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1

没有审美力是绝症

重视审美教育的呼声,其实很早就出现了。蔡元培说,以美育代宗教;木心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甚至教育部门也一直在强调。可是学校的执行者为了升学率,为了学生的前途,常常管不了以美育代宗教说,他们以数理化代美育。

审美教育在学校里面一直不受重视。在中小学时,音乐课和美术课常常临时被改成自修课,或被其他考试科目霸占。中小学的音乐美术老师,还得担任辅导员或者其他公共课的教学。

记得20多年前,我准备去杭师大参加音乐面试那一天,高中的老师跑到车站来喊住我父母,劝说他们不要让孩子学艺术,应该报考外语系或法律系,因为学艺术不能当饭吃。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家乡那个小地方,学艺术是被歧视的。可是我到了音乐学院,顿时觉得找到了组织,那几年我变成了最勤奋的学生,过得无比快乐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2

缺乏审美的教育

学校长期忽视审美教育的结果就是:

满大街流行广场舞和伴奏神曲“最炫民族风”;

在海外旅游的中国人,下车拍照,上车睡觉,且不排队不讲礼貌,乱扔垃圾;

文化保护建筑被拆除,取而代之各种俗艳的仿古建筑;

国产商品造型难看且功能不人性化;

洋气的小区里面到处都是比例不符的罗马柱和欧式雕塑;

电视里面各种红红绿绿的晚会舞台

·····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3

体会艺术中的美感

多年的审美教育缺失之后,如今家长们意识到了艺术教育对孩子们是一件人生大事。

家长们努力赚钱,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参加美术班、钢琴课、舞蹈课、美术课、小小主持人节目、艺术夏令营····

花很多钱就能让孩子获得艺术修养么?欣赏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消遣?当然不是。

富人越来越多了,但为什么大家笑话他们土豪、土酷?而那些普通人家的心灵手巧的姑娘,用超市里买的衣服,都可以搭配出一身的赏心悦目?所以说审美和有没有钱没有关系,它属于那些敏感善意的心灵,属于热爱生活的、善于发现美、始终追求美的人们

在欧洲,贵族喜欢让孩子们学习艺术,贵族的城堡、乡村别墅大多就是建筑艺术品,他们偏爱古典艺术,相比游艇聚会,更喜欢带孩子去看历史遗迹,做无用的艺术研究,因为那些纯粹的、无功利的学习,可以让孩子们真正体会艺术中丰盛的美感

对于成功者来说,最贵的是时间,他们没有时间学艺术。所以吴晓波老师提倡,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比如阅读、旅行、看展览、听音乐会。浪费得起时间、金钱和精力,才有可能领会艺术与生活之美。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4

如何进行审美教育?

那些审美教育的课程,确实如大家所见,都是付费的知识,都是干货、硬货。专家们把有用的知识总结起来告知大家,这样的学习确实方便快捷了,但有很多问题,学完之后,知识都还只是知识,我们最多增加了一些谈资,知道如何跟人谈论艺术,谈论古典音乐,知道如何装地更高级。但这其实一点也不高级。

我们了解了一副名画、一首名曲的知识之后,是否真的懂得它的美?是否真的因为它更热爱这个世界?

我常常想起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学校里面的音乐老师,她们都很年轻,大学刚毕业,在学校里面教副科,不受重用,但却是校园里面最好看的一道风景。她们擅打扮,身姿妙曼,言语恬静,这大概是长期浸淫在艺术中的人,感染了艺术中的灵性,逐渐积累的气质。

听几堂艺术课,听几场音乐会,就能够培养一个人的美感么?当然不可能。一个人对美的感觉,需要日积月累,有学有悟,急不来。即便大师也一样。柴可夫斯基从小对旋律异常敏感,常常为一支旋律流泪失眠,后来他成为旋律大师;还有古代的孔子,因为听了齐国的韶乐,回家之后反复回味它的典雅,竟三个月忘了肉味。

他们的一切有所得,源自热爱。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5

美来自熏陶,来自潜移默化

我们常常觉得,巴黎和上海的姑娘美,擅打扮。这种会打扮是一种苦心经营的毫不费力,看起来随意,但懂得人了解其中的美妙细节。她们有一种长期养成的挑剔眼光,讲究妆扮和生活格调,但不会精致到俗气。她们的美甚至可以造就一座城市的风格。

总是有朋友说,我反正五音不全,去什么剧院啊。这让我想到了一位我在大剧院讲课时认识的保安,他说,我是完全不懂音乐的,但每天在这里,多少也涨了一点音乐细胞,熏陶了一些欣赏的能力。有一天剧院有个歌剧歌手应聘会,我一听就知道了,这个跑调的,那个感觉不灵的,而且和评委看法完全一致呢!

其他艺术也是如此。有些人常常去看画展,看了很久还是觉得自己一点也看不懂。可是有一天他装饰自己的家,发现好像地毯和桌布看起来不太和谐,窗帘的风格也不对。他在看画的过程中,其实已经了解了一些美的规则。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06

美是一种心境,也是一种自我要求

很佩服那些从小美到老、一年美足365天的美人,她们把维持美貌和青春当作一项事业经营,始终处于积极的心境中,或者说,只有变美才能带给她们良好感觉

我们音乐学院里面曾经有一位著名的声乐教授,周晓燕老师,即使到了90岁,她每天来上课,都是穿着经典套装,戴金边眼镜,佩戴珍珠首饰,打扮地一丝不苟,到了晚年,她更自信从容,我们都觉得她比年轻时更漂亮。

我也很佩服一些普通姑娘,无论是搬到简陋的学生宿舍,还是出差住酒店,都可以把周围的环境打理地舒适温馨,给人回家般的温暖。

如此让我懂得,他们追求美,是因为心里有爱

有爱,就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意。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美了一辈子”的周小燕老师

作者:田艺苗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田艺苗的田”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在刚结束的、豆瓣评分高达9.2的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中,田艺苗教授作为音乐剧歌剧出品人,现场圈粉无数……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与有荣焉的是,蒲公英大学2019《中小学教师核心能力通识课程》特邀请了田艺苗教授,为大家带来精彩的课程内容《如何挖掘儿童的音乐潜力》。

《中小学教师核心能力通识课程》着眼于“未来教师”核心素养进阶,从课堂教学艺术、课程设计能力、在线教育技能跨界专业修养四个维度出发,致力于全面提升教师的综合素养。

每周一位专家导师、每周一节精品课、每周一个教育新视角……每一节课都根植于课堂,又直击教师核心素养提升。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报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田艺苗:从小缺失的审美这一课,我们该如何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