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自称“徐兔兔”的常州北郊小学校长徐青,正以从线上到线下的路径,完成一所普通学校的教育生态重构工程。这让许多和他一样的普通校校长看到技术自外而内的改变力量。


阿里巴巴的技术掌门人王坚博士写了一本书叫《在线》。在线是什么?在线是一种连接属性,属性连接是在线的结果,只有在线之后,才能让各种连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王坚做的是商业,而我想的是,如何在一所平民学校做到全员在线,让教育生态发生变化呢?今天我从以下方面进行分享。

“在线”要连接谁?

学校教育有四种核心力量,教师、学生、家长、社会。如果我们能把这四种力量在线连接到一起,大家想想,是否可能产生一种核剧变,产生一种巨大的教育力量?

我们平常的传统当中,可能仅仅只有线下,或者是叫做离线。但是如果我们再增加一种另外的方式,是线上线下、离线在线融合式的呢?那么用什么方式才能将各个不同力量融合在一起?我觉得应该是文化。在线连接之魂就是文化,有文化有灵魂的在线连接才能够促进四种力量自觉转化为学校教育的演绎者、生存者和创造者。

这是我们每一年、每个学期都要策划的学校文化的基因图谱,这是2018年版。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在这里面,我们仅仅只有一个东西十年里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学校的精神:有爱才有教育,有民主才有人性的教育,有科学才有高品质的教育。

十年磨一剑,这些文化理念已经演化成了构建教育共同体、创造学校新生活的新目标,演化成了“内省吾身,外成人美”的行政目标,“教天地人事,育生命自觉”的教师目标;演化成了有梦、有毅力、有爱、有创造的学生目标,做儿童好榜样和儿童共成长的家长目标,更融通在了我们办学的“教育法宝”正面管教、“教学法宝”融合教学和“课程法宝”课程互+里。

要怎样“在线”连接?

我们有这样的观点:有现实的人,就会有在线的人;有现实的物,就会有在线的物;有现实的组织,就会有在线的组织。他们一一对应虚拟和现实的融通,才可以把四种力量结合起来。

学校最终的载体是什么课程,我们就用什么去连接文化,开发和实施我们的互+课程。我们现在有三个课程,北郊少年课、北郊家长课、北郊教师课。北郊少年课的意义是什么?发现每位儿童天赋,培育北郊“四有”儿童——有爱有创造有梦有毅力。

北郊少年课有很多形态,第一种形态是基于融合教学的校本化国家课程。比如我们的数学课程分成了基础课程五个模块和拓展课程两个模块,这个学期你期末考试全是一百分,也只能得其中的30学分;还有其他融进去的,比如说数学的自主学习,数学的实践,数学的研究,数学的阅读……这些模块就用学分制的方式把内容放到了课程里面去。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再比如说口算,占了10个学分,但是我们没有纸质的口算,全是口算闯关PK、口算游戏,用信息化的方式才能够凝聚谁最准,谁最快,谁最勤奋,哪一个知识点掌握的情况是怎样的。

平时有70%的作业我们都不需要人工批改,我们思考的是让人做人擅长的事,比如说创造、设计、策划;让电脑技术做技术擅长的事,比如容量、自动化、分析等。

平时的作业如果孩子做错,需要做三步。第一需要了解这题该怎么做,第二要选择错误的原因,第三做一道同类题,才算完整改进了这个题目。关键是在背后我们还知道了每一个孩子的数据,比如说28课单元测试,我们知道43个人优秀,5个人合格,那这5个人是谁?5个人中错得最多的是哪道题?全班共同的错误是什么?

当有数据支撑教学的时候,再也不是经验驱动,而是数据驱动。更关键的是这些数据当中不仅仅是显示了谁最优秀,还能分析出谁最专注和积极,谁是你的粉丝。谁最专注用的是怎样的指标?作业间隔的时间当中开小差的时间最小,成绩高于班级平均分,它认为这样的孩子可能就比较专注。同样,谁最积极?回家第一个完成你作业的人,就是你的粉丝里最积极的。

在我们的学习过程里,孩子的自学一二年级用微视频,每个孩子一个学期要做10个微视频,占10个学分。这些重难点让孩子做小老师,他会感觉到做老师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培养孩子的自学能力。

3-6年级提供8种思维导图。孩子自学正数、负数的时候,他们会用双气泡图来对比;如果是一道举一反三的题,一定用桥形图进行对比。各种关系在孩子的思维里有了结构。学校还创设各种情景,让学生在生活中发现数学。比如说量两根旗杆的高度,低年级有低年级的方法,高年级有高年级的方法,我们最后创造了12种量旗杆高度的方法。这些问题都融合到了学校一点一滴的生活当中。

