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政策“收紧”公办高中国际班何去何从?

无论公办还是民办,都要理性回归,教育国际化的真正目的,即打破过去国际班在中学里独立于世的格局,推进融合教育,让外国优质教育真正推动本土教育改革。

上周,各地中考分数相继公布,很多家长和学生把目光锁定在国际高中,选公办还是选民办?今年年初,北京、武汉等地教委表示,今年将加强对公办高中国际班的招生规范,不再审批新的高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而上海新推出的11所公办高中国际班学费由“家长掏钱”变成了“政府买单”;另据记者获悉教育部即将出台相关文件,规范高中阶段涉外办学管理工作。一系列政策显示,公办高中国际班政策正在逐步收紧,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公办高中国际班将何去何从?

“留学热”的背后

“越看越迷茫。”近日,在“北京国际高中大型公益择校”说明会上,夹杂在上千名前来咨询的家长大军中,凡凡妈妈面对参展的30多所公办、民办国际高中,开始陷入纠结,“我们本来倾向选择公办高中国际班,但现在发现这些学校的学费、课程千差万别,没有统一标准,不知该选哪所学校。”

凡凡妈妈告诉记者,凡凡刚参加完中考,成绩中等偏上,由于对国内教育模式的不适应,家里早有送凡凡出国的想法。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部分家长都是冲着留学目的选择国际班的。

新浪教育一项关于“你眼中的北京国际高中”调查显示,对于选择上国际高中的原因,59.9%的家长表示是为了孩子将来能出国开拓眼界。

随着低龄学生对于国际化教育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高中国际班开始在国内迅速发展起来。如今,在不少地方,初中、高中的国际化教育已经成为家长和孩子们热捧的对象,公办国际班越办越多、火爆异常,招生人数、录取比率也不断攀升。

据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4年出国留学趋势报告》统计,2009年北京仅有6所公立高中开设了国际班,到2013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22所。在招生人数方面,北京2009年所有公立高中国际班的计划招生人数仅为440人,而2013年,其计划招生人数已经达到了1355人。

随着国际班的狂飙发展,问题也随之而来,国际班昂贵的学费、种类繁多的课程乱花渐欲迷人眼。据了解,北京等地公办高中国际班的收费实行备案制,“平均收费为9万元人民币左右,加上寄宿、课外培训等费用,保守估计,3年至少需要30万元。”凡凡妈妈说。

记者采访发现,不管是私立国际高中,还是公立高中国际班,目标都是与国外大学对接,高中国际班沦为“洋应试”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各大国际班引入的国际课程有如下几种:IB课程、A-Level课程和AP课程。

据记者了解,大部分公办国际班都有与民办教育企业合作的背景,“包括课程引进、外教聘请甚至主要负责人都有民办教育企业参与,部分学校在课程设置方面被中介牵着鼻子走。中介要从中分一杯羹,投入在教学、师资上的经费肯定要减少,这种功利化教育与国际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新政“地震”

针对高中国际班的乱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教育部就在酝酿新政出台。至去年年底,相关文件的送审稿已经完成,但迟迟未能出台,据业内人士反映:“主要还是意见不统一,各种利益在博弈。”

据了解,教育部新政有望在下半年出台,并且有可能“冲击”到现有公办国际班。记者在采访公办国际班相关负责人时发现,一些人认为“雷声大,雨点小”,而另外一些人则较为谨慎,保持缄默。

在说明会现场,记者了解到,这些学校的招生规模基本控制在100人左右,跟往年持平。“其实教育部的原意是要规范那些不合规的没有经过审批的高中国际班,现在以讹传讹,认为是对所有公办国际班‘动刀’。实际上,对我们审批过的学校并无影响。”一位曾经参与起草原规范文件的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跟随凡凡妈妈走进一家“老牌”公办国际班展台,这里的招生负责人直接抛出招生条件:“录取分数530分左右,低于500分我们不考虑。”

