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幸福比优秀更重要,成人比成才更重要,真情比分数更重要。优秀是一种外在的比较,而幸福是内心的一种感受,所以幸福比优秀更重要。

教育上的你死我活,生死存亡,其实是有人有意制造恐慌,并且用这种恐慌情绪裹挟学生,逼迫学生奋斗,不知道害了多少孩子。

前几天,听到山东淄博发生的中学生杀人案,对于这个噩耗,我自始至终不敢相信,但很快被证实是事实。

原因不复杂,一个初三班级,马同学一马当先,始终保持第一,秦同学也不简单,基本上稳居第二。照理说,一个班级有这样两位优秀学生,互相竞争,相互鼓励,成为互相对照的一面镜子,让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是多么大的幸事!

但遗憾的是,秦同学心态失衡了,他曾警告过马同学:你必须考4个B,你考得比我好的话,我一定杀了你!

稍有人心者,谁知道这是一句真话,而不是一种戏谑?

但当秦同学发出警告,说明已到了他能忍受的极限,这已经是最后通牒了,但马同学哪里知道。他仍然考得很好,依旧是第一,优秀已经成为这个孩子的一种习惯,秦同学还是稳居第二。这个时候,嫉妒成为一种魔鬼,一切都不可遏制了。

一个14岁的少年,哪里来这么大的深仇大恨,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马同学成绩非常好,成绩好居然就是原罪,这多么可怕!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秦同学为何杀害马同学,作为教育工作者,这是我们不能绕过的心灵之痛,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才能够解决类似问题。

秦同学心态为何失衡,也许有以下这些原因。

第一,唯分数论的恶果。

喧嚣尘上的分数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教育宣传中标语满天飞。战胜白富美,打倒高富帅。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多考一分,干掉千人。

但我们忘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大家都往死里学,其效果就是一样的。那么往死里学的价值何在呢?如果多考一分,干掉千人,那么,未能多考一分呢,这千人你怎么干掉?或者少考一分呢,你不是要被两千人干掉?

教育上的你死我活,生死存亡,其实是有人有意制造恐慌,并且用这种恐慌情绪裹挟学生,逼迫学生奋斗,不知道害了多少孩子

第二,别人家孩子的对照。

学生最怕的就是别人家孩子。因为别人家孩子总是最优秀的,或者说家长拿来比较的别人家孩子总是最优秀的。

我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差生,只有差异生。人生不是拿来比赛的,但家长最喜欢与别人家孩子相比。因为选择的比较点不同,总能够比出自己孩子的不足、不够、不好。然后以此来要求孩子进步和成长。这个比较最容易挫伤孩子,使得他们觉得暗无天日,永远得不到喘息。因为任何一个孩子,也不可能无论什么都比别人优秀。

第三,自身的狭隘和偏见。

中考的时候,考场上再也不会有马同学,也再不会有秦同学,两个孩子毁了,两个家庭也坍塌了。

秦同学认为,杀了马同学,自己就是第一名。但班级第一名算什么,还有年级第一,全市第一,全省第一呢,你怎么能杀得尽?况且就算你是全省考试第一,也不等于你考试永远第一,就算你永远考试得第一,但人生不是考试,也不等于你人生都第一。

就算你永远什么什么都是第一,还有风清扬老先生的独孤求败。永远做第一的人,因为没有匹配的对手,座下无人喝彩,很可能会独孤终老。

但孩子不知道,幸福比优秀更重要,成人比成才更重要,真情比分数更重要。优秀是一种外在的比较,而幸福是内心的一种感受,所以幸福比优秀更重要。

没有成人的人才是残缺的,也是可怕的。而一个成人之后,其理性和感性融通,个性和共性匹配,很容易做出成绩,成为出类拔萃的人才。所以应该先成人再成才,成人比成才更重要。

为什么友谊比分数更重要呢?某种层面上,分数是临时的,是冰冷的,是速朽的,是过期作废的,但友谊却可以永恒,地久天长,海枯石烂。

就算是争第一,秦同学的逻辑也很有问题,杀了马同学,秦同学就杀死了考第一的所有可能。秦同学不但一辈子战胜不了马同学,还将作为一个杀人凶手,被钉在耻辱柱上,成为失败者和懦夫的象征。

