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在中国,安徒生被认为是儿童的;

在丹麦,安徒生更是成年人的。

这个“世界幸福指数”多次名列榜首的童话国度里,

安徒生的存在远远不是几篇童话、

一尊小美人鱼塑像那么简单。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笨汉汉斯”的创意思维

在南丹麦大学安徒生研究中心,曾做过26年校长的延斯•托德博•波特森(Jens Thodberg Bertelsen)教授,研究课题便是安徒生与教育的关系。

比如童话《笨汉汉斯》:

一位年老的乡绅有三个儿子,老大能熟背字典和报纸,老二精通法律还会绣花,只有老三汉斯笨手笨脚,被称为“笨汉汉斯”。

国王的公主公开征婚时,两个哥哥去求婚,老三也想去,父亲说他太笨,没资格去。但是汉斯骑了一只羊上了路。路上,他捡到了一只死乌鸦,半截旧木鞋,和一把泥巴,说要送给公主。两个哥哥笑话他,他也不在乎。

到了王宫,场面宏大,炉火正旺,公主说:我们今天要烤几只子鸡呢!其他求婚者以及两个哥哥的“知识”都派不上用场,所有“聪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唯独汉斯应答自如,他拿出路上捡到的东西:旧木鞋当锅、泥巴当佐料、烤了一只死乌鸦!公主觉得他既幽默又聪明,嫁给了他。

汉斯能够在看似一文不值的东西上发现意想不到的用处,看到不同的可能性,其价值就在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保留了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打破常规、寻求超越自我和小中见大的的思维模式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丹麦人把这种突破常规的思维从“童话”落实在了教育与生活中。

位于欧登塞市的瑞米达(Remida)中心是一个学习体系,通过工作坊的环境,让孩子用废弃物来制作创意作品,激发孩子的好奇心、想象力、灵感和创意,“在玩中学”,让“儿童有一百种语言”。

走进瑞米达中心,就像进了大仓库:纤维管、塑料网、金属丝、空鞋盒、废布料、木料……都是从工厂和商店收集来的边角料,唯一条件是无毒无害。

在中国,幼儿园和学校也有一些“变废为宝”的创作,比如用塑料瓶、吸管、废纸盒来制作东西。瑞米达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瑞米达中心

凯琳·伊斯克森(Karin Eskesen)女士是瑞米达中心主席,她介绍瑞米达的理念是:坚信儿童有“潜在的、强大的能力”,鼓励儿童发展自己关于世界的理论,探索和了解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同时以“可持续”的概念培养孩子对社会的责任感

首先,她让我们去观察,选择一件自己感兴趣的物件。然后围坐成圈,请每一位学员分享:你对物件有什么感受?它的形状、轻重、触感、规则、颜色、功用是怎样的?你觉得它可能用来做什么?等等。

这种揣摩、倾听、提问、分享、动手,不仅让人脑洞大开,更重要的是感受到了老师对每位学员的高度尊重和关注。

创意,为什么动手如此重要?有时候设想得很好,不见得能做出来;有时在做的过程中,又会发现另外的可能性。凯琳老师说:“从教育理论来说,手的触觉会反射到大脑中,可以形成很多画面,并分享出来。正如17世纪一位德国哲学家所说:手,是可视的大脑。

孩子小小的年纪使用刀、锤、锯、刨、钳等工具,危险吗?老师说,苏联教育家维果斯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表明,在成年人的恰当支持下,是可以给孩子一些挑战的。教师、同学是前两位“老师”,环境就是“第三位老师”

孩子们每周有一个下午可以去“玩”,每月还有一天“家庭日”向家庭开放。在瑞米达中心“玩”的孩子,小到一两岁,大到中学生,都玩得很“嗨”。东西通过自己的手变、变、变!演绎了“儿童有一百种语言”的理念。

