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奎山中学独一无二的滑梯

自1963年建校以来,台湾省奎山学校一直坚持小班小校,设定从幼儿园到初中,每年级两班每班不收超过二十五个人,全校师生合计五百人。

虽然小班小校不符合经济效益,私校学费有上限,但学校五十年来坚持不扩班、不加收学生,不愿成为以营利为目的的“学店”。

创始人王熊慧英教授洞察大班级、填鸭式的教育环境是造成学生问题、青少年犯罪的根源,决心为此开创小班小校的教育研究实验

“一切为了儿童”,这句话并不新鲜,全世界几乎每所学校都这样说。但在奎山这句话并不是理念,而是遍布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学校里的篮球架

从理念到设计都是为了孩子

为了释放孩子的心灵,让孩子自由成长,打破传统教育的条条框框的奎山中学创造了很多的不可思议。

奎山中学没有宏伟的大门,奎山中学执行董事王立天博士说学校的校门又小又旧,是全台湾最破烂的学校大门。

那为什么不修建呢?

“因为大门是老师或校长的虚荣心,而学生不需要。”学生不需要漂亮的校门,他们需要的是篮球场、沙坑、秋千、大树,还有各种各样好玩的东西。奎山中学的教师经常问自己,“我们的教育真的是以学生为本位吗?”

所以,在这所学校没有奢华宽敞的校长办公室,替代它的是操场上随处可见的二十多个篮球架、树屋、可以玩泥巴的沙坑和比塑胶成本更高的天然草坪。

走进学校,看到的是满眼的绿色植物。

奎山学校里只种三种树:可以吃的、可以爬的和可以观赏的。

所以在这里,无论春夏秋冬,你都可以找到令你欣喜的植物,春天可以育苗,夏天可以爬树,秋天可以摘果,冬天可以赏花。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学校的草地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在奎山中学的操场上有许多篮球架,但这些篮球架都不是“标准高度”,而是有高有低。“我们这样设计,是为了照顾不同身高的孩子打篮球。”王博士解释。

这就是站在儿童的角度设计学校的一切。

三五个篮球就在篮球架下面的网兜里,上面用的卡纸上写着“球的监牢”。原来,奎山中学的篮球不是放在体育器材保管室,而是放在操场上的篮球架下,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随时都可以打篮球。

——“我们回家看电视会不会借电视遥控器?

——“不会!

——“那孩子为什么要借球?

——“因为篮球是学校的财产,怕弄丢弄坏。

可是,篮球不就是为学生而存在的吗?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球的监牢

在奎山中学,所有的球是不需要领的。在他们看来,“领”就意味着需要教师,就有孩子不愿意“领”,这就妨碍了学生的“自由生长”。

所有的球都放在篮球架的下面,孩子们可以自由的拿到,但开始上课后,同学们必须把球放回原来的位置,否则,这个球就要被关到“球的监牢”中了。

原来,在奎山中学还有一个规矩,就是要求孩子打玩蓝球后必须“物归原主”,即把篮球放回篮球架下。如果随地乱扔呢,老师捡到篮球就丢进“监牢,谁也拿不到篮球了。

据说,自创校至今,全操场的球都被关起来只发生过两次。

有一年的11月份,全球场一个球都没有,全部进了“监牢”,这是对乱扔篮球行为的惩罚,也是让孩子们学会一种责任。当时学校组织大家讨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教育就是这样在生活中发生,而不是教师在教室里的说教。

看似一个小小的设计却让孩子们在日常的游玩中学会了秩序、学会了保护、学会了责任。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在奎山中学,有一个全台湾乃至全中国唯一的大滑梯,让孩子7秒钟就可以达到操场,马上投入到他们想干的任何事情中去。

奎山学校六层高的教学楼没有楼梯,那学生怎么下楼呢?

