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教育创新的潮水涌动,是永不停息的行动迭代与思考叠加。它的方向只有一个,就是更加有效地融通各种学习方式、引进更适宜的学习内容和资源,让孩子们在这个深度扩展的世界中,具备真实的、面向未来的思维与能力。

——编者按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Most Likely To Succeed is the best film ever done on the topic of school — both its past and its future. The film inspires its audiences with a sense of purpose and possibility, and is bringing school communities together in re-imagining what our students and teachers are capable of doing.”

“《极有可能成功》是迄今关于学校主题的最好电影。影片启迪观众思考关于学校的目的,也让教育界重新想象学生和老师所能够抵达的可能。”

一部记录美国High Tech High学校的电影,让全世界开始关注在这里发生的学习变革,无数的教育者开始思索教育的未来与更多的可能。与此同时,一种我们并不太熟悉的学习方式——“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下文简写为PBL)”,成为了教育工作者们争相想了解与运用的教学新形态。

在教育的过程中重视学生的学习与探究,同时进行与真实社会与世界链接的学习——这样的夙愿与思想,早在民国年间的陶行知先生即已启行。师承建构主义大师杜威先生的他,提出了“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的办学理念。而同样根植于建构主义理论的PBL,新的历史时期在全球实践中,再次成为学校教育应对未来挑战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PBL的亮点与痛点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PBL和中国传统教学方式相比,具有更加鲜明的特质与要素,如学习内容的真实性;以挑战性的问题开启学习;注重学生作品、展示与及时评价;致力于提高学生面对真实问题的探究能力……

而与此同时,PBL也存在设计与操作的难度,例如:并不适用于所有年级与学科。以基础教育阶段的小学数学为例,其中学生需要大量反复练习提升的计算能力,就不适合这样学习;其次,项目的设计、评价、管理等环节,对老师来说增加了实施初期的挑战与难度。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被很多教育人所忽视,即PBL的高效与精彩是建立在环节有效的基础之上。例如小组合作学习这一大家并不陌生的教学模式,便是重要基础之一 ——如果小组合作学习尚未得到有效理解与实施,我们如何保证PBL能以小组合作为基础,支撑更复杂的学习进程呢?

高效的PBL设计有八大要素

保证PBL成功和高效的要素有很多,美国巴克研究所曾为此提出了“设计八要素”:

1)学习目标的设定:PBL的学习目标需以关键知识的理解以及21世纪技能为设计的起点与目标。

2)富有挑战性的驱动问题或者项目主题:唤醒学生们在项目中不断探究、不断优化作品的动力,也能使学生的学习更有意义。

3)持续的探究:可能几天完成、也有可能维持几个星期甚至数年。在这种更积极、更深入的学习方式中,学生们往往会提出更多的问题、寻求更多资源来寻找自己的解决方案,学习过程甚至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不断生成与迭代。

4)真实性:可以是真实的情境,也可以是真实的问题,或者真正能够产生影响力的任务。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5)重视学生的意见和选择:学生可以成为项目的发起人和主人翁,学生也应该明晰在学习过程中自己所承担的任务、角色以及即将完成的作品或者任务。整个过程中,学生要对自己的学习和作品负责,不过,也并不意味着教师功能和职责的减退,相反,这对老师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6)反思:反思作为课堂文化和对话的一部分,可以在PBL的进行过程中非正式地发生,也应该在学生作品等关键节点作为清晰的评价方式给学生们明确的指导,以帮助学生们达到知识目标与能力目标。

7)社会人士与外界资源的评价:在PBL中,社会专业人士和外界专家等资源的评价和参与显得尤其重要,这是决定项目真实性、开放性的重要因素,同时,这对于学生探究学习的内驱力也起着重要推动作用。

8)作品: PBL设计者必须考虑完成该项目之后的作品会是什么?阶段性的作品会是什么?作品评价好与不好的标准是什么?而且这类的设计都应该提前让学生知晓。作品对于PBL在学校的推进尤为重要,他不仅仅让学生的学习多了一个评价维度的载体,也可以最直接地让家长、社区乃至更多的外界人士参与学生的学习过程中,并给予适合的支持。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泉源学校现高二学生2016年启动的“梦要让你看见——微电影拍摄”项目留影