一个塑料小堵头,原先的功用是防止椅子的金属腿与地板直接摩擦的,到了一位7岁小女孩手上,它“变”出了丹麦圣诞月的二十四个小礼物:光头小人、长喙的鸟、张着大口少年、头插羽毛的酋长、茅草小屋、骑车的杂耍人、戴礼帽的绅士……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7岁女孩的创意作品:圣诞月24个小礼物

全丹麦有五家瑞米达中心,为了能从工厂和商店持续收集到免费废料,瑞米达中心必须去游说政府、企业家和社区,得到他们的认可;也要游说学校和家长,让他们支持孩子。

由此,瑞米达不仅仅是学习场所,更是将政府、企业、社区、学校、家庭联结连为网络的一个核心

除了创造力,“幽默”同样备受丹麦人的重视。在汉斯的故事里,其实公主才是真正的“主角”,她衡量人才,并非用那些可见的、能测量的标准,而是不可量化的、真正解决问题的能力,包括幽默的气质。

所以丹麦人做事总爱说:Have fun(有趣)!面对困难,幽默最能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

就像在安徒生经典童话《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里,结尾时两个英国人心甘情愿输给“老头子”一百一十二镑金子,说:“老是走下坡路,却老是快乐,这件事本身就值钱!”

学习在“戏剧”中自然发生

在安徒生的成长中,文学、美术、音乐、戏剧等艺术对于激发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丹麦,有许多扮演安徒生童话的小游戏,一些小型的剧院、游乐园也都会经常演出安徒生童话。

还有人把安徒生的戏剧服装与教育结合,走出另一条路。“妈咪和小老鼠”服装品牌创建人丽萨·范(Lisa Van)便是其中一位。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丽萨是一名经济学硕士,曾在企业工作,个人爱好是做漂亮的小布艺。在女儿小的时候,她做了一些童话服装让女儿带到幼儿园去玩。8年后,母女俩回访幼儿园时惊讶地发现,幼儿园竟然还在使用当时的服装!孩子们穿着服装一遍一遍地玩角色扮演游戏,不亦乐乎!

这深深触动了丽萨。她辞去工作,将爱好转变成专业,与学术团队合作研究如何使用童话服装作为教育的工具,“孩子永远不会为了学习去玩,但是,学习会在玩的过程中自然发生!”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妈咪与小老鼠”的童话服装不仅可爱,且任何人都能穿。

“戏剧”怎么“玩”?我们以安徒生童话《打火匣》为例。

首先让孩子听故事(丹麦的孩子对安徒生童话都很熟悉),然后参与者自己选择“角色”——国王、士兵、女巫、小狗、市民等;

游戏开始,一个人来朗诵故事情节:士兵如何背着行囊走路、如何应巫婆的要求爬进树洞、如何对付三只狗等等;

“演员”们则根据故事的描述,对“角色”的动作、表情及相互配合等进行即兴创作演绎。

在欧登塞市的克莱蒙幼儿园,我们有幸观摩了一次孩子们的即兴“幻想之旅”。没有剧本、没有排练,不穿童话服装,就像“过家家”。

在这场“幻想之旅”里,孩子们扮演的“角色”有国王、公主、钻石国王、小猫、美人鱼等。有趣的一幕是:演钻石国王的几个孩子不知为何产生了矛盾,推搡起来。老师不是去拉开孩子,而是问:“你们发生了什么?是战争吗?”孩子答:“我们正在决斗,看谁能领头呢。”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克莱蒙幼儿园孩子们的“幻想之旅”游戏

“王宫”养的几只“小猫”狂躁不安,不断向“王宫”外爬去,几位“公主”拉也拉不回。老师又问小猫:“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抓到老鼠,饿了?大家给小猫喂点吃的吧!”

找了个舒适的窝安顿好“小猫”,老师再带大家唱《摇篮曲》,让小猫“睡觉”……最后,“幻想之旅”在庆祝的Party中结束。

有一个重要细节是:如果有孩子不愿参加游戏,老师会接纳他们,还专门做了一条玩具“小鱼”——我们称之为“安慰鱼”——问孩子:你愿意在旁边照顾“小鱼”吗?或:你愿意当“观众”吗?

