体验的意识不断增加,留学绝对数的增长还是必然的,只是,留学人员的结构、年龄阶段会不断因为国内外环境发生调整。现在的国内外环境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化呢?】

|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图说:进一步分析不断增长的留学人群,低龄化趋势日益明显。以中国赴美留学人数为例,2013年中国赴美读研的人数为103427人,而读本科的为93768人,两者差距逐渐缩小。另外,高中留学人数也开始急速膨胀。)

|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图说:从总趋势看,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在2003年-2004年出现过负增长,但从2005年至今一直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近十年的最高值——27.53%。之后,每年都有小幅度的下降,2013年的增长率的下降幅度较大。)

|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图说:根据美国《开放报告》,中国赴美留学人数一直呈上升趋势,从20052006学年的62582人增长到了20122013学年的235597人,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在8年间增长了近3倍。)

|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图说:美国名校录取率逐年走低,与它们对入学要求不断提高有关。根据调查统计,近半数排名前50的大学要求申请人的托福成绩在100分以上,SAT成绩在2000分以上,而中国学生托福平均分为77分,从总量看,SAT超过2000分的考生也在少数,中国考生的英语水平、学术能力与海外名校还有一定差距。)

3.58%,这个数字最近对中国千千万万的留学家庭而言,十分敏感。持续多年的出国留学人数两位数年增长率,终于在2013年开始回调,下跌到3.58%。

难道,留学热开始降温了,出国人数减少了,这样理解未免可笑。我国每年留学的绝对数依然庞大,且逐年在涨,只是留学人员的结构已在变化,这也将对未来留学趋势发生深远影响。

最近2014出国留学趋势报告》出炉,报告援引教育部数据称,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41.39万人,比2012年增长了3.58%,这是近年出国人数每年以两位数持续高速增长5年后,增速明显放缓的一年。

很多人问,这数字说明什么显然,这绝不说明留学的人开始减少了。其实,多看些数据,加之这些年我们从一线留学工作中获得的信息,会认为这种“放缓”不是偶然——留学人数增长,已到了一定会放缓的时刻。

1.“美国热”持续多年再消化大量中国学生困难

进入2000年后,我国每年出国留学的人数除了在2004年有小幅下滑,一直呈上升趋势。在2001年,出国留学人数增长率甚至达到了115.38%,此后,增长率出现了短时间大幅下降,之后一直平稳回升,出国人数每年都以两位数持续高速增长。直到2013年,增长率下滑到了3.58%。

这好像有点“急刹车”的意思,不过,若要就此惊呼“留学开始降温”,有点可笑。从宏观数字看,“增速放缓”很正常,起初我国留学人数不多,基数小,人数一下子涨起来后,两位数甚至三位数增长率很容易。但如今,前些年的留学基数很大了,要继续两位数增加自然变得困难。

当然,这里也不得不提“美国热”。尽管美国签证政策在“9·11”事件后有所收紧,“卡”死了不少想去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但这种状态不长,近年,美国签证政策放开,留学“美国热”已经足足热了五六年。

美国是我国留学生去海外读书的第一目的地。在我们每年三四十万的出国留学生中,可以说,大约7成留学生登上的是赴美班机。而到了2013年,我国出国人数增速放缓,就与美国学校的接受度密切相关。因为前些年招收中国学生的基础很大,再要大增招生,对美国学校来说,不太可能,很难再消化那么多人了。

2.洋校长反思“大举招收”行为,入学要求开始提高

为什么美国难以再消化那么多中国留学生?这和我们留学人数增速放缓又有什么关系?这对未来留学趋势放出什么信号?鉴于中国留学家庭10个里面有7个选择赴美留学,这里有必要做一个具体分析。

先来看看,中国赴美留学的学生多到什么程度。美国每年公布的“开放报告”提供了较客观的情况: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国际学生中所占的比例从2007年的11.6%增长到了2013年28.7%。换句话说,如今美国每10个外国学生里,就有23个中国学生。另外,2008年前,美国国际学生最大生源国还是印度,中国排第二。而到了2009年,中国上升到第一位,成为美国的最大留学生生源国。