比成绩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健康快乐的人生。比嫉妒更重要的,是尊重那个比你更优秀的人。比做一个优秀的人更重要的,是做一个好人。

第四,历史“瑜亮之争”的蛊惑。

很多历史是有毒的,如果我们不加以辨析,就会对孩子就会产生毒素。比如诸葛亮和周瑜之间的生死争斗,周瑜既生瑜何生亮的人生喟叹。周瑜就是典型的,干掉诸葛亮这个第一名,我就是第一名。

还有魏国大将军庞涓,他和孙膑也是同窗,都是鬼谷子的高材生。孙膑总是考第一,庞涓总是千年老二。后来庞涓先下山,担任了魏国大将军,一是风头无两。

但庞涓不放心孙膑,于是迫害孙膑,他的想法也是,只要干掉第一名,我就是第一名了。他把孙膑的膝盖骨挖掉了,使得孙膑不能出将入相,但孙膑最终辅佐齐国大将田忌,在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两次击败庞涓,第一名还是第一名,第二名死无葬身之地。

历史上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之争,确实非常惨烈。金庸为了讽刺这一现象,其笔下的东方不败、岳不群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甚至不惜挥刀自宫。但今天是法治社会,不同于过去,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就美好人生。而不是通过肉体上消灭别人来成就自己。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呢?

第一,从老师角度来说,教书更应育人。教书只是手段,育人才是最终的目的。

我曾读过一篇小说《伞》,不妨简述如下。

徒弟学成下山,师傅送他。烟雨蒙蒙,徒弟突然跪下。师傅很不高兴,徒弟跪下,证明徒弟还有所求,但师傅已经把毕生所学都传给徒弟了,徒弟学成了天下无敌的天罡刀法。

师傅说,你已经是天下第一了,还有何求?

徒弟说,天罡刀法可有解法?师傅说,无解。徒弟仍然不起身。师傅愕然。

徒弟说,虽然无解,我是天下第一。但师傅如果传给他人,我仍然不算天下第一。

师傅说,我已老了,风烛残年,不会再收徒弟了。徒弟说,你从这个山崖跳下去,我才信你,我才算真正的天下第一。师傅打了一个寒颤,徒弟下山,适逢下雨,师傅赶过来,乃是为徒弟送伞。

师傅就说,徒儿,你未必断得了我手里的这把伞。徒弟挥刀砍过,那把伞其实就是一把普通的竹伞。徒儿一刀砍过,竹伞全部被削尽,变成了一把竹匕,说时迟那时快,师傅用这把竹匕把徒儿钉在了石板上……

师傅老泪纵横,这个徒儿他是当儿子养的,可是……山风凄迷,黄叶纷飞。师傅一身长啸,纵身跳下悬崖……

从师父的角度来说,老师傅武功不可谓不深,道德修养不可谓不高,但教徒无方,徒儿学成了一身武艺却没有修得武德,更没有领会天罡刀法精气神的武术真谛,哲学人格大于武功,被迫要亲手将爱徒击毙,以防徒儿危害武林,这是为师的失败。

作为现代教育,我们同样要警惕只教书不育人的错误倾向,否则这样的徒儿一定会危害社会,很可能也会弑老师灭同门

第二,从学生角度来说,学艺要先学做人。

徒儿成功,便要过河拆桥,算计师傅,岂料师父痛下杀手,将徒儿击毙,这就是高低之分。一个徒儿,只学武艺,毫无人格,失去人性,此人必败无疑。

学艺首先要学会做人。现代社会更是如此,只重技能,不重人品,根本无法立足社会。做人是第一生产力,只有把人做好了,方能够海纳百川,转益多师,博采众长,成为真正的有用之才。

李小龙之所以成为一代宗师,就是打破了武术中的门户之见,用自己的一片诚心感动他人,把自己的绝招传给他人,也因而获得了菲律宾的棍王、日本空手道大师、美国拳王的悉心点拨,集百家之长,最终独创了截拳道,成为世界公认的武术大师。