这样的安排不会边缘化任何孩子,包括情绪低落的孩子。一开始不愿参与的孩子,会在“演出”过程中逐渐被感染,最后加入到游戏中。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孩子们用唱歌的形式进行表演

在整个戏剧过程中,教师的高超在于:没有预设,也没有脱离故事,而是在情境中,润物细无声地帮助孩子感知人与人的界线,制定与遵守规则,处理矛盾和冲突,尊重每位孩子的情绪;从中建构他们的语言、交流、共情、动作、想象、灵感的碰撞,激发出无数的可能与精彩。

用孩子的视角、思维去想问题,这也是安徒生童话最打动人的价值。

安徒生的理念贯穿整个教育系统

无论是想象力、创造力的培养,还是尊重、平等、信任、合作的价值理念,安徒生童话都能够提供丰富的资源和“工具”,落实到教育和生活中。

延斯·彼得·马德森(Jens Peter Madsen)教授的研究项目是“讲故事”如何对教育产生影响。丹麦有个古老的民间传统叫“脱稿讲故事”。

“脱稿讲故事”能让讲述者与孩子有更深刻的情感交流,马德森教授小时候听老师讲故事,“甚至能闻到马粪的味道!”听故事的人很容易能感受到讲述者头脑中是否真的有的画面。同时,讲述者的人生经历、信仰、信念,也能分享给下一代,对孩子更有启发意义。

南丹麦安徒生研究中心的延斯•托贝尔•波特森(Jens Thodberg Bertelsen)教授介绍,在丹麦,安徒生的理念和哲学贯穿在整个教育系统中,不仅在学生的课本中,还有各种项目活动。

有一个项目是研究孩子提问的,因为孩子往往会问一些宏大的哲学命题,如关于时间、空间,我们从那里来?要到哪里去?一个十岁的孩子,可能会恐惧死亡,惧怕失去父母等。而这些哲学问题都能在安徒生童话找到相关的思考以及适合孩子年龄的理解方式。

还有一个项目,是将安徒生童话与公民道德教育结合起来,以戏剧、表演、音乐等形式进行第二课堂。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随处可见的安徒生戏剧演出

年龄小的孩子可以从故事本身来学习;年龄大些的孩子,可以从抽象的高度来探讨,比如把安徒生与其他国家的童话作家做比较和分析。欧登塞市还组织了一个“童话奥运会”,让14到19岁的中学生参与童话创意竞赛。“童话奥运会”将覆盖丹麦全国,并计划覆盖全球。

“安徒生并不是在树立道德模范,他并不告诉你什么是对错,谁是好人坏人,他的故事结尾大多是开放性的,是要把你的思维打开,激发各种想法。而你作为社会的一员,你得自己去找到结论。不同年龄的人,从安徒生哲学中获得的东西是不同的。我今年69岁了,但安徒生童话让我觉得我心中还住着一个孩子。”延斯教授笑着说。

安徒生:丹麦社会文化的纽带

记者斯汀·欧乐(Steen Ole)把安徒生看作教育者,”他的教育观是: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对权力的蔑视、人道主义、尊重和信任孩子。”

除了大量诗歌、游记、剧本之外,安徒生一生共写了168篇童话,被译成一百多种语言,而我们最经常读的只是少数的部分。安徒生认为,教育的价值,一方面要引导孩子成为好“公民”;另一方面,要根据孩子的兴趣来培养,让他们成为独特的自己。安徒生认为自己在做“建筑那座连接上帝与人间桥梁的、没有薪水的总工程师。”(《光荣的荆棘路》)

