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做学生精神之旅的导游

身为教师,应该学会做学生精神之旅的导游,在引领学生不断前行的路上,发现诗意,追逐梦想,成就自我。

以生为本,学会“抛秧”

要让学生自主快乐地成长,就不要去“插秧”,而要努力去“抛秧”。要以生为本,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于生、还学于生,让学生真正成为班级管理的主人,在语文实践中学会语文。教学《爱如茉莉》一课时,我放手让学生自己学习:“爱在点滴细节中,情在只字片语间。请你从文章的语句中寻找爱,发现爱,品味爱,感悟爱。”然后,把大段的时间交给学生自学,把学习与感悟的主动权还给学生。在孩子们对课文有了一定的感悟之后,我让孩子起来汇报。几乎每一个孩子对爱的理解、感悟都是不同的,我为他们独特的解读而惊喜,为他们别出心裁的语言而开心,为他们“情动于中而形于外”而感动。我想:如果不是放手先让他们自己去体验,自己去品味,自己去感受,自己去思考,他们的回答就可能千篇一律,就可能如出一辙,就不可能有这么精彩,这么深刻。这样的课堂就不再是“一问一答式的分析”,也不是“举手表决式的判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动态的、变化的、心理交融的过程,是学生不断尝试成功的过程。教学形式是丰富的,开放式、沙龙式、互动式、平等式、对话式、自由自在式……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默读、圈画、批注,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去探索、去探究,去吸收。孩子们在交流的过程中,生与生之间、生与师之间,生与文本之间,又发生了一次次的碰撞,交融,贯通,提升。这时的课堂是最真实的课堂,是最争鸣的课堂,是最有实效的课堂。

还问于生,学会“放牧”

教育者应是学生生命的“牧者”,因而,应努力学会“放牧”。当前,大多数的课堂仍是以老师的问题为核心组织教学,对学生的问题重视不够,这不利于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也难以落实生本为主。因此,我努力做到还问于生:通过少讲或者不讲,腾出时间让学生提问,为学生提供“问”的时间与机会。并且注意及时鼓励,小心翼翼地保护学生的不同想法,努力将每个学生置于一种动态、开放、生动、多元的学习氛围中,让不同层次的学生见仁见智,从而让学生逐渐养成“敢问”“会问”“善问”的习惯。如《厄运打不垮的信念》一课,我引领学生理解谈迁书稿被偷后的状况,有的学生就提出了“20多年的心血转眼间化为乌有,此时的谈迁会怎么做?怎么说?怎么想呢?”我尊重学生,给了学生大量的时间去丰富和内化,学生由一个问题产生了更多更深的问题,将思维引向渐深:“厄运来临时谈迁内心有怎样的挣扎?”“他最终如何能战胜厄运?”“还有哪些跟他一样经历的人?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学生与主人公感同身受之时,激情被点燃了。在这样的一种提问的“场”中,他们俨然一个个谈迁,在演绎着那种痛彻心扉的绝望、无助、悲伤、悲哀、痛苦……这时的孩子可以说是全情投入的,真挚感人的。

让写于生,学会“点化”

从生本教育理念出发,应该让写于生,而教师则应学会“点化”。教学《孔子游春》时,我引导学生由“论水”到“谈水”再到“写水”。论水——孔子对水有怎样的认识呢?你对水有什么感悟呢?请轻轻读读课文第八自然把你的体会写在旁边。谈水——孔子论水论得很好,刚才几位同学解读得都很好。我们学习课文,不仅仅要读出字面意,而且还要字背后的意思来。孔子仅仅是在谈水吗?写水——善施教化后面有个省略号,你能替孔子把水的特点补充一下吗?请写下你的感悟吧!我就任孩子自由地练说着,尽情地体会着,深入地感悟着,就在这层层深入地体验与感悟中,孩子们的思路打开了,情感投入了,笔下生花了。看到孩子们的《论水》《谈水》《想水》《说水》《议水》……我欣慰地笑了,我想若干年之后,当孩子们逐渐成长起来的时候,当他们对生活的感悟越来越深的时候,也许,他们还会记起当年的这些幼稚而纯真的文字。他们也许会像水一样,做一个真君子,让自己活出智慧,活出精彩!如果真的这样,我也就做到了善施教化,无痕内化。

唯有放手,才能高飞。教师一定要改变过去的思维定势,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在老师指导下自学、自悟,使之“自能读书”、“自能写作”、“自求得之”。这个过程,开始是比较艰难的,但当学生的生命状态被打开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他们盎然的勃发的生命,那才是我们教育者最终要追求的。


|观点|做学生精神之旅的导游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