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世界万象与人的个体之间,只有经验才是桥梁。人生短暂行走于世间,往往体行而产生经验,由经验产生反思,并升华为人的智识。面对复杂巨系统,以行践知,事上磨炼。

——伊顿学园园长、

《優教育》杂志主编陈忠

有一所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学园。

自然建筑、食物森林、生态村、田园教育等乡建项目从这里破土而出、春华秋实,又随风飘洒、落地生根。

学员们坐而论道、起而行之, “知”与“行”相互并进,彼此成就。

这里的学习与个体的生命发生联结,学员是学习主体,考核基于真正的社会(人类)问题的解决方案(项目)。

它期冀聚集、孵化一批有“康健的体魄, 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的知行乡村建设人。

这群年轻的乡村建设者听从内心的召唤,终极乐观,奔走于大地之上;如星星般,彼此照亮,闪耀,相遇,致意,在蔽日的密林里,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探索和践行乡村建设的路径。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2019年1月,第六期学员许斌——NextGEN China联合发起人和杭州三生谷生态村共建者,独立在家乡赣州开设了『万物有灵且美』深层生态学工作坊,从策划、到招募、再到课程设计、组织管理……事无巨细但有条不紊。

“以项目为导向,主张学习与个体的生命发生联结,培养学员问题解决能力、批判思维能力、创新思维能力、自主探究能力、协作学习能力。”

这是伊顿学园项目科学习的方式。每个学期,入学第5个月的伊顿学员会直面社会、乡村,开展项目实践,自主创生、孵化、运作项目。每位学员至少要进入1个项目团队,结业考核是基于真正的社会(人类)问题的解决方案(项目)。

“不一样的星期六”田园教育项目,从第三期学员开始,服务于附近两个村的孩子。每周六,他们邀请孩子来伊顿学园开展食育课程、自然体验,以绘本为媒,故事为体,表演为形,在自然中,激发孩子阅读兴趣,打开孩子想象力。

学堂南边自留菜地旁边,曲线型绿色屋顶的自然建筑是女生宿舍,也是第二期学员让它“长”起来的。它以会呼吸的泥土为建筑材料,遵从朴门永续设计理念,师法自然、就地取材、天人合一、与土地为善……

在学园,好像有这么一种缘分。你做完一个事情,然后下一期、下下一期学员会持续改善、优化、升级……

自建筑周边及后面的场域一直处于荒置状态,第四期学员在“道法自然”的价值起点上,发起了以“时间的故事”为题的食物森林。未来,这里将是孩子们认知生命,科学及自然规律的教学场域。而第六期的“森林菜园”项目,又将菜园,旱厕,食物森林融为一体,通过合理处理各个元素之间的联系,构建一个自给自足环保可持续的生态系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自然建筑|第二期—– 向右滑动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田园教育|第三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食物森林|第四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芦苇行动|第五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南野际》杂志|第五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设计冲刺|第六期———-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芦苇行动|第七期———-

这些都是学员的项目式学习、现象学习的实践,发生在以现象为基础的学习中。真实的问题是学习起点,这些现象都会被当做一个整体来研究。项目科的学习是一次项目运作模拟,不断深化思维模式,尽可能地与社会生态保持一致性,期待可独立在社会上运作。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身处民族命运多舛、波澜迭宕的上世纪初页,行知先生济世情怀的主线是:“人民贫,非教育莫与富之;人民愚,非教育莫与智之。”他坚定地选择通过教育来改善社会,通过培养乡村教师为载体,希冀实现改造一百万个乡村的宏愿。这样的社会建设思想和改良主义实践,当下依然可资借鉴。

教育可在田园,可在乡村发生,不为物质条件所限制。伊顿学园的项目是须直面社会、直面乡村的,期冀聚集、孵化一批有“康健的体魄,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的知行乡村建设人。

知是行的先导,行是知的人格。美好的人生,总是在多维时空的即兴判断与行动中,现功力见真知,因善与真的协同产生美感传世的行动。

知与行中,他们要取得共识,协力推进,理性表达、学会妥协。这就需要他们首先形成一个共同体,在共同体中生发出自治的力量。

从2014年9月开园至今的每期开学礼,新入学学员都会在导师的引导下共同学习和实践“罗伯特议事规则”,学会自治,是入学第一课。

在学园日常管理方面,学园内设置学员自治会,由每学期伊顿学园的正式入学学员组成,负责伊顿学园的日常事务管理。学员们在每周一次的学员自治会中依“罗伯特议事规则”,提议、附议、陈述议题、辩论、表决、宣布表决结果,以理性达成最终决议。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难道我们不能请一位阿伯拉尔来给我们讲学?”一位位公益和社创实践人走进伊顿学园。他们在茅屋论道、在苇塘畅聊,在炉旁夜谈:在高歌猛进的工业化文明下,如何正确认知和对待乡土空间?如何以文化或教育拯救乡村的不断沦陷?

