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父母无须24小时待命

【“我要做一个好父母”有时竟成为一副枷锁,失去了社交,失去了健康,以为尽所有可能陪伴孩子就是最好,其实树立起成人世界里生活的榜样也是好父母重要标志,陪伴的时间里起决定作用的是质量而非数量。】

“所有这些都在向我们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在这些故事背后,有一个庞大的黑色身影隐约矗立,就是那个严肃,自负而暴力的父亲,那个会因为一点点小事便无情鞭笞他亲生骨肉的男人,仅仅是他的低吟便能引发小阿道夫的哀号。”

——JohnGunther(译者注:已故美国著名记者)对AloisHitler(译者注:希特勒的父亲)的评论,《名利场》杂志,1934年4月

在人类的故事中,没有比混蛋父亲的故事更坏的了。他们善于暴打,羞辱,该出现时不出现,或者24小时贴身看护;他们酗酒,满嘴胡言,自负高傲。对于人类历史来说,“混蛋们”毁掉的生命远比饥饿和战争加起来都要多。

人们都明白这一点。在我们身边也许就有朋友成长于如是阴影下,他们的父亲在外人看来简直是混账一个,在餐桌上则是禁止所有人说话的暴君。于是我们会清楚知道坏爸爸能够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终有一天,我们中的大多数也有了自己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任重道远,会踌躇满志地说:我绝不会成为一个坏父亲!于是努力做得更好,我们热情拥抱,牵起孩子的手;我们悉心鼓励,耐心教导,我们声音平和,抚摸轻柔,因为不能花出时间陪伴玩耍或者朗诵故事,我们便深感自责;睡前故事、教师会面、周末晚餐,我们也都不敢缺席——孩子需要什么,我们努力做什么,因为在如今只有这样才有资格成为合格的父亲,不是么?

难道不是么?

“我认为如今的父母对于孩子的关注过多了,甚至牺牲自己的生活。他们放弃了曾经钟爱的,本可以使自己内心丰盈,情趣盎然的兴趣和闲暇时光,把全部精力放在自己的下一代身上,努力公开出现在孩子的所有活动中,乃至无所不在。这样的过犹不及其实是很糟糕的。”

——一个81岁的父亲,祖父,2014年2月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时代,没有人必须成为一名父亲。

和过去以及现代的任何时候相比,从没有如今这么一个轻松包容的环境使我们能够选择不要孩子,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丁克主义或者单身主义,或者像乔治克鲁尼一样“立场模糊”(译者注:曾公开宣称做“钻石王老五”,却于此文章发表前不久的2014年4月宣布订婚)。

然而,对于选择做父亲的人们来说,以及对于考虑成为好父亲的人来说,我们每周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是六十年代父母们的3倍。两位经济学者,瓦莱丽·普莱格诺(ValeriePlagnol)和盖瑞·雷米(Garey Ramey)指出,无论对于父亲还是母亲,“如果拿现在市场上的工资水平来衡量时间,那么父母们每年多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一共将值3000亿美元”。

美国电影演员汤姆·克鲁斯(TomCruise)去年把一个“小报”告上了法庭,因为那个小报评论他时写道:他忙着在海外拍电影而好几个星期没有看望女儿,这“不负责任”,最终碍于舆论撤诉。类似的情况美国棒球队的二垒手丹尼尔·墨菲(Daniel Murphy)也曾遇到过,他因为儿子出生缺席比赛,受到体育节目主持人的抨击,指他的陪产假是个拙劣骗局,随后这名主持人遭到听众们的反对,被批“父权思想保守,家庭观念陈旧”。

这样的现象总的来说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的——毕竟是为了孩子!只要你不是个酒鬼或者混蛋,只要你不是那种所谓的高压父母,不会在你宇宙中心那个小不点内心种上依赖和自恋的种子,那么就没有人可以说,生活中的热心陪伴对于孩子百害而无一利。但是,对于你自己呢?你承受的压力直冲青云,抑郁情绪纷至沓来;你的身体健康和社交生活都会深受冲击;你的婚姻很可能转变成你曾想都不敢想的“舍友关系”。你可能会在深夜里或者冲澡时,抑或在载你孩子去下一节课或是下一个兴趣班时猛然醒悟,发现这并不是你最初设想的生活状态。你太爱你的孩子了,爱到愿意为之放弃一切。原来要做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好爸爸,竟然要做出如此多的牺牲,做出如此多的妥协,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

有了这样想的想法,我会变成坏爸爸吗?

真的会吗?

“我去年赚了97万美元,你又赚了多少?看吧我的朋友,这就是我!而你什么都不是。好人?我都不放在眼里。好爸爸?去你的!滚回去陪你孩子玩过家家吧。想来这里工作——没门儿!什么!你认为这是侮辱?你竟然以为这是侮辱,你个傻X!”

——Blake(Alec Baldwin饰),《拜金一族》,1984?