原来教学楼侧面有一个不锈钢的旋转滑梯,孩子们可以从六楼一圈一圈地滑到地面。王博士说,六楼的孩子最快可以在7秒之内从教室到达地面拿球。

旋转楼梯的中心,有一个类似于烟囱形状的高高的金属爬梯,上课的孩子们便攀爬着到达每一层楼,再进入教室。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让孩子7秒进入游戏的大滑梯

想象一下,下课铃一响,孩子们纷纷从顺着滑梯风驰电掣,“从天而降”。这样的设计恐怕连“大胆”两字都不足以形容。

奎山学制是从幼儿园到高中,学生将近有600人。这样的设计让人第一想到的便是“安全问题”。

可王博士说:“不要低估了孩子们的自我保护能力。有的时候我们要让他们去经历,去体会,去面对,去感知。不要什么都设计的好好的、安安全全的,这样也许他们安全了,但同时也丧失了那些经历。如果不经历这些,孩子就不会长大。在孩子使用前,我们有义务并且必须教会他们如何使用才是安全的,这就够了。从创校到现在仅发生过一次意外,那也仅仅是擦破点皮,我们小时候哪个又没点小磕小碰呢。”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玩是每个孩子的天性,下课后能够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或者爬上树屋享受一下,又或者要赶紧去照顾一下刚刚浮出的小鸡,这些可都比在教室里有意思多了。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操场上的树屋

家庭学校共同构建有爱的社会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奎山学校还有一项特别的规定——学校不提供任何餐饮和小卖部服务。

作为全台湾唯一中午不提供午餐的学校。奎山中学坚持要家长每天中午都为孩子送便当或盒饭。

为什么?

就是为了让孩子们每一天都能够感受到亲情。

学生一天在学校八个小时,只有在打开便当的那一刹那间,他和家人的亲情才是连在一起的。不管便当的味道如何,在孩子嘴里都是最香的,因为是来自爸爸妈妈的午饭。手中的便当,让他知道他的亲人就在不远处看着他。

奎山人认为,教育有五大要素——空气、阳光、水、营养和亲情。但“亲情教育”不是主题班会上教师的说教,也不是演讲比赛或征文比赛,更不是刻意煽情让孩子和父母抱头痛哭。父母给孩子送午餐,这是一种发生在生活中的自然而然的教育,或者说,叫润物无声的感染。

不设立小卖部,是觉得这会让孩子因为购买零食而产生分歧、产生攀比、形成小集体等,这种获利是违背孩子成长需要的,是违背建校宗旨的

所以在奎山学校任何与孩子成长冲突的事项,都会在员工大会上反复讨论,而最高标准不是学校是否获利,而是学生有没有得到好处,并且这种好处不能妨碍孩子的“自由成长”。

虽然没有小卖铺,但每天早上都会为老师和学生准备丰盛的早餐,鸡蛋牛奶馒头面包点心等,而孩子们每天都去领自己的牛奶点心也为老师送牛奶点心。

早上,幼儿园小朋友就会推大独轮车,“翻山越岭”地去领他们早上的点心牛奶,独轮车很重,三个人推就要协调,你推去我推回来。领到牛奶点心,就装在篮子里,然后在楼下通过滑轮送到各楼层各教室。这种互帮互助,也是一种“家”的感觉。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奎山追求“家”的校园氛围。

你可以看到,毕业典礼上,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都是牵着低年级的小弟弟小妹妹入场的。那情景相当令人感动。这也是奎山的教育,他们特别强调教育中的手足情深、兄友弟恭。

王博士说:“在我们校园里面你听不见孩子讲脏话。为什么?哥哥姐姐不讲,弟弟妹妹就没有机会学。幼儿园小朋友骑着脚踏车满场跑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偷瞄穿制服的小哥哥;孩子踢足球的时候,他在看哥哥打篮球,眼睛的余光里看到的是羡慕。”

在台湾,有很多学校有所谓的“幼小衔接”的问题,这些在奎山从来没有发生过。

为什么?因为“孩子期待着长大”。

从幼儿园到中学的这种超长跨度,各个年级的孩子处在一所学校,在行为和心理上他们是怎么融合的?

