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学习的能力不仅来自阅读,还有走出去看世界、观察世界、思考世界、品味世界,只有这样才能够拥有开阔的视野,体会、了解人类的诸多不同,使人更加宽容。宽容是人类最高的智慧之一,它使人类增进幸福。


大家可能注意到,与以往不同,今天我准备了个讲话提纲,因为我认真地做了一些准备,权当是我给各位同学们上的最后一堂课,也包含着对各位同学的嘱托。

今天我想讲三个问题:第一是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第二是我们应当吸取什么教训,第三是谈点对同学们未来工作、生活的希望。

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从今年三月份一直到今天,世界上最为吸引眼球的事件不再是叙利亚,不再是北朝鲜,不再是俄罗斯世界杯,而是中美关系。具体说,就是中美贸易战真的要打响了。这是我们最不情愿看到的,也是力图避免的事情。但问题是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对于这场贸易战,我的关注点不在贸易领域,它使我有着更为深重的忧虑和危机感。

从贸易角度看,这是美国对中国做出最具羞辱性的行为,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对美国市场依赖太深。我们对美国的顺差从2010年以来的八年时间里,平均超过78%,有四年超过80%,一年超过130%,对美贸易顺差成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最重要部分。

从技术角度看,我们对美国制造业及其核心技术依赖严重。“中兴事件”不只是十几亿美元罚金的问题,美国国会已经否决了特朗普总统暂缓中止中兴业务的提案,即便最终通过该项提案,恐怕也要按照美国人的规则来改组中兴的管理层及企业管理机制和运行规则,美国甚至要派出一个监督官到这家中国企业。

除了技术,我们对美国农产品的依赖也非常严重。去年,中国自产大豆1400万吨,总进口9554万吨。这些进口大豆若换成自种,要消耗7.6亿亩的土地。而中国的农业耕地红线是21亿亩,拿出三分之一的土地种大豆可能吗?有人说,我们转向巴西进口吧!问题是,巴西大豆从生产、运营到销售几乎都是美国公司控制的。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更为本质性的,是我们对“美元体系”的依赖。现今的“美元体系”主要靠三个机制来运行:第一个是商品美元还流机制,第二个机制是石油交易的美元计价机制,第三个是美国对外债务的本币计价机制。中国处在“美元体系”当中,拥有大量美国国债,而且基础货币发行也对其产生严重依赖。

但是,我们的外汇储备状况不容乐观。有学者测算截止今年五月,我国外汇储备减去外币负债约为1.9万亿美元,且有80%以上是外资企业拥有的。外资企业投资所形成的外汇储备,打个比喻相当于赌场的筹码。赌客进赌场后会将各种货币换成筹码,无论输赢,筹码可以再换成货币拿走。也就是说,外资企业可以随时撤资。假如撤资三成就是5000亿美元,1.9万亿减去5000亿,我们还剩多少?

当然,美国更重大的国家战略利益就是遏制中国的崛起,对此我们不要抱有丝毫幻想,不要以为这是特朗普个人意愿。一位刚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讲述他在美国“美中关系委员会”的经历。这个委员会的宗旨是促进美中友好关系,在他此前的多次访问中,委员会工作人员都热情接待,这次却像躲瘟神一样回避他,他感到了“麦卡锡主义的回潮”。

历史证明,大国之间特别是“老大”和“老二”的较量,更多是一种国际政治行为,是以国家利益为目标的。国际政治竞争不是“正和游戏”,而是“零和游戏”。政治的逻辑是只要我赢,战胜对手,牺牲多少在所不惜。

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最大的危机不是贸易冲突,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霸权国家公开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利用经济战发起全面攻击,同时还利用其全球军事实力对中国进行威慑,制造周边冲突乃至危机干扰我们的和平发展进程。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将美中冲突上升到一种新的意识形态高度。

最近有消息说,美国网络军得到授权,可以对网络攻击和盗取美国知识产权行为作出攻击,锁定地址后利用美国的网络特权,即根服务器关闭攻击者网站。现在全球的根服务器有十三个,其中一个主根服务器和九个辅根服务器在美国,其余的三个分别在瑞典、荷兰和日本。我们必须认识到,美国正在做更多、更充分的准备。

大家都看到一张G7首脑会议上的照片,场面类似“最后的晚餐”。这次会议上特朗普提出了一个计划,叫做G7国家经济一体化,主张七个发达国家实现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这意味着美国已经下定决心废除WTO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搞一套新的、更高标准的规则。

千万不要以为特朗普对欧盟、日本和其他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将促使这些国家同中国坚定地站在一起。事实上,这些国家在知识产权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企业并购等方面对中国的指责、攻击同美国并无二致,立场完全一致。

所以,中美贸易战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战。作为一场大国博弈,恐怕需要至少50年甚至更长时间,今天不过是一场历史大戏的开幕。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我们需要吸取哪些教训?

