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一部直指中国艺术教育问题的短片《走进天津美院》,自从7月3日被传到各大视频网站之后,迅速在微博、微信、人人网等交互媒体上被疯狂转发。短片纪录了李宝玖向周围同学征询了他们对学校教育问题的意见之后,向学校提出“学校应该向我和我的同学道歉”的要求。在要求无法实现,也无法得到校方的正面应对时,李宝玖最后以退学的行动表明自己的对抗立场。

视频:走进天津美院(建议在wifi下观看)


该片记录了天津美院大学生李宝玖用退学的行动,提出了对中国大学教育的质疑。引出中国1999年之后大学扩招所带来的问题,为大学生活提供出新角度观察。以个人亲身经历,同学调查,师生对话,退学行动,为中国大学现场留下不可忽略的一笔。

李宝玖:作品曾荣誉出展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第六届新领军者年会《东方-艺术天津》天津国画家作品展。并由天津市政府收藏,作为市礼赠与出席论坛的国际贵宾。

李宝玖的作品: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回归系列-1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回归系列-2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消失-1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消失-2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纸张变形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反思与自我反思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文 / 周雪松

中国的艺术教育问题由来已久,改革只在部分学院、部分教师中缓慢地出现,当大多数学生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的时候,这部看起来带有偏激和冲动的片子,一下子瘙到了众人的痒处,截至到目前为止,转发量已经达到80多万次,在当代艺术的范畴内也引发了诸多讨论。

一部20几分钟的短片

短片开头,“走进天津美院”几个大字伴随两声枪响的效果音进入银幕。李宝玖手持录像设备进入天津美院,开始对周围的同学进行的采访:“我觉得我大学三年,在学校里没有学到什么知识,我想确认一下,我是个例吗”画面快速地闪过若干学生对他的问题所作的回答。他们的回答无一例外地都是消极和否定。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不是个例,我觉得我这三年什么也没学到。”

“我一直觉得我们专业就是试验品。”

“没有什么人能给我指明方向。”

“不会认真对待这件事,只会拿你当儿戏。”

“感觉被骗了这四年,浪费了时间浪费了金钱。”

……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这些孩子情绪化却真实的声音,后来被李宝玖在学院杨书记的办公室中放了出来。“我想试图改变一下这种状况。”采访最后,他曾这样对同学说过。这位杨书记在天津美院进行学生工作十几年,面对李宝玖,开始她还可以用惯常的安慰教育“问题学生”的方式,以遵守校规的基准对他进行指导,后来面对这位咄咄逼人而又逻辑缜密的学生,就渐渐显得词穷了。李宝玖以此提出了自己的诉求:“因为我在这里没有获得应得的知识量,所以我需要学校向我道个歉,也向所有同学道歉。”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这样的要求自然得不到校方的回应,令李宝玖气愤的是,此事发生后的第二天,接受他采访的同学相继给他打电话,原因是辅导员分别找到他们谈话。李宝玖很快致电杨书记:“杨书记,我太失望了,我那么真诚地告诉您我的想法,学校应该首先反思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先考虑学校的声誉啊!”在反复沟通而无法得到杨书记之外其他校方领导的回应之后,李宝玖提出退学。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李宝玖的肄业证书

引发热议的事件

之后,李宝玖拿到了一张颇具复古感的“肄业证书”,这部短片,也成了李宝玖的“肄业作品”。前后十几天,他不分昼夜地进行剪辑、后期制作,并且很快将短片传到了土豆、优酷、56等视频网站,但土豆网的那一版只存在了一天。短片中并没有描述学院教育的具体问题,但有趣的是,李宝玖的微博、人人,以及ART-BA-BA等社区性网站上看到网友们,倒是直接给出了他们在大学教育中亲身经历的现实问题的反映:

“我不知道为什么堂堂美院,周围全是培训班,难道不应该全是设计工作室和公司吗为什么问老师软件问题,有的老师说那不是他的事情难道大部分的设计不都是要通过软件反应思想的吗……老师说,平面作品只有输出完成才算作品,为什么我在校内摸不到打印机”

“我们学校的老师就是上课来一下点个到看谁没来就给扣分,上课根本见不了几面!来收作业打分时考勤不好画再好都刚刚及格,画再烂考勤优秀都高分,这些和艺术关系就那么大么”

“国内学校的通病。专业老师的专业水平不够,盲目扩招导致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尤其在学校里管行政的老师更是这样,就是拿钱打杂,完全不会从学生的角度出发办事儿,更害怕自己会承担责任。”

有趣的是,就在7月3日视频被上传之后的第二天,各大视频网站又出现了一个几乎同名的视频,叫做《走进天津美术学院》,内容却是和李宝玖的短片截然相反。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各个院系的学生在美好的环境下学习和创作。几个学生代表相继发言,表示他们对学院教学的认可和感谢,短片结构和李宝玖的短片几乎一一对应。

十几年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

回忆起这位学生在天津美院三年的经历,一位天津美院的老师这样说:“我了解到这个学生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不错的,比较积极上进,希望以后在艺术上可以做些有影响力的事情,希望出人头地。”大一刚刚来到天津美院时,李宝玖确实抱有很多希望,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参加展览,也参与学生会的竞选,然而时间大概只有两月。“我很快就厌倦了,每周三学生会开会,就是碰一面,什么事情也没有。看见周围其他的同学,向我们的学生会主席称呼’xx主席’,我真的受不了。”李宝玖后来回忆说。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十几年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是片中杨书记无奈之下对李宝玖的评价。上课的时候,李宝玖也是老师眼里难对付的学生,老师正讲着课,他有时会当场质疑,“比如对于现代主义,我觉得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应该对它有一个反思,好好在哪儿,不好又不好在哪儿不应该是直接灌输。”慢慢地,他在学校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

大三一年,李宝玖几乎都没有上课。他来到北京,一边教考前班,一边四处看展览、了解当代艺术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我喜欢北京的节奏,我甚至觉得还不够快,希望更快。年轻人需要的就是这种节奏。而在天津一切都太慢了,那个地方就适合养老,和周围人也没法谈艺术。”

然而李宝玖的自我成长和转变,在老师眼里似乎有点过快。“他太着急了,在受到一些所谓的当代艺术思潮的影响之后,就开始对艺术教育产生怀疑。社会上这种非常浮躁的气氛,造成了很多年轻人不能踏踏实实地研究学问、研究艺术的状况,就想着怎样一夜成名,其实真的这样成名的人后来的发展是很危险的。”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毁誉参半

很快,李宝玖的短片在艺术圈内外,在微博、微信、人人网等各个社交媒体及网络公众平台上被疯转。毕竟艺术教育的问题由来已久,这部片子的出现就好比一层窗户纸突然间被捅破了。挺他的不仅包括千万的大学生,也包括在艺术教育系统内任职的教师,以及当代艺术家、策展人等。

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副教授,批评家王小箭说:“从这个学生的做法、最后的决定,到他把这些信息发布到网上的行动,我全部都支持。这件事发生在天津美院我觉得并不奇怪,中国艺术教育的问题是普遍的。这个片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发泄,因为简单的发泄退学就好了,一了百了。但他后面的一系列的行动,表明这是经过了深度思考进行的拍摄。”中央美术学院新媒体系教师邬建安说:“作为学生,没有得到应得的知识,要求学校道歉,要求退学,都是很正常的事。”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走进天津美院 视频截图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也有不少支持的声音。一位当代艺术家评价说:“李宝玖的片子从设计、剪辑、处理方面都做得没有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是他不仅用艺术的方式反映了他所处环境的问题,而且他的行动打破了艺术的边界。”青年策展人崔灿灿则认为:“李宝玖把艺术家本人放在一个冲突之中,而不像别的艺术家从远观或者去反省的角度去思考一个问题,再把这个问题物化做成某件作品。整个过程中李宝玖有反应、有互动,有再反应、再互动,作品的完成不是由他个人的意志决定的,而是由冲突双方意志的交锋状况决定了其结果,我觉得在本质上这是一个偏向于反设计的艺术。”