丹麦大多数孩子都是首先通过家庭熟知安徒生童话的。婴儿出生后去教堂的第一次洗礼,第一份礼物大多是从祖父母、父母那里得到的《安徒生童话》。

在孩子的成长中,父母也会常常和孩子共读安徒生童话,约翰尼斯的小孙子们就特别喜欢听安徒生童话,常常一起讨论:为什么主人公这样做?为什么那样做?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约翰尼斯教授与小孙子们共读安徒生童话

丹麦的学校都有唱晨歌的传统,其中有不少安徒生作词的,这些歌曲成了丹麦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一首安徒生作词的歌曲叫《我出生在丹麦》,丹麦人人都会唱。

对丹麦人来说,安徒生已经成为共同的语言和文化DNA。孩子读安徒生,更多看故事本身;而成年人读安徒生,会从更高的层次来理解,比如敢于讽刺权威,童话里富含的幽默、讽刺;最重要的,是尊重,尊重每一个人,无论大小、贫富、贵贱、阶级。

安徒生对丹麦人的言行举止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与丹麦人相处,能感受到他们不畏权贵,不在乎面子、平等、真诚的特点。

安徒生的作品还激发一种社会责任感和志愿者精神,传递着“即使你是穷人、社会边缘的人,你仍然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社会”的声音。因此很多丹麦人都乐于从事各种志愿者工作。

忧伤的童话,幸福的国家

走进丹麦,能明显感受到丹麦人的幸福感。

小小的国家,却曾拥有13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各种知名品牌——世界十大船公司之首马士基(Mærsk)、欧洲最大的乳品Arla集团、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商乐高(Lego)、全球第五大酿酒集团嘉士伯啤酒(Carlsberg)、爱步鞋(ECCO)、潘多拉首饰(PANDORA)等等。

丹麦的风景更如童话世界:城市中,古典与现代建筑优雅地混搭;乡村里,宫殿般的城堡和风格各异的小屋错落在田野和森林中。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安徒生童话人物的雕像遍布街道

人们的生活弥漫着尊重、平等、信任、自由的氛围,高福利的社会保障,绿色可持续的经济模式;学校没有围墙、孩子自由玩耍、婴儿放在户外独自睡觉、学生没有文凭的焦虑,按兴趣来学习……

为什么安徒生童话常常讲一些忧伤的故事,而丹麦却成为最幸福的国家?

首先,安徒生童话真实面对生活的正面和负面、诚实地面对人性的善与恶

例如《踩着面包走的女孩》,讲述穷苦小女孩英格尔过上好日子后,却不知感恩、忘乎所以,最后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但是,一个真心爱她、为祷告的小女孩,用眼泪软化了英格尔的心,终于让英格尔悔改并获得新生。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安徒生的剪纸作品

安徒生童话很多都在探讨哲学命题,涉及“终极关怀”,《海的女儿》、《母亲的故事》等都谈到如何面对死亡。

有些童话结局看似不是皆大欢喜,但并不意味着就是忧伤的故事。面对困难,丹麦人建立了一种乐观,而乐观源于对“终极关切”的理解。

2019年元旦,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在新年贺词里对孩子们说:

重要的不是你长什么样,或者你取得了什么成就。而是你是谁,你在别人——你的朋友和同学面前是什么样子。如果人一直忙于追求对自己最好的东西,就根本顾不上关心他人……如果树根坏了,树木将无法直立。而一棵新的小树需要很多年才能重新长成结实的大树。

在生活中践行信仰的道德标准,也许这就是丹麦社会能够建立尊重、平等、自由、信任的基础和源头,也是安徒生童话的精神资源和源头。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

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你可能会感兴趣

从日本的38个“变态”细节,看他们的社会教育

北京育英:打破小初高“隔断”,真正发挥12年一体化的教育格局

美国最牛公立高中:不挑生源,不收学费,却量产哈佛、耶鲁学子

来源 |全人教育(ID:quanrenEDU),文章有删减

责编 | 邹蜜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图片,一键订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把忧伤变成幽默,丹麦教育的秘密原来在安徒生的故事里 | 头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