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第 027 篇

假期,是学生之间拉开档次的好时机。其实,假期,又何尝不是教师之间拉开档次的好时机呢?

01

刚放假不久,就有个朋友跟我诉苦说,她家楼上两口子都是初中老师,放假后,每天晚上召集一干人来家里打麻将,叫骂声、欢呼声、搓麻声声声入耳。半夜,她塞上耳塞,关紧门窗,那也挡不住那高分贝噪音的强势来袭。

她说自己被吵得都要犯心脏病了……明里暗里,她都抗议过了,人家也答应收敛,但打到忘情处,还是忍不住嚎叫。

那可怜的人儿说:“我也是当老师的,我也知道老师好不容易盼到假期,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但也不能立志把邻居折磨到大小便失禁的程度吧?好几次,我都想报警了,可我爱人不让,担心以后邻里关系不好处。我真盼着早点开学呀!”

我知道,教师队伍中像这对“麻将夫妇”一样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会说:素日里上班累死累活,放假了,还不该报报上班的仇、甩开膀子大玩一场么?

如果说这是教师假期的“应然状态”,那么,我要告诉你的是,有的教师假期的“实然状态”恰恰与此构成了鲜明对比。

换句话说,如果你把“野蛮砌墙”读作“应该”,有人就把假期过成了你眼中的“不应该”。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02

暑假里,我应一位语文界朋友之邀,将赴台州温岭参加他们组织的第四届年会。然而,7月22日,天气预报称台风“安比”将在台州温岭一带登陆,飞台州方向的航班全部取消,连高铁也都停了。

我跟朋友说:“原本年会地点定的是烟台,结果,组织者能掐会算啊,偏要改到温岭,温岭就温岭吧,组织者又邀请了一个叫安比的家伙前去参会!这个姓安的一去,八百多与会者全部乱了阵脚……”

我退了飞台州的机票,改飞温州。辗转28个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我问工作人员:“许多人被安比截回去了吧?”回答说:“没有啊!大家改签的改签,改道的改道,这会儿,差不多全到齐了。”

开幕式时,那个工作人员的话得到了印证。八百多人,真的全到齐了!那姓安的家伙,竟知趣地绕开了温岭,去上海登陆了。

《语文报》刘源总编曾告诉我说,在去年的年会上,他遇到了四个来自内蒙的男老师。

他们是自费来参会的,为了节约开支,他们只要了一个标间,把两张床并起来,四个人挤在一起睡。

当我在餐桌前把这个新鲜的故事讲出来时,我旁边一位来自河南的女教师说:

“我也是自费的呀!学校不给报的。不报就不报吧,不报也要来呀!我们总得成长吧!”

第二天中午,我回房间取东西。上电梯时,恰好碰到一个女老师取回外卖。我问她:“怎么?会上的饭吃不惯?”

她说:“不是的。我孩子还在哺乳期内,离不开我,我就带着阿姨和孩子一起过来了。这外卖是给阿姨点的。”

我问:“你们要了一个标间?学校可以报销吗?”

她笑了:“学校财务制度特别严,不可能给报销啊!自费呗。你想啊,连孩子和阿姨都跟着我折腾过来了,食宿费啥的就是小事一桩了。”

24日下午,听郭永军老师讲江一郎的诗。当郭老师讲到《怀念一个人》时,他要求同学们和他齐声朗读。

结果,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台上师生齐读,台下八百多名语文老师哇哇地跟读!诗催泪,场面更催泪!

我拭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告诉自己:你明白这些人费无着、路不畅、寝难安、食不甘还要汇聚到这小城来的缘由了吧?

他们,要来此会晤那个更好的自己啊!

忆起了3月31日在济南参加“明霞教师成长联盟第九次年会”。

“盟主”孙明霞老师说:“我们的年会一律安排在周末。来参会的老师们周五下班后出发,周六、周日两天的活动,周日晚上就赶回去了,不耽误周一上班。”

她告诉我说,他们的盟员有许多是自费来参会的。“他们算得清账,得的比失的多,他才肯来,否则,他不会来。教师多需要抱团成长啊!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这句话不就是给教师准备的吗?”

在年会上,我见到了两个年轻的妈妈,她们都还在休产假,那也要来参会——带着宝宝和宝宝的姥姥来。

你瞧,同样是教师,有人在利用假期“野蛮砌墙”,有的在利用假期“野蛮生长”。

我校张朝辉老师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假期,是学生之间拉开档次的好时机!”其实,假期,又何尝不是教师之间拉开档次的好时机呢?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03

前文提及的这两个组织,都是民间的。越是民间的,越有“自由恋爱”的味道:

与官方买单的“拉郎配”培训不同,来这里的人,嘴里不会秃噜出这样消极的培训段子:“认认人儿,养养神儿,学学词儿”,他们“福流”澎湃,欣然将这里认作了“诗与远方”。每个人,都是真诚地携着灵魂前来“寻亲”的——寻找“精神血亲”。

这些人有着相似的灵魂尺码,生命可以同频共振,凝视彼此的生存状态,有着揽镜自照般的惊喜。

每一次聚合,都让你中更多一些我,我中更多一些你,大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的“生命精华”寄存了一部分在对方身上。

这多像爱情!恣肆啜饮着,痴迷享受着,同时又让局外人蒙圈困惑着。

每个寻到亲人的人,生命感与幸福感都瞬间倍增!大家双目星闪,两颊酡红,灵魂溢香,格外好看。挥别时,内存已如秋日核桃般丰盈。

他们,又何尝不真心盼着开学呢?盼着去课堂上尽情放电,死磕平庸……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特约作者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教师的假日:你在野蛮“砌墙”,他在野蛮生长丨头条

张丽钧

唐山市开滦一中校长,语文特级教师

本文为“新校长传媒”独家稿件

欢迎朋友圈分享和底部留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更多“专栏”文章

守住教育公平的最后一块阵地——课堂

蓝继红:我们必须回到教育的原点追问,儿童是谁?

一个校长的哲学阅读档案:做根“会思想的芦苇”不容易

责编丨王艺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