这些年,这么多中国学生涌入美国后,引发了什么效应或影响我们在一线留学工作的人感受着特别强烈的变化。

此前,受经济危机、学校经费来源“吃紧”等压力,美国的学校对中国学生,可谓“无条件欢迎”。但最近这几年,美国的大学、高中,对中国学生越来越谨慎。因为他们发现,之前消化的那么多中国学生,不少人在文化融入、学术能力等方面很成问题,这也让学校反思此前的大举招收行为。

这种反思从研究生阶段蔓延到大学、中学,提高入学要求成为大势所趋。

【研究生阶段】

入学要求不仅没通融,还在逐年提高

这些年,美国招收中国研究生的数量不升反降。这是因为高校对研究生学术要求越来越高。

说个典型例子,此前美国不少高校推出“硕士预科”项目,旨在吸引那些语言暂时不过关的国际学生先到校,边学习边准备语言考试。但是,这些年我们会发现,风靡一时的“硕士预科”几乎没新增的,按理说,这种商业性项目学校可以无限增加,用以“创收”。美国高校为什么不这么做?因为许多高校经过前几年的实践就发现,语言能力与学术能力某种程度上是成正比的,如果语言不过关,学术能力也往往成问题,而这会对学校本身的教学进度产生很多负面影响。

由此也很好理解,美国高校对研究生入学要求不断提高。比如,目前对“托福+GRE”或“托福+GMAT”的分数要求,商学院不仅没通融余地,要求还逐年提高。

【本科生阶段】

美国孩子也要“上名校”中国孩子读名校越来越难

本科生,正逐渐成为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的主流。但我们看到,美国排名前50的好学校,为保持学校“多文化环境”,对不同背景的学生有一定配额,经过前几年招生累积,中国学生配额接近“极值”,学校似乎没有多放配额的打算。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排名前50的好学校不少还是公立学校,比如加州大学系统里洛杉矶分校、伯克利分校,威斯康辛大学系统里的麦迪逊分校、密歇根大学系统里的安娜堡分校等,它们也想多招中国学生,但当地法律对此有限制。比如,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当地州政府就规定,82.5%的学生必须是本州学生,剩下17.5%留给外州和国际学生,分给中国学生的比例余地十分有限。事实上,随着中国留学生申请数量增加,也很少见到学校增加配额的。

由此可能引发的趋势是,中国学生要去读名校的比例会降低,要拿奖学金,更难。这不仅因为中国申请人数增加,竞争加大。在美国,本身名校就因为申请人数疯涨,只好不断提高录取要求,录取率逐年降低。

我们来看看一组康奈尔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的比较数据。2004年,四校的申请人数在2万人左右,其中,布朗大学申请人数最少,为15286人,康奈尔大学最多,20822人。而到2013年,康奈尔和斯坦福的申请人数逼近4万,比2004年翻了一番。布朗大学2013年数据还未公布,而其2012年申请人数就已达到28742人,几乎比2004年增加了一倍。耶鲁2013年的申请人数比2004年申请人数增加了1万人,达到了29610人。

申请竞争越来越激烈,录取率自然持续走低。其中,下降最明显的是康奈尔,2004年的录取率达到近30%,到2013年,录取率降到15.56%。四校中,耶鲁大学录取率的下降幅度最小,但也由2004年9.9%的录取率,下降到了2013年的6.9%。斯坦福大学的录取率也由2004年的12.97%,下降到了2013年的5.69%。

美国名校申请人数持续增长与美国学生“读名校”的意识不断增加也有关。此前,美国学生对“名校”意识不强,很多人都是读“家门口的大学”,很少人跨州读大学的,更多人就上社区大学,两年毕业后找工作,还有人索性不读大学。

相对中国家长,美国家长“花钱供孩子上学”的意识没有那么强烈。我们也知道,美国名校大多都是私校,学费贵得惊人。我曾遇到一个美国男孩,被哈佛大学录取,但最终去了俄亥俄州立大学,我很惊讶,他告诉我的原因是:俄亥俄州立大学不仅给了他全额奖学金,连生活费也包了。而哈佛只给了他一个助学的机会,这个男生说即便有贷款,但背负几十万美金的学费债压力不小。

但这几年,美国学生的观念也在变化。这与奥巴马政府鼓励学生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相关政策有关,美国学生申请名校的人数开始增加。可以预见,未来美国学生“上名校”的意识会越来越强。

