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让教育重新成为有尊严的事业丨头条

研究让教育重新成为有尊严的事业丨头条

当教育从过去总是滞后于社会经济发展,走到了必须引领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节点。

我们有了这样的共识——研究让教育重新成为有尊严的事业。


2018年9月,是蒲公英教育智库成立五周年的时间。五年前的今天,我坐在即将宣布解散的机构办公室,思考着一支教育理想主义团队还有没有走下去的可能?以及究竟怎么走?

在此之前的日子,我们不断地描绘、呐喊“理想的教育是什么”;但最大的遗憾是,没人知道“彼岸”怎么抵达。那些飘在空中的观点和理论,根本无法让常态学校脱离现实的黑洞,跳起来和你一块儿飞翔。

我们也寻遍了专家的论述、校长的总结、教授的课堂,发现中国教育有无数散点的经验、空洞的展望、非此即彼的争吵,却几乎看不见完整视野下的清晰诊断和系统解药。

我们可以选择随波逐流,“用服务中低端、浅表化谋取市场大规模”,而一旦如此,大家就变成了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类人……

最终,我们选择了一条“起步最慢的路”——学校教育全维度专业化研究。重新组建的团队,每个人都有一个中长期目标,每个小组都有一个必须抵达“顶尖专业”的研究方向。我们搜遍国内外的专业资源,听最前沿的课,接触最专业的人,走访深度实践的学校;我们整理、分析、讨论、结构、深化、办学……对K12教育的每一个枝蔓都试图理清脉络;我们不同的研究团队埋首在不同的教育节点,却又守望相助,彼此支撑,于一个又一个项目中跨界融合

提出正确的问题,建立合理的机制,形成合作的团队,找到每个人的支点——2013年重组后的蒲公英教育智库,就在“一穷二白”中,以真实推进的专业研究为突破口,重新唤回了一支团队面向理想教育的生机。

我相信在几乎同一时刻,或者更早,中国教育界已经有少部分人在反思这类“知与行的困境”,并且展开不同角度、不同侧面的实践性专业化研究。这也是今天中国教育变革活力的源泉。

随着一条条“专业小径”的开辟,我们越来越达成教育人生的一个共识:研究让教育重新成为有尊严的事业——尤其当我们站在此刻,面向未来。

如果说五年前的中国课堂,“以过去的知识教当下的人”还是常态;那么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必须用未来的场景来启动当下的学习。这样的教学,不仅对教育工作者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要求,难度十倍百倍于往昔;同时又意味着,教育从过去总是滞后于社会经济发展,走到了必须引领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节点

所以我们不得不热烈地从内心去拥抱、去研究走班选课、学科融合、新高考、新教材、新的学习方式、新的培养目标、新的学生形态、新的教育工具、新的学习空间与场域……我们也不得不从内心去接受、去面对时代教育的大变局,知道它对每个教育人自我更新的强度要求都提高了;同时也知道,一个优秀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将比全社会所有人都更容易在未来世界赢得自信和尊严。

我们开始深信,学校,因研究而精彩;研究,让每个人赢得未来。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弃北大清华上川大?学校开设的这门课会诞生更多“李一峰”

假的“小组讨论”做了那么多年,真的到底怎么做?(附实用工具)

芬兰一群初中生用创意重塑学校!让好教育来得更快的是孩子

责编丨沈静娴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