如果秦同学与马同学成为好朋友,虚心向马同学学习,两个人结成好友,成为一个小型的学习共同体,互相帮助,彼此激励,他们全部前途无量。考第一并不重要,成为最好的自己才是人生的真谛。

第三,从社会角度来说,人不能失其本心。

调节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爱,这是世界范围内的共识。

人的本心是什么,就是儒家孔子所说的仁。何为仁?仁者爱人。

基督教也借耶稣的嘴巴告诉世人:“主说,你们要彼此相爱。”

佛教也是如此,“普渡众生”是他们的使命与责任,自己欲求功德圆满,却要首先引渡他人,可见释家超升的方法也是去爱人。

唯有心怀善良,充满爱,尊重他人,理解他人。我们才能说我们保持了本心。生而为人,常怀感恩,一旦失去本心,很少不是身败名裂。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这些年,我的学生从没有这种感受,我是怎么做的?

首先,不以分数论高下。

我从不以分数评价学生,我让所有的孩子在我班级都得到同等的尊重,不论贫富、贵贱、美丑、亲疏,一视同仁,同等对待

我会告诉孩子们,多元智能理论的神奇,这个世界上没有差生,只有差异生,此处没有用,彼处或有用,此时没有用,彼时或有用,此处此时没有用,彼处彼时或有大用。

鸡鸣狗盗,大器晚成,天生我材必有用。所以不必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

其次,帮助学生寻找意义。

一切没有意义的东西,都很难产生价值感。老师要帮助学生寻找意义,有了意义就会有兴趣,就会乐此不疲,就会不待扬鞭自奋蹄。

意义在哪里呢?意义感藏在兴趣和爱好之中,所以我帮助学生拯救他们的兴趣和爱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特长在哪里,他们为什么而读书,未来如何规划好自己的人生。

有了奋斗的方向,为了自己的梦想奔跑,心中有梦,眼中有光,一切都不一样了。

最后,和谐学生的人际关系。

第一是尊重,尊重他人的差异,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利。

第二是宽容,包含宽容他人的无知,无知也是一种权利。宽容的宽在于宽阔,因为宽阔所以能容纳,虚怀若谷,海纳百川。

当老师不把第一名挂在墙上、说在嘴上、放在心上,第一名的压力也许就没有那么大,他受到的嫉妒也许就没有那么深。

我常常会批评第一名,对第一名我的要求更严格,并且直言,分数第一名并不重要,因为考试中没有常胜将军,重要的是,要努力在做人上争第一,做人才是最长久的但我也会告诉第一名,老师批评背后的良苦用心。第一名本来就是学习明星,众星捧月,如果老师再把他抬得高高的,不利于化解班级学生的嫉妒,那多么危险。

因为批评多了,第一名不但没有任何特权,反而成为其他同学同情的对象,总是被安慰,最后一名也不受到歧视,我总能找到他们的优点,让他们感到安全感和自尊。

比如有的男生,他未必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但他性格好,有耐心又很专一,我觉得他将来会是一个好公民,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那么他也就拥有一个好人生。

有的女生笨一点,但善良可爱美好,将来谁娶了她,都会感觉很幸福,她一定是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好妈妈,她难道不值得拥有一个美好人生?

如果我们的眼光看得更长远一点,用更多的尺子来量学生,用放大镜、显微镜和望远镜来看待学生,我们就可能看到学生的多元发展的可能,我们就不会狭隘和偏激,我们就会引导孩子正确地对待分数,正确对待名次。

李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分数管个屁用。柳永说,任将一世浮名,换个低斟浅唱。马云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些人考试不好,不照样在历史上高唱着大风歌?

但我还有另外的观点,就算马云没有实现梦想又能怎么样?我不敢确信马云的今天就一定比普通人更加幸福?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林清玄:好孩子不是得第一名,而是被唤醒了内心的种子

互动式笔记:美国小学生如何把笔记玩出新高度

这样的“教育信息化”,请饶了老师吧……

来源丨王开东(ID:heimawangziwkd)

责编丨沈静娴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王开东:杀死第一名,分数排名误尽苍生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