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也许一所学校真正好的评价,是能够消除教育人良知深处那份惆怅的。


一位朋友听说《新校长》正筹划这一期关于“评价”的专辑,发来短信劝我们慎重,因为“在教育中,几乎所有的评价都会带来创伤”。

我理解一名资深教育人在面对学校教育“无解的局限”时,良知深处的那份惆怅;却依然以自己正喜欢的一首歌《无问》作为回复:你问风为什么托着候鸟飞翔,却又吹得让他慌张;你问雨为什么滋养万物生长,却也湿透他的衣裳……

我想,评价之必须,如同风和雨的不可或缺。关键是,究竟怎么评价。

从宏观的角度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依靠评价驱动的世界——人类彼此如何看待,世间万象就如何演变。从教育的视角而言,有人说“人的一生常被他在学校所受的评价划定轨迹”,因此我们知道,各种各样的评价方式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设计着千千万万学生的未来。

所以,评价改革堪称一切教育改革的“牛鼻子”。当“教育在历史上第一次为一个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当中国教育已经超越了“六经为本的科举选拔制度”,已经开始反思“一考定终生的单向度升学系统”,……我们有理由相信,寻找“正确的评价”而非“精确的评价”,设计更加符合未来人才需求的多元评价体系,推动让绝大多数人终生受益的“好的评价”落地学校,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教育人的首要课题——正如本期杂志的全部案例所示。

那什么是好的评价?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恰当的描述,我们认为,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有一种在盘根错节中丝丝入扣、游刃有余的美。这包含两层意思:

第一,好的评价首先是专业的评价。无论学科素养评价还是综合素质评价,都必须是基于对“学习科学”和“学生发展可能”极其精准的把握,极度专业的理解,并建立在人性的洞察与关照之上,所产生的学业、能力、品格的衡量标准。这样的评价体系,一定会让教师的教学目标更加清晰,学生的发展基础平衡有序,学校的培养目标和评价手段之间是丝丝入扣、完美契合的。

第二,好的评价还是开放的、游刃有余的。我们必须明白,纵然穷尽古圣先贤的智慧,学校评价也无法抵达每一个孩子的发展上限。然而这并非是值得哀叹的事情,反而是值得庆幸的事情。这意味着,孩子们的前面还有无穷无尽的生长空间。所以在评价中留下不评价的余地,在显性的教育之外存留不少隐性、自由、率性的学习——我想,这才让我们更加接近教育的真谛。

最后我要说,也许一所学校真正好的评价,是能够消除教育人良知深处那份惆怅的——一当我们所设计的学习内容和评价方式,承载了每一个学子面对这个时代的梦想,引导着每一个学子自信而热烈地去拥抱未来……

目录一览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你可能会感兴趣

独家:北大附中,这所最像大学的中学经历着什么样的变革?

这38条暑假安全提示,请务必转给中小学生!

创意暑期作业清单(附全学段及国外案例)

作者 | 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

来源 | 本文为《新校长》2018年7月刊卷首语

责编丨张磊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李斌:好的评价如“庖丁解牛” | 头条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