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

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

在当代中国“官民对立”的社会情绪下,许多教师常常对校长充满了不理解。但实际上,当校长绝对不比当一个认真负责的老师轻松。


在经营微信公众号“镇西茶馆”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规律”:

只要是为教师说话的文章,如呼吁提高教师待遇等,评论区总是一片叫好,“还是李老师理解我们,这才是接地气的真专家”,文章阅读量很快突破“100000+”;

而发出对于教师稍加批评的文章时,立马就会有些号称是“一线教师”的人开始“愤愤不平”,甚至有时明显是教师犯了错误,这些人也会想方设法地把犯错教师“逆转”为迫于“无奈”的“令人同情”的受害者。

总之,只要是“一线教师”,那就永远是对的。

看题目就知道我今天的文章很不“讨喜”,甚至可能会“以人民为敌”,因为我今天要为校长说话——准确地表述,是我要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哪怕这会让一些老师感到不爽。

校长总是靠吹牛拍马爬上去的,

校长多半是些不学无术的人,

校长的课还不如老师,

校长总是玩弄权术,

校长总是在评优选先和职称评定方面以权谋私,

校长总是喜欢搞些形式主义的花架子,

校长多多少少总有一些腐败问题,总会吃回扣,“哪有不贪的校长?”

……

这是相当一部分老师的“共识”。所以在网上,只要一说到校长,文章后面往往是一边倒的谩骂,甚至“群殴”。

我知道,这其实是当代中国“官民对立”的社会情绪在学校的反应,因而许多老师对校长往往不假思索地喜欢“有罪推定”。

何况,校长队伍中的确不乏无耻之徒——不学无术,以权谋私,媚上欺下……这样的校长还不少,许多善良正直的校长则替这些无耻之徒背了黑锅。

我首先想说的是,绝大多数从一线成长起来的校长,在业务上都是“有几把刷子”的。无论是学科教学,还是当班主任,都有过引人注目的佳绩,这是他们被提拔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这不是说没被提拔的老师业务都很弱,不,我就知道许多优秀的老师是不愿意从事学校行政管理的,而我当校长时也有意不提拔一些优秀的老师;但至少被提拔的老师,他们的业务是能够服众的。

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

还是“一般来说”,校长都经历了教研组长、中层干部、副校长(有的地方还有“校长助理”)的历练,才走上校长岗位的,且不说他们大多数人都有一展宏图的责任感和事业心,即使从人性的角度看,“想做一点事情”几乎是每一个当校长的愿望。

所谓“不学无术”,所谓“不思进取”,所谓“无所事事”……想要长久地在校长这个位置上坐稳,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既当过普通老师,又当过校长,可以这样负责任地说,当校长绝对不比当一个认真负责的老师轻松。

当老师相对比较单纯,只要把自己课上好,把自己的班理顺,就可以了;

而校长的工作头绪之多,难以穷尽:教育规划、教学改革、课程设想、校园文化、学校基建、财务管理、党建工作、社区联系等常规工作,各种接待、迎检,还有突然通知的会议,还有学校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

老师忙忙碌碌了一天,可以说出自己做了什么:上了几节课?批改了多少作业?找了几个学生谈心?或处理了多少突发事件?

但校长忙了一天,却说不出自己忙了个啥,无非就是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接待来访者,不停地布置或督促工作,或在校园里这里走走,那里转转,毫无成就感。

因此,我和许多校长都曾有发自内心地感慨:“还是当老师单纯啊!”

老师和校长有一个最根本的角色差异,就是当老师只为自己负责,而当校长则是为别人服务。

当老师时,只要我课上得好,班带得好,分考得好,我就牛,我就万事不求人,只有校长来求我!

而当校长,我不但得惦记着整个学校的方方面面,而且心里得随时装着每一个老师。

当老师时,不高兴了就抱怨,甚至找校长“理论理论”;

但当校长,必须学会忍气吞声,所有郁闷只能自己消化,因为得考虑大局。

所以,有人说“当老师是别人求自己,而当校长是去求别人”,话虽然有些绝对,却不无道理。

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

当老师最烦学校布置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在迎接各种“督导”“检查”“验收”“视察”的时候,要求交这个材料补那个材料,还有平时各种“过程性记录”,还有各种表演性质的展示,还有各种形式主义的统一要求,大多是表面文章……

老师们在累得吐血的同时,往往骂校长“就喜欢弄虚作假讨上级欢心,然后往上爬”,其实,对于正直的校长来说,不但最累,而且内心最痛苦——良知让他觉得不应该这样做,但现实又逼迫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整个社会对学校的评价往往就是看这些“花架子”。