蒲公英泉源学校开展了数年基于教学的PBL研究与设计

基于这一切前提,国内有一支课程设计团队以蒲公英泉源学校为基地,展开了长达数年的研究与实践。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中心在2014年底,便确定了以PBL带动泉源学校整体课程发展的方向,经过近三年实践,从“教育变革的禁区”高中年段,我们“推开了一扇窗户”,积累了宝贵经验。

三年来,从“泉源”到全国几十所中小学,蒲公英教育智库面向更广泛的学校样本,进行了不同维度的课程设计,我们从经验中发现,唯有不断雕琢的迭代研究,才能支撑学校复杂情境中的PBL个性化实施;也只有从小切口进行的优化,才能真正设计出符合中国国情、符合现有教育发展水平的优质项目课程。

以泉源学校9月份高一年级刚刚结束的游学项目为例,我们从设计驱动问题和教学统筹管理这两个切入点,为大家分享一些做法和反思。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泉源学校现高二学生于2015年启动的“设计我的城市”项目式学习掠影

问题设计巧花心思

设计一个好的驱动问题,并不简单

问题的设计,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项目式学习的质量与魅力。

“古镇游学”是蒲公英泉源学校每年开学的常规项目。在2016年,高一新生学习的安排有这样一个部分:

时间

事物安排

备注

外部对接人

9:00—12:00

到镇上跟唐老师学习纸扎工艺,了解唐门纸扎的魅力和发展现状

唐老师

12:00—14:00

午餐、午休

在镇上解决

14:00—17:00

参观镇上的民俗文化研究院,采访欧老师及工作人员

学生根据当天的采访过程,完成一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心得报告

17:00——19:00

晚餐、休息

视具体情况而定,可以在镇上做,也可以回乡自己做

19:00——21:00

班级建设活动/完成报告作业

尽量给学生多留时间完成作业

我们可以看到,学生们在这次游学中,已经开展了围绕偏岩古镇当地文化、特点相关的探究型学习,成果主要为研究报告和汇报PPT。这样的探究型学习,比起许多没有学习任务分配和作品要求的游学来说,已经有了相对的深度。但我们全程观察后认为,如果学生的内在动力不足,就离理想的项目式学习仍然有差距。为了让“游学“真正启发学习动力,我们面临的改进就是:如何设计更好的驱动问题?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面向游学的PBL设计,比校内学习的设计难度更高。游学有属于自身的一些特点,比如时间有限,以及学生的管理难度和安全问题;另外,游学要求学生更多地深入到当地环境中,通过大量的在地体验获得与校内学习不同的感受。

我们最初的驱动问题设计是:“如何用艺术向自然致敬?”但经过设计师与老师们的实地考察后发现,当地有太多自然、科学的学习资源,局限在艺术对学生来说空间太狭窄。几番论证,课程设计师最后将驱动问题定位——“如何将偏岩古镇打造成为向社会开放的研学基地?”

这是一个相对复杂的问题,同时也具有真实性与社会意义。确定了驱动问题,我们开始着手设计本次游学的主要作品以及子问题,如下: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通过这一环节,我们成功地将游学项目设计成为了PBL。从之前传统的探究学习,到通过驱动问题将学生与真实的社会问题连接,终于真正启发了他们学习和思考的内驱力。2017年新高一的学生们在问题的驱动下,自然而然地开始以真实世界中的真实问题为学习思考的起点,并在自主探究及小组合作中尝试提出自己的方案。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之中,学习流量的增大也超乎了设计者的想象。

——以上内容摘自2017年10月13日 新校长传媒头条报道《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 一份“项目式学习”落地中国的解决方案》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原文请识别二维码浏览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为什么要参加探究博物工作坊?