学校的陈教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显得有些格外的认真,“其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往往大孩子的行为会得到约束。首先,在整个过程中他们也是这样一点一滴的成长起来的。我们会引导那些大一点的孩子,让他们知道要在比他们更小的孩子面前成为榜样,要更懂得去照顾弱小,帮助或带领他们去完成一些小孩子们不能完成的事情。

“这也是现在我们整个社会普遍缺乏的。为什么有的人有了钱、有了权之后就会变得肆意妄为?因为他们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注意到,越是面对比自己弱小的人,自己就要越要有担当,越要去照顾、去爱护他人。孩子们在这个环境中学会了相互尊敬、互相爱护、彼此帮助。大和小都不是问题,这是我们50年能够证明的。”

奎山给孩子们营造的“家”,不仅仅是温馨,还有家庭成员之间互相比试互相激励的“同侪效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教育的另一种形态——给孩子提供一种真实的成长环境。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让孩子能撒野的学校

让孩子能够撒野,首先应该从场地上就让孩子拥有撒野的宽阔空间。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认为幼儿园的孩子比较小,每人占地两平方公尺;中学的孩子比较大,每人占地10平方公尺。

这样的想法实质是错误的,越小的孩子占得空间应该越大

所以你常常在奎山看到那种越小的小朋友骑着脚踏车满场跑,而其他初中的学生就一个篮球场两个兵乓桌。而一个大人呢,一个牌桌就够了,打麻将三天都不会动。

什么时候教育者能蹲下来真正看孩子的需要?

在奎山除了一幢教学楼,空地都留给了孩子们。

——“有的学校不准孩子出去玩,出去撒野,怕收不了心。

——“错错错!

——“为什么要让孩子去撒野?学校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为了学习?

——“是!

——“学习辛不辛苦?”

——“辛苦!”

——”那学校有没有提供一个场域去帮助学生缓解学习的辛苦?让孩子撒野,这些跟学生的学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

教育的五大要素——阳光,空气,水,亲情和营养,一项都不能缺。

你在培育你的孩子的时候,如果这五项没有到位,不要跟我谈课程、教育和教学,那是做不好的。

当他顺着滑梯下来的时候,当他在操场上打篮球的时候,当他在树上怕的时候,当他在撒野的时候,五项教育元素之中,他得到了什么?阳光,空气……

——”这是最重要的。尤其是空气,当他活动大满头大汗的时候,说明什么?

——”说明新鲜空气让他血液里的氧气增加了。

——”当他回到教室里,脑袋是新鲜的还是糊涂的?

——”他的学习是不是有效的?“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奎山的校园环境不是为孩子“学习”准备的,而是为他们“撒野”设计的

比如,校园里有很多树。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操场上的树屋

第一类是“爬”的树。

孩子们下课后可以爬上爬下,特别开心。操场边有全台北市唯一一棵树屋。屋子真的是建在树上长,要上去,绝对是要手脚并用,手脚协调,大肌肉活动,还有自我挑战。这就是在训练孩子的平衡能力,协调能力。而且孩子爬上树后,登高眺远,心情特别好,然后跟下面的孩子挥挥手,下面的孩子也会要急着上去。

有人同样本能地担心:“孩子会不会摔下来?”王博士说:“确实有过,但小孩子摔摔怕什么?揉揉腿,拍拍土,好了,孩子没那么娇气!”

第二类是“吃”的树。

芒果,莲雾,桑葚,香蕉……满校园都是,奎山的教育人认为,“爱护大自然、爱护地球”对孩子来讲太抽象了,孩子对生命的成长、教育环境,是在生命体验中的。

校园里不少桑树,孩子在养蚕的过程中体验生命的过程。

当蚕开始结茧的时候,孩子拿小剪刀把它剪开,放在扇子的骨架上,会织出一把扇子或者斗笠来。那一刹那间,孩子才发现,原来蚕跟人类社会是发生关联的。

这就是大自然的人文韵味,让孩子明白大自然跟人文其实是发生关系的。“所以养鸡不是为了养鸡,养蚕不是为了养蚕,种菜不是为了种菜。”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教室外的鸡笼

第三类是“观”的树。

在教学楼旁边,是几排挺拔的椰子树。王博士是本校1974年的毕业生,这些椰子树种下的时候,他刚好初中三年级。当时教师问他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在教室外面种椰子树不种枫树、榕树?一方面当然是为了不让茂密的树叶遮挡教室里面需要的阳光,更重要是,椰子树的树形很美。当你在教室里面,你知道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春天婀娜多姿,下雨了滴滴答答,情绪自然而然就放松了。夏天我们教室外面都是挂着常春藤呢!”