浅层次的教训有两个。

一是不要盲目自大。改革开放40年让我们产生自大情结,而“中兴事件”不啻为一剂清醒剂,让我们意识到与其他国家的技术差距。马航370事件后,很多人才知道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对自己生产的飞机发动机的运转状况,包括在什么地方运转、在哪个高度运转、在什么时间运转,是完全可以掌握的。

前不久,一家汽车零配件公司的总经理讲,世界上有三家公司的汽车喷油技术做得最好,但是我们军车的喷油嘴一定不能用外国的,国产质量不高也要用,因为国外厂家可以进行喷油嘴控制。

我们知道,网络技术有三个层次,最核心的是原发性的技术创新,其次是原发性的技术进步及其产业化,如芯片,再次才是利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技术进行的规模经济的市场开发。

我们搞“光棍节”购物狂欢,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京东等都是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经济规模实现的快速扩张,跟原发性的技术创新思维、原发性的技术进步及其产业化毫无关系,只不过是运用别人的技术思维、产业化技术,利用中国的巨大市场规模迅速推广而成。

二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在经济结构、经济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更为深刻的改革。以往,我们通过以市场换技术、以资金买技术、以挖人才造技术等方式取得了一些技术进步,但今后行不通了。唯有自主创新,既有技术领域的创新,更有体制和制度上的创新。

深层次的教训有一个:中国忽视对美国整体性、综合性、系统性的深入研究。

面对这场大国博弈,除了贸易专业、经济领域的专家发声以外,那些研究美国政治、社会、文化的专家少有声音,这是极不正常的。这说明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对必须直面的霸权国家研究不够。

由于忽视对美国经济结构变化的研究进而对社会结构及其主流意识研究很少,缺乏对美国国内政治结构变化的深入理解。

事实上,不是特朗普上台造成美国分裂,而是美国社会分裂导致了特朗普上台。美国社会由于经济结构金融化被严重撕裂,所以“铁锈地带”反转促使特朗普获胜。特朗普上台后,面临一个重要挑战,就是如何尽快弥合美国社会。他捕捉到了一个目标:中国。

美国经济结构的变化决定社会结构变化,也决定着美国政治利益、国家核心利益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讲,即便特朗普两年或者六年后下台,美国也不会在战略上改变对中国的基本立场。

由于忽视对美国霸权方式、机制等问题的研究导致我们经常以工业化国家的视角去认识后工业化的美国,以“贸易国家”的立场去对待“金融国家”的美国。相应地,在此过程中又出现了以发展中国家制造业的成就来定义自身国际地位的一种幻想。

那么,我们的主动权在哪里呢?在国内。

我们必须改革、破除一切不利于创新的体制和制度安排。我们应该更多思考“李约瑟之谜”,意义更为重大。经济全球化时代国家间竞争的本质是制度竞争,看谁的制度安排更有利于经济增长和发展。因此,改革那些阻碍创新的制度安排,创建更加包容、可以自主经营、自主选择和自主流动的现代市场经济体系至关重要。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围绕创新可以做些什么?

这也是我对在座诸位的希望,权当临行嘱托。

一是养成并保持学习的能力。

上大学是为了什么?我认为一是掌握学习的能力,二是养成合作的习惯,缺一不成。

学习的能力不是指掌握知识和技能,而是指认知世界、理解世界的能力。我们知道“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句话是错误的,我还要说“知识就力量”这句话也是有时代局限的。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和技能永远在过时的道路上。人的一生只有不断掌握并增强自身的学习能力才能不落后于时代。这也是真正的大学教育的宗旨。

理查德.莱文曾说: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之后居然掌握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那是耶鲁教育的失败。学习的能力不仅仅来自阅读,更多的还有走出去看世界、观察世界、思考世界、品味世界,只有这样才能够拥有开阔的视野,体会、了解人类的诸多不同,这会使人更加宽容。宽容是人类最高的智慧之一,它会使人类增进幸福。

二是独立思考的能力。

没有独立思考的个人,不会产生创新性社会。我们看过电影《阿凡达》,卡梅隆70多岁拍了这部电影,我看后曾说:这是基于人类的想象达到了人类想象的边界。为什么他可以拍出这部片子?是由于他幼年时代的幻想、对世界的好奇心到了70多岁依然如故,没有泯灭。好奇心、想象力在今天的中国,在座各位还剩下多少?

大家从幼儿园走到今天,基本上是做着标准答案走过来的。在毕业典礼上,本应说些鼓励的话,但我还是想严肃地跟大家说,在各位今后的生活当中,如果没有好奇心和想象力,将是人生的悲剧。好奇心和想象力塑造着一个人的偏好和喜好,没有自身喜好的人生或者说有自己的喜好却被父母和其他人强行改变的人生是非常恐怖的。这样的人多了,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也一定是恐怖的。所以,学习能力加上独立思考,是形成创新性社会的基本条件。

三是自主选择的能力。

经济学是一门研究资源稀缺条件下行为主体如何选择的学问。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我们不需要选择。我上小学中学的时候,没有什么选择,组织已经替我选好了,不是上山下乡,就是工厂接班。今天,同学们的选择非常多。选择是有成本的,起码有机会成本,但不论怎样,市场经济条件下自主选择的成本再多也是必要的,市场经济就是由无数的选择组成的。