“在很多国家,博物馆已经成了第二大社会教育提供方,第一大是学校。从教育价值和教育功能来说,博物馆和学校,已经相提并论的事情。”

——尤里卡教育创始人 张晓扬

“PBL就像一碗白米饭,做法成熟、适合百搭、是主食、看似简单却考验人的做饭本领。”

——蒲公英教育智库PBL联盟校负责人 胡明明

以PBL开启真实的深度学习

PBL(project based learning)作为深度学习的代表学习方式之一,在近几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与真实世界连接、从解决问题开始学习、评价前置、以终为始、面向真实的观众展示……项目式学习的如何以学习方式为杠杆撬动课程的生命力。

已经办学17年的美国创新校High Tech High(以下简称HTH),以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以下简称PBL),为全球创新教育带来了惊喜。与此同时,蒲公英教育智库泉源学校经过三年的全校实践,已成为PBL在中国校园落地的样板。

在项目式学习(PBL)中,学生通过长时间的工作来获得知识和技能,以调查和回应真实的、有吸引力的和复杂的问题或挑战。项目式学习关注学科的核心概念和原理,要求学生从现实问题的解决中,实现跨学科自主探究及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过程和项目结尾均注重评价和反思,学习的最终目标是让学生掌握现实的、生成的知识,并在这过程中培养能力。

蒲公英教育智库PBL联盟校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和全国近30所全日制小学共同实践项目式学习,在校本课程的建设、课堂优化、校园文化打造上积累了丰富的一线经验,在探究博物工作坊当中,会带领对PBL有兴趣的教育者和父母一起体验PBL的核心要素与魅力,更重要的是如何将PBL与学习领域、重要议题相结合进行课程的设计与实施。

在博物馆打开无边界的学习天地

博物馆是被人忽视的最宝贵的教育资源,在博物馆中最与众不同的优质资源就是物。真实的文物代表着历史,展示的是精密完整的知识体系与不同的视角和文化。

“儿童博物馆教育” “的概念最初源于美国,因其容纳了艺术、人文与科学等多重元素和不拘泥于教室学习的特点,被称为是美国中小学教育的第二课堂。尤里卡教育是一家专注于博物馆课程体系的教育团队,为 4-18 岁青少年构建了丰富的线上线下博物馆课程,并积极尝试校本内容、国际博物馆资源的有益开发。其目前拥有中国 15 个城市的近百个博物馆资源和数百个展厅资源。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针对博物馆的教育价值,张晓扬认为以下这四点是非常关键的。

第一是让儿童与代表历史的实物实现面对面。你想让孩子去理解人类文明有多伟大,这句话非常空泛,但是你可以带他到答应博物馆的展柜前,跟他说那块石头看起来很平常,但它是来自200多万年前的非洲,这样一比较他就会发现那个时候的人就会制造工具了,而且非常厉害。

第二点是博物馆展示精密完整的指示体系。这点在碎片化的信息时代非常关键,因为孩子们每天面对的信息实在太多了,博物馆每个展厅都是一个成体系的完整的知识框架。

第三,展示不同的视角和观点。比如说2015年南京博物院曾经举办了一场拿破仑特展,我们看到了拿破仑的同学、老师、政敌、团队、家人,不同的视角对他的评价。孩子们也可以从中看到,拿破仑是一个影响世界进程很厉害的人,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可以和周围人产生互动。

第四是展示多元文化,极大扩展包容力。博物馆当中不光展现历史当中的伟人和英雄,也包括当时的弱势群体,会展示出不同的社会群体存在的方式和生活,比如说博物馆当中经常会有不同历史时期民俗文化的展示。

PBL+博物馆

用面向未来的学习方式了解我们的过去

用深度学习的方式理解中华文明

掌握深度场馆式学习的设计密钥

导师介绍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张晓扬

尤里卡教育创始人

英国剑桥大学教育硕士

《ACE2017 如何以博物馆为载体开发优质课程资源》(识别二维码阅读文章)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胡明明

蒲公英教育智库内涵发展研究院CEO

项目式学习联盟校发起人、总指导

学校文化理念建设、课程发展规划专业顾问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硕士

《第四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识别二维码阅读文章)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工作坊流程

前置学习:获取学习资料包,进行自学

DAY1

1. 热身:人与城市是否存在独有的链接?

2. PBL案例解读与理解

3. Mini PBL共创体验与复盘

4. PBL的实践痛点共享

5. 共创博物馆探究学习设计

DAY2

1. 热身:人与博物是否存在独有的链接?

2. “博物馆教育在世界”主题分享

3. 博物馆中的人文与科学探究案例共剖

4. 用PBL设计博物馆学习的设计方法

5. 共创博物馆探究学习设计

延伸共创及指导:在我的城市设计一场探究博物馆学习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深度学习趋势引领下的PBL课程设计研修,用设计改变教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