“父情福利”现象受到很多代人的认同,对于男性来说,养育孩子(或者建立家庭)不仅他的薪资会得到提高,他的工作效率以及对公司的忠诚度都会提升。这种现象在一定意义上仍然存在着:一位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的研究者Rebecca Glauber发现,在已婚白人以及拉美人的生活中,孩子的出生仍然会与年薪的增长以及他们每年工作时间的增长存在一定联系(一者在于你享了乐,再者则是你的雇佣者也沾了喜。可以说这一定程度上是个双赢。)成为一位父亲可能带来的好处还在于,你享受到一段长期稳定工作的可能性增大,并且可以教轻易地从工作中得到满足感。波士顿大学工作和家庭研究中心主任Brad Harrington曾就一项研究采访过数以千计的男性,其中“大多数对工作和家庭同样重视者比那些工作狂们更容易收获富足感”。能够跟孩子多相处一段时间是实际上也为他们的工作带来乐趣。好处的确不是白说的。

不过,Harrington同时表示,“如果你打算找到肯定的证据证明花更多时间在家庭中的人在工作中也可以获得更高提升,那么等于痴人说梦,在这个一切由企业说了算的美利坚,热衷于做家庭妇男的男性是不可能爬到事业巅峰的。

“有很多现象显示越是积极关注家庭事务的的父亲收入越是不高。”戴维森学院的社会学教授,《完美老爸》的作者Gayle Kaufman如是说。而且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工作不努力,相反,拥有孩子的男性比没有孩子的男性每周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要多,并且通常是在成为父亲后很快就会表现出这样的变化。“男性通常会在孩子出生的第一年比过去更努力工作,或许这并不是处于自身选择,”Behson说,“拥有孩子的第一年由于突如其来的压力显得甚是艰难,选择花上更多时间工作只是一种应激方式。”

根据家庭与工作学会的报告,父亲们花在照顾孩子上的时间与他们承受的工作和生活压力有着直接联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研究这个问题长达30年的社会学家David Eggebeen认为,面对压力,挣扎的状态在很多方面都有所表现:“成为父亲后,男性的健康状态会下滑——他们相对于过去更容易生病,对自己健康状态的评估降低:同时他们社交生活的节奏大有变化——他们很少再和朋友们放松打垒球或是外出游玩,而是成为童子军会议或者家长会的一员,参加各种围绕孩子开办的组织。当他们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良好调控自己的社会关系时,痛苦接踵而来。”

如今大部分男性身边的亲密朋友比上一代人要少(根据一项研究,男性们“交心朋友“的平均人数从1985年的3.5位降低到如今的2.0位)。男人们可以用于消遣以及培养兴趣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根据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Valerie Ramey的研究,比1965年少了10个小时)。

Catherine Lee,渥太华大学的一位心理学家认为这样的优先顺序是危险的:“父母们自以为尽所有可能陪伴孩子就是最好,但为此付出的时间里,实际上是质量而非数量起着决定作用。应当做的是关注孩子的需求并有效协调,同样的,也应当关注自己以及自己的婚姻。否则,你们(的婚姻)将沦为‘合作家长’、‘室友’或者‘房屋合租人’的尴尬关系,这种事情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频率在我身边发生着。”

“结婚那天你突然明白,‘妈蛋 我现在逃不了了,我以前也没想过要逃,可现在我真的怎么也逃不了。’接着当你有了孩子,孩子降临的一刻你又猛然明白,‘妈蛋,我本来还是可以逃的!我当真是可以逃的!门就在那里开着呐,还他妈的没带锁的!’”

——我,对人生的思考。(Louis C.K(那个喜剧演员)好像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来着?真是诡异)

以作家、社会学家Keith Robinson和Angel L. Harris的研究做个参照,这两位学者用30年时间研究了上百个家庭,得出“大多数形式的父母介入对孩子的考试分数和成绩不会有什么好处。”另外,“总是辅导孩子作业”几乎从没有帮助提升过考试分数和成绩,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样做,孩子往往表现得更差。

并没有人说过父母或者父母中的一位没有必要积极陪伴孩子——研究也充分证明,父亲或者母亲的充分陪伴的孩子成长得更好。有人还把这样的陪伴带到篮球训练场上,在场边给孩子灌输信念,陪他培养习惯。但是从Brad Harrington的描述来看,如果你想要找到决定性的证据表明花越是多的时间陪伴孩子越是有助于他的成功,那是不可能的。

对于孩子的关注不是这些的唯一动机,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关心的是,驱使着如我一样的广大父亲们早早从工作中抽身去给孩子准备一份惊喜,或者在夜里坚守的动力,到底是不是仅仅源于“这对孩子们有好处”或者是因为我们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其实,在某种非常基础的意义上,这些是因为,我们仅仅是为了对自己证明我们是好父亲。我们不是简单地做孩子的棒球教练,我们也是在为了自己,要自己负起责任,至少培养出合格的棒球队员而不是培养出另一个希特勒。

为此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找到做父亲的愉悦感和满足感,我不得不总是对上面引用到的那位81岁老前辈的过时风格的话怀疑一番才行:要所有负责、体贴的“好父母”退后一步只考虑自己?每周空出一点时间随便做点自私小事儿?或者当偶尔工作显得的确比家庭重要时放过自己一马?这些到底是不是坏事呢?

你会说,不是的,这不是什么严重的坏事。然而尽管我们都知道这很有意义,尽管所有人都在提醒我们应当关心一下自己,很少有人(包括我在内)真正会做到。毕竟,我们是好父亲,对于我们来说丝毫放纵简直就是冒险。然而,到底还是值得试一试的,因为如果我们考虑的不是怎样能最好而是怎样能最满足,如果我们不把养育孩子视作头疼的问题,不把做父母视作枯燥的技能,而是静下来关注一些细节。那么我们或许能够感觉更好一点,这对所有人都是好的。


好父母无须24小时待命

好父母无须24小时待命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