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这所本来被看作是教育标杆的中学,怎么就从开学的第一天起就一败涂地了呢?


作者 |DANIEL DUANEBY

编译 | 七君

来源 |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有这样一所中学,它建造在一个高科技企业密集的城市里。科技巨头给它投了大量资金,学校到处都是高科技产品,政府也给了大力的支持,称它代表着创业精神,它的教学目标围绕着 STEM 展开。而这所本来被看作是教育标杆的中学,却从开学的第一天起就一败涂地了……

2017年3月17日下午,我收到了旧金山联合校区寄来的一个白信封,里面有一封指定我女儿中学学校的信。

这封信很要命,因为旧金山的公立中学之间有云泥之别,加州最好和最差的公立中学都在旧金山。孩子们究竟进哪一所学校纯粹靠运气。

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让我的女儿参加了这种“抽奖”。那次她被分配到了一所加州最差的幼儿园里。不过好在后来一所私立幼儿园正在给学费打折,所以我们把女儿转了过去。现在我们又让她参与了这种抽奖。

撕开信封,我发现她被分配到了一所名为 WillieL. BrownJr. Middle School 的中学(下文中统称 WB 中学)。我马上拿出电脑开始搜索这所学校。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WB中学

WB 中学是旧金山历史上最贵的公立学校它的建造费用和设施总共花费了5400万美金(合3.6亿人民币)。不过,它附近多为低收入家庭建造的公共住房,20%的居民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

这所新学校号称实施火爆全球的STEM教学,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进行跨学科融合。学校里有机器人和多媒体实验室,每个教室里都有 Apple TV,学校还为学生配备了谷歌 Chromebook OS 平板电脑。

学校的招生宣传册上写着:“从6年级开始,每个学生都可以加入一个 STEM 实验室,在那里学生可以学到编程、机器人、图形和网站设计,以及机械工程的基本知识。”

此外,学校在学生的生活服务上也提供了非常有诱惑力的条件,学校食堂可以俯览旧金山湾区的景色,菜单是打在一个液晶显示器上的,为学生提供免费的早餐和午餐。学校配备的健康中心则为所有学生提供免费的牙齿、视力和其他保健服务。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旧金山湾区一景

WB 中学的资金来自政府以及当地慈善资助。

学校的资金募集宣传单上自豪地写着,推特的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和他的妻子共捐了40万美金;互联网亿万富翁马克·贝尼奥夫的公司每年给旧金山的每所中学校长捐10万美金(校长可以随意处置这笔钱);另一家机构捐助了一套价值50万美金的个性化学习平台,该平台是和扎克伯格和普里西拉·陈的基金会合作创立的,可以监控学生的学习情况。

WB 中学的首任校长是毕业于哈佛的 Demetrius Hobson,他曾经在芝加哥的公立学校里担任校长,享有不错的声誉。

毫无疑问,这样的 WB 中学吸引了大量的家长。就连旧金山州立大学的高管和旧金山前市长办公室幕僚长都曾让自己的孩子在这里就读。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高档的设施、靠谱的校长,还有满怀信心的中产阶级家长们。

2015年8月,在学校开张的那天,大约有20来个校员工开始迎接第一届新生。

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学校的情况从此开始急转直下。

当地的报纸报道了学校的骚乱。《旧金山纪事报》称,学校开学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好几起暴力事件。

一个月后校长 Hobson 辞职,来了一个临时顶替的校长。直到第一个学年快结束的时候,学校才终于迎来了第二个正式的校长。

与此同时,学校6个员工辞职了,家长们开始让孩子转学。

到第二个学年开始了,6年级学生仅招了7成,越来越多的家长想让孩子转学,这也让WB 的招生陷入了死循环。

校长在开学前就提交了辞职申请

把女儿送到这样的学校里上学自然是不可想象的事。但是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投了那么多钱到这个学校里以后,结果却是这样的?

旧金山是个神奇的城市,这里的公立学校几乎都面临着生存危机。在过去的40年里,旧金山公立学校的入学率下降了近40%(从8.3万学生下降到了5.3万),与此同时城市的人口却增长了近10万。

这个现象背后的逻辑是,高耸的房价驱使中产阶级搬到房价更低的郊区。在美国的前100大城市中,旧金山的儿童数量占比是最低的,而随着市民财富的增长,许多家长选择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上学。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旧金山的部分高科技企业,推特、优步、Instagram 等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总部都在旧金山。

这个城市里,大约30%的孩子在私立学校里,这个比例是全美最高。私立学校的教育也开始变成高科技创新的试验场。

从这些数据看,WB 中学的出发点没有错,在硬件上赶超私立学校,努力获得投资人的资助,帮助贫困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第一任校长 Hobson 实际上在2015年6月,也就是学校第一次开学前的2个月就提交了辞职申请,但是他的上级不让他走,而从那时起 Hobson 校长就几乎没有在学校出现过了。

至于老师的培训,看起来就更糟糕了。

开学前的那个暑假本该是教师和员工受训的时刻。但是,根据一个已经辞职的 WB 中学教师的说法,给老师的培训只有2周,其内容仅仅是让老师熟悉那套企业捐助的个性化学习平台。

参加了这次培训的老师回忆,随着开学典礼的临近,关于迟到早退以及学生行为的管理规范,学校没有给任何说法。老师们曾经询问过 Hobson 该怎么管理学生的纪律,Hobson 的回答是3个词:“积极、有效、专业”。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WB 中学的门厅

