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基础:高中教育的革命

回到基础:高中教育的革命

“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把教学的速度慢下来,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把教育的规矩立起来。”


在改革开放40年的背景下来思考高中教育改革发展的方向,我把回到基础看成是高中教育的一场革命。

提速!提速!提速!我们的教育,就像被一根力大无比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一旦转起来,就慢不下来了。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说过,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办高中教育的功利性非常强,怎么办?我有一个想法:要从教师的高速教学回到学生的高质量发展。

要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

我想先说说高中教育的三点变化。第一,从40年前的精英教育到今天的大众教育,高中的教育对象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

第二,从高中教育的功能来讲,它是从基于选拔到基于分流,高中教育不是满足选拔人才的需要,而是要把高中学生分流到不同的高等学校去读书。整个教育的功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一直在讲,在高考这个盛宴当中,我们应该让每个孩子成为成功者,帮助他们进入不同的高等教育轨道去学习和成长。

第三,高中教育的目标自然要发生变化,从基于淘汰到基于成功。这也是我想讲的,教育重心要降下来。

那么,教育的重心怎么降呢?

第一,回到大众。从传统的精英教育回到新精英教育。什么叫新精英教育?人人不同、人人卓越。

第二,回到根本。从知识传授回到育人为本。

第三,回到个体。从面向少数精英回到每个教育个体。

把教学的速度慢下来

单纯的知识传授是可以不断提速的,尤其在所谓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持下,我们可以搞所谓知识点的精准对接,但是真正的育人活动是离不开实践性学习的,实践教育是不能速成的,真正的核心素养在实践环境里是无法提速的。我们必须把知识教学的速度降下来,由此,基于知识教育真正的育人活动才可能发生。那么,把教学的速度降下来,怎么降?

第一,要回归课标,改掉基于高考出口的考试大纲教学标准。我为什么要呼吁废掉高考大纲?高中一入门就按照高考大纲进行教学,这是教学提速很重要的指挥棒。

第二,回到学制,把高中教育回到三年,不能把新授知识的教学一年干完。要把教学的速度降下来,就必须回到学制框架内来组织实施学生的教学。

第三,回到基础,要从学生能够学得完、学得进的知识难度教起。不然,很多高中从高一开始就按着高考的速度来进行教学。

第四,回归全体,教学的基点从前三分之一回到后三分之一。

第五,回归个性,要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课程。新精英教育就是面向所有孩子,在大众教育基础上人人不同的教育。

要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

我们并不是要把速度降下来而危及质量。质量问题是永恒的教育本质问题,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教育质量的供给侧结构出了重大的问题。

我们存在四个问题:第一,全体学生发展的质量有了吗?全员的国民素质质量有了吗?这就是全体的问题,实际上我们教学已经偏移面向少数了。第二,德智体美包括劳动教育的全面发展的质量有了吗,我们供给的质量有了吗?第三,学生身心和谐发展的质量有了吗?我们常常是割裂了,甚至摧残了。第四,个性发展的质量有了吗?也就是学生的创造性,人格独特的发展有吗?

从这四方面的质量来看高中教育,就会发现存在的问题太多了。我们一直是知识教学、应试导向、考试本位,这样的质量关系极其偏颇。立德树人的教育,就是要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而不是简单把考试的质量提上去,知识教学的质量提上去。

把教育的规矩立起来

我认为,现在我们面临着一场教育治理的危机。整体上来讲,我们没有实现教育治理的现代化。没有好的教育环境,特色化发展、个性化发展、创新人才的培养等一切都无从谈起。一旦有了好的教育环境,办学是校长自己的事情,校长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想办好学校。好的教育环境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坚持依法办学。不能不坚守底线,不能没有法治思维。课程方案随便取舍,国家规定的课程你想开就开,想不开就不开;孩子的作息时间,想提早就提早,想推迟就推迟;星期六、星期天想上课就上课……这样一些做法,实质上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教育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校长永远是戴着镣铐跳舞,只有这个环境健康了,校长才能真正施展教育。

第二,坚持平等招生。生源是不能抢的,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我们的教育初心是为了培养人,不是为了抢生源追求升学率。这个思想必须要统一,坚定不移地推进公民办学校平等的招生权利。

第三,要坚持合格标准。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学业质量的合格标准要不要坚持?合格是高中毕业生的基本要求,也是报考高等学校的基本要求,如果不坚持这个制度,就会出现“高考考几门,我就干几门”的现象,必须要坚持合格标准。

我们规定不合格的比例不能高于5%,好了,考10分也可以合格。这就导致了除了高考那几个科目之外,其他科目都不好好学习,造成极其功利的教育范围!这个不治理,高中的共同基础、国民素质能提高吗?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科学家素养和人文素养基础能具备吗?全都被破坏掉了。对此,我非常忧虑。中国的高中教育要撕开脸皮来看,你说是好的,我不承认!

第四,要坚持增值评价。高中要看它的生源质量,不能简单地进行评价。我们的生源分层太厉害,凭什么生源最差的学校要跟生源好的学校比高考升学率?要进行一个新的教育质量评价体系的革命,就看这个学校对学生的的发展有什么增值。我们要从进口看出口,要让所有的高中学校都有希望。当实施增值评价的时候,就没有人把主要精力放在抢生源上了。

第五,要坚持执纪问责,痛下决心治理。如果不回到正常健康的环境,我们谈什么教育的现代化?

这就是我想讲的,概括起来四句话: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把教学的速度慢下来,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把教育的规矩立起来。

微信改版了

如果想更方便地阅读“新校长传媒”

就把我们设为星标吧 ▼

回到基础:高中教育的革命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19岁少女给中国教育的“温柔一刀”

你知道吗,全世界的学校今天在如何进化

深度:教育的价值取向和功能定位

作者 | 张志勇,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本文源自其11月23日在民进中央2018年基础教育改革座谈会上的发言,会议主题 “高中教育:回到基础,提高质量”。

来源 | 中小学校长论坛官微(ID:zxxxzltgw)

责编 | 赵方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回到基础:高中教育的革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