当然对李宝玖反对的声音也不少,从互联网的评论来看几乎是毁誉参半。即使是学生,质疑他的立场的也大有人在,“不去上课怎么会知道老师上课好还是不好”也有人认可他的立场,但反对他的方式,“这是一个语言暴力的典型案例。他说的这些问题我信,但他的话语间流露出的逻辑暴力更加恐怖,这比语言的内容更能透露意识形态,在字里行间、在语言的结构里就能流露出来,是从潜意识里来的,防不胜防。”

面对这件事,反对者的想象力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也有人说他不过是个差学生,反正也得被开除,所以以拍片向学校相要挟;在他的短片被某艺术圈内颇具影响力的艺术家转发之后,更有甚者,想象他和这位艺术家联络紧密已有许久,如果被学校开除就去美国申请政治避难……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李宝玖

一切超乎想象

发生这一切,让人们不禁想象李宝玖是怎样一个年轻人,他的家庭背景是怎样。没有什么惊喜的是,他的家庭简单而质朴。李宝玖的家乡在河北沧州农村,父亲在事业单位做司机,母亲是幼儿园老师。但骨子里的叛逆,却是从他上中学的时候就显现出来。初中三年,他转学了四次。

上大学之前只冲刺了几个月,李宝玖竟然考上了天津美院,他的父母欢天喜地。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李爸爸高兴得要请送快递的人吃饭。然而最后一年宝玖却说什么也不想念下去了。退学之前,出于尊重,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了父母,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无法真正接受。“看片子的时候,我妈从头哭到尾。”李宝玖说,“但是现在他们慢慢理解了,我爸爸甚至也在微博上转我的片子。”

“事实上,整件事的发展超过了我的想象。”李宝玖说。这种超乎想象,从他拍摄这个短片的过程中就开始了。当他第一次和杨书记面谈之后的第二天,接到了好同学、好哥们的电话,但他们的很多声音让他觉得有点陌生。“直到那之前我都没想过要退学。”以前在学校里的朋友,最近这段时间和他几乎都没有了联系。有的朋友会在QQ上给他留言鼓励,却没法再与他有更多交集了。“我不想给他们带来麻烦和伤害。”

某位圈内知名艺术家对他的关注和转发,既让他的片子惹来了更多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他们之间关系的种种想象。“过去我不过是个在他背后对他的艺术感兴趣的小粉丝之一。”一些人以此产生的各种阴谋论的想象,让李宝玖这个迅速被拉进公众视野的形象变得复杂起来。“江湖是个更大的体制,对艺术家来说可能同样是需要警惕的。”快速地经历了普通年轻人多少年都无法经历的事情之后,年轻的宝玖也很快明白了这个道理。

甚至还有教育培训公司找到李宝玖去做代言人,还有人找他合作做T恤衫,但这些都被他拒绝了。“我是很想出名,特别想,从小就想。但我希望我出名的方式是象安迪·沃霍尔一样,真的用很牛的艺术的方式出名。其实这个片子我都不想把它当作我的艺术,虽然别人想把这个看作艺术我也认可,而且我也确实用了艺术的方式。但就这件事来说,我觉得是我作为一个人应该做的。”

结语

李宝玖退学事件的发生是一个个案,却也反映了很多艺术类大学生目前的心态和面临的问题。当艺术进入后现代主义时代,艺术类大学生的思维和观念可谓空前活跃,然而怎样对他们的思想和创作进行与时俱进的引导和教育,却是值得各个学院、大学,乃至整个教育系统共同探讨的问题。


天美“退学事件”引发的中国艺术教育之辩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