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民办教育政策法律专家:田光成

浙江省发展民办教育研究院院长,中国民办教育西湖论坛秘书长

2018年4月20日,教育部发布了《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文中简称《征求意见稿》),这表明《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的修订工作开始加速度。

随后,民办教育研究者、法律界人士、教育投资界人士等从不同视角不同层面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了解读。笔者主要梳理了一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主要是与原《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国务院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若干意见》《民办学校分类登记实施细则》和《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等这一轮民办教育改革中新法新政所涉及到内容相比较而言,虽然这些内容是新法新政已经提到,但在《征求意见稿》中又有新的说法和变化。这是《征求意见稿》中新增加的内容,即“新变化”,体现如下:

第一点,在允许公办学校参与举办民办学校中,增加了“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限制,并要求“不得使用在职教师”,在原来要求法人资格、校园和教育教学设施、财务会计、招生、颁发学业证书五独立的基础上新增加了要求有“独立的专任教师队伍”的规定。“六独立”将成为公办学校参与举办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法定条件。

第二点,在《征求意见稿》,民办学校的章程变化有两处

一是章程的内容由原来的八个方面增加到十一个方面,强调了“举办者的权利义务”、“党组织参与”、“教职工与学生的权利义务及保障”,要求突出“法人属性、法人治理机构建设和剩余资产处理”。

二是在重大事项上增加了“举办者变更”,并对章程的修订和生效程序进行了明确。新法新政之后,民办学校的章程作为学校的办学宪法,其地位和作用日益彰显,加强民办学校的章程管理则是顺理成章之事。

第三点,在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理事会、董事会或者其他形式的决策机构成员构成中,除了原来法定成员外,增加了社会公众代表,并建议可以根据需要设立独立董事

这意味着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决策机构成员必须包含五类人员:举办者或者其代表、校长、党组织负责人、教职工代表、社会公众代表。同等情况下,有可能超过营利性民办学校决策机构的规模。

第四点,对于实施高中教育、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在自主开设的特色课程上,要加强对境外教材的省级审批,强调了学前教育要以“游戏为主要形式”,限制教育培训机构开展与“升学相关的竞赛、评级等考核评价活动”,这也是当前形势下把握教育主权、遵循教育规律办学的必然要求。

第五点,关于民办学校招生自主权的问题,有一些实质性的改变。原来《实施条例》中提到的民办学校可以自主确定招生范围的说法有了重大变化。

《征求意见稿》中规定“民办学校可在审批机关管理的区域和核定的办学规模内,自主确定招生的方案、标准和方式。扩大招生范围还要看省的相关政策。”“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仍然要遵守义务教育法的规定,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入学考试或者测试。”审批机关的层级高低则决定了民办学校招生区域范围的大小。

第六点,进一步加强了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财务监管,《征求意见稿》提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收取费用、开展活动的资金往来,应当使用在主管部门备案的账户。主管部门会同相关部门对该账户实施监督,组织审计。”

这也符合社会组织资金监管机制的要求。新政中,关于财务监管的内容份量较大,也说明了财务监管将会是下一阶段政府对民办学校监管工作的一项重点内容。

第七点,在民办学校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中,增加了“记入执业信用档案”和根据情节轻重给予“1至3年、5年和终身从业禁止”的规定

引进“从业限制”这一举措可以看出,对民办学校相关责任人的管理中,在强制性中体现了一定的管理柔性。既能对办学过程中的违规违法行为,做到罚责相当,也有利于约束民办学校举办者和管理者的办学行为。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峰会专家说】田光成:《民促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新变化”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