我们还用直播课来分享那些数学游戏,比如魔方,图一中的小男孩,他去亲吻自己的魔方。孩子们非常热爱这些游戏,到最后他们找到我比赛,我都不敢跟他们比,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赢!这种热情的力量的绽放,正是因为他们有自己选择的空间和时间。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第二种形态,就是基于融合教学的社会化拓展课程。把所有课程设计融到成绩报告单当中,我们认为提倡什么,就一定评价什么,它们是一一对应的。

作为平民学校,我们教育资源有限,机器人课程、街舞、游泳……学校都不太可能提供这样的专业指导。那从哪里来?通过社会化拓展课程。像游泳,肯定不在学校里,它应该在游泳馆里面。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们怎么来组织这种大型的课堂?引进社会拓展课程。从此,我们再也没有把自己的课堂局限在学校里,我们的老师再也不仅仅是我们学校里的老师,还可以是整个常州市的老师。当优质资源一引进,孩子们的眼界就打开了。

我们学校现在有18门线下课程,这些课程怎么来把它引进呢?前提是一定要有我们的技术支撑的课程反馈、课程报名。

第一,我们会有课程的通知;第二,我们有课程的听证会。每一个人就要像我一样,把课程的方案讲给家委会、讲给专家、老师和学生听,我们把这些人作为听证团来进行评价,首先淘汰60%。最后还有课程的事,上完课后学生会进行评价。这样把两部分评价的分数加起来,再淘汰20%,最终剩下百分之八十进行课程签约,进入课程实施。用这样的评价体系来推进课程就好像招标,把优质课程引入我们这样一所教育资源相对来说有限的学校。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当然也有限制,比如线下课程只能引进常州周边地区。我想,能不能把全国的资源引进,让书法家来教书法,音乐家来教音乐,科学家来教科学?所以后来我们又引进了15门课程,进行课程机制运作。

每个学期我们的课程策划会会有一张表出来,这张表每个学生都有,开学前一天有一个课程发布会,结束之后进行课程抢单,每个课程都有课程的广告。比如说科学,这个科学课是北京的机构提供的,课程抢单,3分钟就抢完近3万个单子,如果没有互联网+的支持不太可能。单子抢完之后有多少课程参与,之后的评价是怎样的,整个过程老师都非常明白。

直播课程每周一次,一个课程一次,一共有15门,那么平时怎么学习呢?组团。例如一位书法家,他在四川,怎么给我们学校上课,而且上他这门课的有500个学生!于是老师把书上的每个生字都做了视频,对每个孩子练习的字都进行评价,写得好发红包,虽然只有一分钱。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除了优秀的课程,还有课程评价做保障。学生评价老师,如果得分9.5分以上,我全额付给你,答应你500元一节课就付你500元。如果你的学生评价分是9.5分到9分,那你只能拿一半的钱。如果得到9分以下,就只能拿1/3的钱,并且这个课程将被砍掉。

今年暑假,一共有20484人次参与我们的暑期直播课程,平均得分是9.8。这意味着在整个暑期里我们给孩子上了2万多堂课,平均下来一个人就有二十多堂直播课。

现在我们的孩子是这样学习的,这样来学印象主义画画,这样来学习科学,这样来唱流行歌曲。比如在直播课程里我们就发现了三十多位会唱歌的孩子,还为他们出了一张唱片。

除了直播课还有录播课。基于融合教学社会化拓展课程我们推出72门录播课,孩子随时随地可以在群里打开、评价留言。比如学了体能训练,就要制定每日科学锻炼表,孩子的需求就这样得到满足。

去年圣诞节,一位孩子对我说:“亲爱的兔兔,谢谢你给我们组织的课程,让我们得到很多的奖品和奖状,让我学到很多的知识,谢谢。”

我们把评价做了进去,每个孩子学完自动就可以得到学分,并且我们在北郊好少年的评价当中,主动学习成为了其中一项重要的评价标准,线下直播,录播、微信发表,孩子们自觉主动学习的人数就会多很多。

另外我们还有在线北郊教师课,每天我们都有47位老师、接近300组家庭在学习。这些数据都在我们的平台上,因为有了这些学习,我们才可能形成一个,家长、老师、学生的学习共同体。

所以2018年学校的知音文化图谱当中,把学校目标定义为“构建学校共同体,创造学校新生活”。我相信“在线”的重构不仅仅是刚刚谈的课程,还应包括重构的管理服务、重构的师生生活、重构的课程以及最后的教育精神。

非常感谢大家,谢谢。

(徐青,常州市北郊小学校长,本文为其在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上的演讲内容。)

特别关注

杨九俊:“人啊人”理应是教育界永远的“国际歌”

一名优秀教师深度阅读系列:《致教师》

教师专业成长,如何打破单一学科壁垒?

责编丨李丹

如果您没能来到现场

也可通过教育服务线上平台——新学习APP观看直播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识别二维码即可下载,进入直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徐青:“全员在线”重建学校教育生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