一位在学校做志愿者的家长Lisa Green表示,“当我踏进教室的时候,那乱得和什么似的。教科书还放在箱子里,学生用的电脑还没到货,创客用的制造仪器还有机器人设备都不能用。”

旧金山前市长办公室幕僚长也描述了他的女儿在这所学校的经历:“孩子们朝老师丢东西,老师没办法离开教室打电话找人来,打了电话也没人来。我女儿的英语老师有一次走到全班学生面前说,‘我受不了了’,然后就辞职了。学校里根本没有前后连贯的管理。”

不仅家长抱怨,老师们也被学校的表里不一恶心到了。在 WB 学校呆过的一个老师说,“有次推特的某个高管的老婆过来参观,湾景区的官员前呼后拥。我们的校舍是很漂亮,但是这就好比,有人买了一辆法拉利后发现它没带引擎。”

当大人们六神无主的时候,孩子们就会变本加厉。另一位离职的 WB 的老师说,“刚开学的时候孩子们很兴奋,结果他们发现这个学校就是一个空壳。他们意识到这点后,不良行为就开始出现了。”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学生在WB中学教学楼里

缺了引擎的法拉利

新开的学校在第一年里乱糟糟的很正常,但是像 WB 中学这样乱的还真是少见。为了搞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向湾景区政府递交了资料搜索申请。

学校的筹建会议资料显示,当时的理想是很宏大的:给学校安装太阳能板、环保材料、液晶电视、“对未来的城市有机农场职业发展有好处的花园”。

但是,这些计划里却全然没有涉及公立学校教育的本质缺陷:教师和校长的工资以及辞职率。

致力于教育研究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 Eric Hanushek 指出,在所有的教育改革手段里(比如减小学校规模和班级规模,建设美丽的校园等等),对学生最有帮助的就是,一直陪伴他们的好老师和好校长。

当 WB 中学开学的时候,一些教师的年薪只有4.3万美元,但是当地一居室的平均月租却是3400美金,也就是一年4.08万。显然这些教师不太可能住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2017年夏季旧金山的房租中位数。单位:美金/月

另外,由于过去15年里旧金山高科技行业的蓬发,高速公路经常堵车,这对要每天来回奔波,而且收入寒微的教师来说也不友好。2016年《旧金山纪事报》对加州10个地区的一项调查显示,“旧金山教师的辞职率最高”。

湾景区的政府记录显示,WB 中学里,至少有10名全职教师的年薪低于5.5万美金,而前校长 Hobson 的年薪是12.9万美金,只比他在芝加哥时多了4千美金。但是,芝加哥的房价中位数仅仅是旧金山的四分之一。

“创业精神”

在第一任代理校长 Tony Payne以及其他湾景区官员的口中,WB 中学发生的事情有点夸大其词了,“WB 中学代表着一种建设一流学校的信念,而且它还没失败。你可以把这种信念比作创业精神,你不可能指望它从一开始就万事顺利。”

“创业精神”这个词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企业的创业精神是由企业家和投资人支撑的,他们知道风险和收益有多大,也要为风险承担责任。但是 WB 中学却是由政府官员创建的,学校教出来的学生变成什么样和他们本人可以说毫无关系。

Hanushek 教授说,这些政府官员“也不是傻瓜,他们当然也不会对学生不好。只不过从各方面利益考虑,学生的利益并不是学校的重心。

Hanushek 提到了另外一个让这些官僚幻想他们的“创新学校”会成功的因素:他们无法解决教师收入低的系统性的本质问题,因此只能在学校的其他方面尽人事,听天命了。

那些捐了钱的 CEO 们的想法也差不多。贝尼奥夫给的天上掉馅饼一般的资助也被用到了“看得见”的地方。一个校长告诉记者,贝尼奥夫的钱被用来布置了教师的休息区,让它“看起来像是谷歌、脸书和 Salesforce 的办公场地。”

许多慈善捐助的目的是为了产生好的宣传效果,而不是为了解决深层次问题——学校得到的资助如此低,而旧金山湾区高科技企业却赚了那么多钱,这样的天壤之别留不住教师。

去年8月,在学校刚开学的时候,我又去了一次 WB 中学。接待我的是学校开业2年来的第4任校长Charleston Brown。

他人看起来不错,和来上学的学生一一握手。他带我参观了学校的一堂科学课,那里学生们正在安静地上课。然后我们又参观了一堂机器人课,有一个看起来干劲十足的老师正在学生间穿来穿去。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WB 中学的机器人课堂

看起来不错嘛,在看到这两年来学生的成绩单之前,湾景区政府官员的话似乎真有点道理。

从成绩来看,到达英语能力及格线的 WB 中学学生人数百分比比上一年下降了5%,仅为21%;而数学及格的人数则下降了 3%,跌至10%。现在 WB 中学里仅有382个学生,是招生容量的一半。

从我的印象看,Brown校长是个好领导。但是我却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在 WB 中学所在的学区,像他这样资历的校长的年薪一般是10万美金。

Brown校长住在Fairfield,一个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要开车2小时的地方。Fairfield 地区的校长起始年薪大概是11.4万美金。如果那里有学校招校长,他辞职跳槽也在情理之中……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不难为教师,不打扰教育,就是对教育最大的贡献

给6-15岁男孩女孩的精选主题书单

张志勇:走向未来学校的十大变革

来源 |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

责编丨张光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这所耗资3.6亿的公立学校,为何从开学第一天起就输得一败涂地?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报名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