在这种趋势下,要大学提高中国学生或国际学生的名额配额恐怕会更加困难。事实上,我们在今年1月30日就看到,加州参议院通过了参议员贺南德兹提出的SCA5法案,该法案提出将在加州限制亚裔学生入学,如果该法案实施,那么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的难度将进一步增加。

【高中阶段】

受社区支配较强,不会大增国际生名额

再来看看读高中的情况。美国高中的社区色彩很浓郁,学校受社区支配性很强,真的要大量增加国际学生名额也不现实。并且,这些年,美国私立高中(中国学生去美国读中学,目前只能读私立的)也开始反思,在此前招收了一批中国学生后,对学校运营、校园资源供给带来了什么影响。会不会对原有教育文化、气氛带来“减法”我们在和私校校长沟通中就听到,中国学生的语言、学术能力、文化融入还是很问题的。

最近,一名美国私立高中校长到上海来面试学生,他透露,今年计划招8个中国学生,明年则招6个。原因何在校长说,他们学校没有初中部,换言之,中国学生入校后必须马上融入正常高中教学,没有更低的年级供他们缓冲。但前些年的招收经历反馈给他们的是,中国学生适应美国校园生活还有问题。为了不打乱正常教学秩序,不招来社区里其他家长、家委会的质疑,谨慎招生几乎成了知名私立高中的共识。

当然,要说美国高校“收紧”名额有些绝对。以本科阶段为例,我们看到美国排名前50以后、甚至前100以后的大学,倒是对中国学生或国际学生的配额比例在增加。但是,从我国华东地区或北京、广州的家长和学生反应看,他们对这些学校接受度很低。中国家长普遍不愿意屈就孩子,如果无法“上名校”,宁愿在国内读大学,这部分人正是因为美国学校提高录取要求而暂时退出留学。由此理解留学人数“增长放缓”,不无道理。

3.高中国际课程班“大跃进”,“在国内留学”正流行

最后,我们普遍认为,“增长放缓”与国内留学家庭的心态趋于理性有关。

说个例子,前些年去美国读“社区学校”在留学行业内很火,但现在,去美国读社区学校的越来越少。因为留学消息逐渐透明,很多去过的学生把信息带回来:社区学校学费是便宜的,但偏向职业教育,所谓的“前10%”的学生可以转到名校,实际很困难。这种选择少了,也是留学人数增长减缓的原因之一。

当然,与其说家长理性,不去国外的“差学校”,不如说,这与国内环境变化关系更大。目前,高中国际项目方兴未艾,过去5年,堪称“中学国际教育大跃进”,各地盛世中学无一例外都在搞中学“国际课程班”,各种国家、类型的国际班可谓遍地开花。此前有数据显示,北京大约超过100个国际班,浙江大约有40、50个,上海有50多个。

这样一来,很多原本有高中留学打算的家庭把孩子送进了“国际班”,这好比留学大军中间被“截流”了,这也解释了2013年留学增速放缓的部分原因。国内保守估计,目前全国中学“国际班”的学生大约有5万名,而如果把既可以参加国内高考、又可以留学的“同时接受两边教育”的学生都算上,约有10万人。这种“在国内留学”的现象,为留学增速放缓贡献了部分原因,但他们是庞大的留学后备军。更何况,从今年开始,以上海为代表,各地会逐步规范中学“国际课程班”,让其走出野蛮生长阶段,纳入中学“正规军”。可以预见,这也将成为中国家庭在中学择校时的主流选择之一。

另外,目前国内高校的中外合作、国际项目质量提高则是另一大原因。在上海,复旦、交大等高校里,“2+2”、“3+1”等项目越来越多,学生拥有大量海外学习经验,这些项目也吸引了原本在高等教育阶段要出国的人。

最后,也是一种学习趋势。由于上海纽约大学、西交利物浦等中外合作学校的成功举办,招生人数不断扩大,也减少了这部分要出国留学的人数。可以说,随着多样化教育体验的意识不断增加,留学绝对数的增长还是必然的,只是,留学人员的结构、年龄阶段会不断因为国内外环境发生调整。2013年“增速放缓”的背后就是一个开端。

(作者系中智海外中心总经理)

文章来源:文汇报


|分析|留学增量突然“减速”传递什么风向?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