今天,在应试教育体制下大家还有多少自主选择能力?近几年经常遇到大学同学、朋友打来电话,问哪个专业更好?我问他们孩子自己喜欢什么?经常回答是“不知道”。这是很悲哀的事情。我上课提问时,很多同学不敢正视我,目光所到之处基本上都是放下眼帘,好像他不看我我就看不到他一样。

没有问题意识,提不出问题,自然缺乏自主选择能力,这是个恶性循环。具有学习能力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也一定是拥有自主选择能力的人,自然是创新能力很强的人。

谈及自主选择能力,我想谈一点个人体会。

经济学强调发挥比较优势,但在做出人生选择的时候,应该注重自己的比较劣势。你要知道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当你深入了解之后,就要回避因自身缺陷或不足难以胜任的领域。这样不仅避开了不足,也选择了你的比较优势,而且会使自己更快乐、宽容。

你不会见到某同学去金融机构做的很好,便产生凭啥我不能去金融机构、大学时我金融学成绩比他好之类的不正常心态。冷静地了解自己的比较劣势会让你有一个健康心态,你会认为那个同学成功是因为他确实很优秀,而在他很优秀的那个方面,我是不足的。了解自己的不足却不回避,一味比较,盲目跟风,无异于铤而走险。

四是审美能力。

如果展开一幅世界经济地图,你会发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如美国出口的是金融服务,日本出口的是制造业技术,中国人出口的是劳动力,欧洲人出口的是古老的贵族文明积淀下来的审美,几乎所有的奢侈品都来自欧洲。

审美是一种历史积淀,前提是一个国家历史、文化的连续性。这个话题其实是很沉重的,在此我只想谈谈自己的体会。对个人而言,审美是一种品质和修养。一个审美能力低下的民族不仅素养、品格不高,道德水准也会有问题。

迄今为止,大家的审美能力基本上是从父母那里熏陶出来的,问题是,在座的各位父母都是“文革”后的一代。我非常高兴地看到,在今天的毕业典礼上,大家都穿着皮鞋,带领子的正装,我跟赵勇书记提出过毕业典礼上同学们的着装要求。为什么?看看我们校园,许多男同学穿着一条大短裤,露着带毛的双腿,穿一双拖鞋,身披庄严的毕业礼服满校园逛。你们觉得美吗?

今天,走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判断一个中国人的标准,基本就是服饰与行为。相对其他亚洲人,中国人的服装搭配比如衣裤、鞋帽、鞋袜等基本是不合体的,远远一看便知道是中国人。韩国人喜欢鲜艳,穿的素雅且搭配合理的多半是日本人。如果是团体,一个人在说,几乎所有人在听是日本人;一个人在讲,一半人在听,一半人乱乱哄哄的是韩国人;一个人在说,少数人在听,多数人各干各的,大多是中国人。

审美是一种尊严意识,是一种自我尊重也是对别人的尊重。在庄重的场合,一个没有仪式感的人、着装随意的人既是对自己的贬低,也是对他人的极大不敬。在更大意义上讲,审美可以让人知晓世界上的美好与丑恶,它告诉每一个人,人类的行为应当是有底线的,知道有些事情是绝对不可以去碰的。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五是战胜困难的能力。

人生中困难是常态,幸福是短暂的,海明威说“勇气就是优雅地面对压力”,人的一生中能成为优雅的人太难了,这也是我自己苦恼的问题。有时候,我跟同事说话时会忘乎所以,但是优雅地面对压力真是很难,一个人在压力面前如果能做到优雅,这说明你能够把困境作为常态。这一点对大家未来的人生、工作非常重要,会增进你的幸福感。

最后一点,要做一个具有使命感的人。

我不想空谈使命感。一个人做好自己每一个人生阶段中应该做好的事情,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做到极致,甚至像清教徒那样为此努力一生,你就是一个具有使命感的人。所谓工匠精神,本质上与这种对职业的敬畏和使命感的理解与坚守密不可分。

我还想强调的是,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国土沦丧、家破人亡的民族危亡状态,而是处在快速崛起的进程当中,过去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不应当是现在大家读书、学习的目标。

今天的中国面对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面对着如何成为创新型国家的重任,只有我们每一个人、在座诸位成为真正的人,成为具有学习能力、独立思考能力、自主选择能力、审美能力、战胜困难能力和有使命感的人,你的一生才会幸福,社会才能不断进步,中华民族才真的有希望。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施一公:当所有精英都想去干金融,这个国家一定出了大问题!

苹果CEO库克:请无所畏惧,做最不愿接受现状的人 | 2018毕业典礼演讲

从“校长讲道理”到“兄长提问题” ——今年毕业典礼李希贵校长说了啥

作者丨李晓(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

来源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有删节)

责编丨陶小玮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经济学院教授给毕业生的最后一课: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