为了让学校“上一个台阶”,校长有时候不得不说一些违心的话,做一些违心的事。

如果他是一个普通老师,“老子不干了”,一甩手了之;

但他是校长,不能意气用事,否则受损害的是整个学校的利益,注意,我说的是“利益”还不是“发展”,而这个“利益”则关系着每一个老师的利益。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上面有局长“谁不执行谁下课”的命令,下面是老师不理解的议论甚至咒骂,校长真的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

一个学校的教师,少则十几人,多则几百人,校长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公平。

我相信,即使不从人格上说,就算是校长为了学校平稳发展,也不敢赤裸裸地放弃公平,随心所欲地独霸学校所有事务的权力。

包括老师们所说的评优选先、职称晋升时暗箱操作的校长肯定是有的,但绝大多数学校的校长不敢(不是“不会”)如此胆大妄为,因为现在老师们的权利意识普遍比较强,校长不能不有所忌惮。

同时,要相信还有一些真诚善良正直的校长,是真心搞民主管理,这样的例子同样很多。

我还想特别指出的,只要是一个团队,无论多么“民主”的管理,都不可能让人人满意,因为民主本身就不是绝对“公平”的制度,只是“最不坏”的制度。

总有些老师,无论怎样都不满意。对他们来说,让他感到民主与公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他得利;否则,哪怕学校大多数人通过的方案,他都会说是“校长乱来”。

但这种情况下,任何理智的校长都只能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行事,否则就是对绝大多数老师不负责。这一来,自然“得罪”这个别人,但没办法。

普通老师可以当老好人,在学校一个人都不得罪,人缘好极了,但校长不能,从某种意义上说,当校长必然会得罪人,这没有选择。

能够选择的是,得罪多数人,还是个别人。如果不得罪多数人,那就只有得罪个别人;如果不敢得罪个别人,那得罪的就是全校老师。

现在做校长越来越难了,远不如过去自由——我这里主要说的是公办学校的校长。

从积极意义上说,“不如过去自由”是为了规范对学校的管理,防止校长违规办学;但校长没有人权、财权,所谓“教育家办学”从何谈起?

尤其是近几年,校长的“紧箍咒”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严,要做的事也越来越多——校长所承担的本职工作以外的“非教育任务”要比教师多得多,各方面所受的限制越来越多。

另外,校长财务报销方面也越来越“严苛”,校长没有一分钱的自主权,这当然是反腐败的需要,从制度上堵死了校长腐败的可能,但同时校长也深感“什么事都做不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与此同时学校发展的要求又不能不做那些“不行”的事,你说校长有多难!

卸任校长后,曾有人问我:“不当校长是不是更轻松了?”

我说:“不是,但我还是不愿意回学校做校长,因为校长压力太大了!主要有三个压力:首先是安全压力,其次是举报压力,最后是升学压力。而现在我没有这些压力。”

的确,一个校园安全事件随时都可能让校长下课,一封家长的匿名举报信随时都可能让校长焦头烂额,年复一年的升学压力让校长几乎每天都踹不过气来。你说校长有多苦!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相当多的校长依然坚守在岗位上,为着学生的快乐,为着老师的幸福,为着学校的发展,殚精竭虑,任劳任怨,甚至忍辱负重——因为校长所做的一切,还不一定能够得到上级的好评,不一定能够得到老师们的理解。

就像老师的最大动力来自学生的爱戴一样,校长工作动力也更多的来自老师们的信任。

为正直的校长说几句公道话

当校长时,其他校长遇到过的困难、压力、苦恼,包括不被理解与信任,我都遇到过,但我之所以坚持做了九年校长,原因之一正是因为大多数老师的理解与信任。

支持正直的校长,就是支持学校的发展,而学校有了发展,我们每一个老师才可能有真正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善待正直的校长,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今天我文章所说的校长的苦恼,其实也是局长、厅长的苦恼,所以本文也是为所有正直的局长、厅长说几句公道话。

每一级的领导的有人“压”着他,他又不得不这些压力转移到下一级。他也不得不说违心的话,不得不做违心的事。在目前社会背景下,局长、厅长要做点事也难。

再声明一下,我这里所说的校长指的是善良、正直而真正想干事的校长。校长队伍中当然有败类,但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以为所有校长都“不是好东西”。

我这篇文章就是想为善良正直的校长说句公道话,想告诉大家,不是每一个校长都如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李镇西:中小学校长的四项压力,第一项确实让人筋疲力尽

“校长绝不是无所不能的”,那么校长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

“史上最严”师德考核出炉:学生、家长评分占5成

来源丨镇西茶馆(ID:zhenxichaguan)

责编丨王艺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