“这些开办国际班的学校,‘非富即贵’,在国际教育领域已经积淀了多年的声誉和品牌,再加上留学市场这么大,利益肯定是要考虑的,如果教育部一声令下,全部关停国际班,反弹可想而知。”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办国际班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民办国际高中的负责人,则有点“hold”不住了,呼吁停办公办国际高中的呼声,这几年一直没有停止。

“公办高中办国际班本来就是占用公共教育资源,学生出国留学是个性化需求,本应该有民办教育来承担,现在公办学校利用公共资源提供个性化服务,并且优先截留了一批优质生源,这是恶性竞争,应该取缔。”北京爱迪国际学校董事会主席滕振平的观点代表了部分民办国际高中举办者的呼声。

姓“公”还是姓“私”

2013年5月,上海市教委出台指导文件规范普通高中试点开设国际课程。根据规定,上海普通高中开展试点国际课程分成两种类型:选择部分国际课程科目在拓展型、研究型课程中试用;或者开展中外融合课程试点。试点学校的课程方案、计划及其教材须经审查。

上海新政出台后,经过立项申报、审核评估、讨论审议等工作环节,2014年从15个区县的33所学校中筛选出21所高中国际课程试点,包括11所公办高中和10所民办高中。按规定,公办高中不得向国际课程班学生另行收费,因此学费大多在1500到2000元,而民办高中国际班学费最高则达到约10万元。

上海新政一出,立即受到家长的关注,有的家长甚至担心:“公办国际班价格如此低廉,质量是否也会出现‘滑铁卢’?”而一些公办高中国际班负责人也大道苦水:“如此低价,外教都请不起。”

“我认为这是好事,这无形之中提高了公办国际班的办学门槛,给民办教育预留出很大发展空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教育部原规范文件的送审稿中,鼓励民办教育发展国际教育是其中一条重要内容。

实际上,去年下半年起,上海实验性、示范性高中的国际课程班已经开始发生变动:有的缩班、有的不再招新生,有的开始谋求从公办转民办。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海的政策有可能在北京等地推广。“这要看政府和学校之间的博弈,如果政府愿意买单,这批学校仍然姓‘公’,如果剥离,则与民办无异。”

“政府对教育国际化的推广和普及进行买单,并将推广和普及过程中各种消费明细公示纳税人,接受大众的监督,这是引导真正的教育国际化,这种方式值得借鉴。”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界人士表示。

限办还是停办

上海模式引发热议和关注,是否意味着今后公办高中将逐渐退出国际教育市场?

“不能一刀切完全取缔,一些公办高中国际班在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声誉,如果盲目取缔,对于这部分学校来说,也会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满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主管部门一方面要规范示范高中的管理,另外还应鼓励部分学校以教改为目的的国际部试验。

“从总体上来看,当前我国高中的‘国际课程班’要避免‘四不’。第一,不是外国大学的预科班;第二,不是国际教育机构的招生办,第三,不应该成为中介机构的广告牌;第四,不是教育产业化的渠道。”在去年年底成都举行的基础教育国际化论坛上,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尹后庆曾经提出对于国际课程班的四不原则。

尹后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与周满生同样的观点:“推出高中国际课程试点学校,根本目的在于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借鉴国际课程经验,深化高中课程改革,并满足家长对教育的多样化需求。”

北京师范大学袁桂林建议,公办还是民办不应界定那么清楚,关键是提供值得信赖的教育质量。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设定一个课程准入和课程设置的指导、监督机制,对国际课程引进进行把关,建立第三方独立的监督机构,去监督、评估国际课程项目的实施,并设置有效的退出机制。

而更多的人则认为,无论公办还是民办,都要理性回归教育国际化的真正目的,即打破过去国际班在中学里独立于世的格局,推进融合教育,让外国优质教育真正推动本土教育改革,让国际教育在中学里“留下些什么”,而不仅仅是“出国补习班”。

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


|解读|政策“收紧”公办高中国际班何去何从?

|解读|政策“收紧”公办高中国际班何去何从?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