连种什么树,心里都装着孩子,这就是教育的“儿童视角”。

在奎山还有许多跷跷板、秋千等玩具。在过度强调“安全”的今天,这些东西在许多学校已经绝迹。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但奎山的教师们不让“安全问题”妨碍孩子的成长,他们相信“野孩子才有春天”

奎山的孩子种菜,把菜种在金属罐子里,因此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家里找一个废弃的奶粉罐带到学校,然后学会在奶粉罐扎孔。“于是,你会看到一群幼儿小朋友拿个打榔锤坐在那边敲敲敲,危不危险啊?我告诉你,奎山50年间没有一个孩子砸到过手。”王博士说。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每个罐子都有一个孩子负责照顾

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能力。以“安全”的名义剥夺真正的教育,就是剥夺孩子的童年。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奎山的幼儿园不教写字,因为奎山教育人认为,孩子的肌肉还没有发育好,他可以握笔画字但不可以捏笔写字。

奎山的幼儿园也不教算术,因为算术在生活中发生。校园里有许多脚踏车,小朋友们看这些脚踏车,每一个都有一个号码。骑完了15号就会还到15号这里来。他们私下里都会传言:“第8号脚踏车最好骑。”

教学从生活中发生。

奎山的教室也很有意思。通常的教室走进去,看见的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灯光。而奎山的教室,进去后看见的都是不规则的灯光,这是为了让坐在不同位置不同角度的孩子都能够吸收到同样明亮而柔和的光。

奎山所有孩子在中午都有一个小时的午睡,而且都是躺下来睡。

根据科研调查和研究,孩子趴着睡的时候其实压迫了视神经容易近视。因此,奎山努力创造条件让孩子们都能躺着睡午觉。

没那么多的床怎么办?低年级的孩子是睡在躺椅上。奎山在做椅子的时候,设计的椅子靠背是可以放下来的,放下来就成了一个床,这样小朋友便可以躺下来睡了。

据说,每把椅子都是20年不换,每间教室都有工具箱,椅子坏了就让孩子自己修。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教室里的午休区和书架

奎山所有的作业都不会用电脑做,更不用IPAD。奎山的教师也不教孩子们计算机编程,他们认为教孩子编程一点道理都没有,“五年后计算机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知道,今年刚好是ipad出来五周年,五年前会有人想到电脑是这样子玩的吗?为什么我们要教小孩子去做五年后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东西?

教室外面的墙上贴着许多手写的菜谱,这就是奎山中学的编程。

“编程是干什么?处理资料!写一个食谱就是编程的基本能力,因为食材就是资料。学生怎么把这个食材一步一步搜集再做出来,这就是编程的最基本能力。所有东西都可以在电脑上找资料,但必须用手来完成。”

如此生动自由的奎山中学是一所私立学校,但它一样要参加体制内的各种统一考试,包括升学考试。五十多年来,奎山以出色的教育质量在台湾赢得了良好的口碑,这证明了真正的教育即使在“应试的镣铐”中,同样可以有优雅自如的舞姿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台湾省台北市奎山中学

学校档案

创校时间:1963年8月

学校地址:台湾省台北市北投区市明德路200号。

办学理念:学倡导学生“做中学,学中做”,鼓励学生多实验、多参观、多操作、多健行

学校简介:台北市私立奎山中学是一所位于台北市北投区以圣经真理为品格教导原则的私立学校,设有小学部与国中部与附设幼稚园。全校师生总计五百多人,为一小型(小班小校)的私立学校(国中小部总共18班)。

2019年,新校长传媒聚焦学校现场,

致力于发现最具真教育示范价值的学校,

每日一校,期待您的关注、推荐与转发。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

2594889720@qq.com

你可能会感兴趣

先锋!看丹麦这所高中如何用开放建筑打破思维之“墙”

提升教师评价素养的突破口和关键点在哪里?

培养“会当家的孩子”:这所学校用劳动教育影响学生一生

来源丨

1.镇西茶馆:《用“儿童视角”做教育——台北市奎山中学掠影》作者李镇西

2.迈格森国际教育:《奎山中学教育的理想国 用半个世纪沉淀的爱》 作者:谭老师

责编丨沈静娴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上下课只能上爬下滑,这所学校说“永远不要低估孩子的自我保护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