学习也可以在窗外,可以“行走”。波波和小胖就是在杭州朴门游学之后,发现了自然建筑为传统乡村建筑带来的颠覆,也隐约发现了乡村建设的另外一种方向。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许斌|NextGEN China———-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施庆文|永续生活研究社——-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波波|家乡两层自然建筑———-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纪彪&阿赞&阿沙|雁山学堂———-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逗号&白云|青檀学堂———-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爱默生曾说,“在一个人尚未发现更适合于己的工作时,务农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每个人应当与这个世界上的劳作保持基本的联系。”在学园,学员们每日参与劳作,如播种、除草、采收、翻地、堆肥等,也会参与学园生活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及改善,以劳动换得日常所需。

这里的生活简单、朴素、甚至清苦,物质欲望仅满足于基本需求,每日饮食以田园时蔬、粗茶淡饭为主,似一种伊壁鸠鲁“花园学派”式的生活。所有入学学员共同生活,轮值做饭、洒扫,共同用餐。

人能而立,不仅是因物质堆积而成躯干,更是因精神充盈而得以站立。质朴清简的生活,不仅让人保持与自然和土地的亲和关系,还获得丰富的精神世界。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捷克的大教育家夸美纽斯曾说,倘若内心的灵没有点燃,只有奇思异想的火炬在身边旋绕,结果便如一个关在黑暗的土牢里的人身外有光旋绕一样;光线确乎可以透进间隙,但是全部光亮并不能够进去。

点燃的前提是个体性的唤醒。如何让隐而不显的个体张扬起来?

伊顿学园认为这是一件重之最重的事。在伊顿学园第五期学员入学第一课上,程平源导师引导学员们共同思考从Learn to survive(学会生存)到Learn to be(学会存在),挺身而为一个自由人

这群年轻的乡村建设者听从内心的召唤,终极乐观,奔走于大地之上;如星星般,彼此照亮,闪耀,相遇,致意,在蔽日的密林里,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探索和践行乡村建设的路径。

今年,第二期学员施庆文落户南京湖山村,发起“永续生活研究社”,尝试构建“一米菜园”、“大地厨房”、食物森林及依托于此的自然教育等;第五期学员则落地碧山探索文化介入乡村的形态;第二期学员波波的“自然建筑”、第六期张浩的“春雨自然组织”,从自身站立的地方,回到各自的家乡,探索自然建筑、自然教育……

教育是引导我们进入可行性未来的必不可少的方式,第三期学员紀彪、第四期学员阿赞、阿沙以教育介入乡村的形式,先后加入雁山学堂,作为自然教育课程设计师投身乡村教育。

第四期学员逗号和白云,任教于青檀学堂,以自然、经典、生活和艺术浸润孩子、培育家长;第五期学员范范现任探月学院社会化体验导师,致力于通过教育创新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

柯姐姐、橙子姐、晓雪、新昕、米襄、雯雯、发发等等,这群年轻的乡村建设者也正在以微小的行动,发出微弱的亮光,不断探索中国乡村的另一种可能。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Tom&Om,泰国盖娅学校创始人——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梁迎,舒马赫学院中国区推广人——–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苏州半书房▪教师读书会——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蒲公英教育智库▪泉源高中实验班—–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爱德基金会▪青年公益营———-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有时,如推巨石的西西弗斯,理想与现实的失衡、事实的遮蔽、困惑、无力、有限…在终日劳顿奔波而又局促的日子里,如何增加心灵的广度和深度?何处是超越现实、寄放心灵之所?

伊顿学园的书架上呈现的是人类社会从古至今先贤圣者的经典思想。阅读“伟大的书籍”接近“伟大的心灵”,学员们在与圣人先贤对话中回到生命的深处、返归原点,反思、克服、超越、行动。

学员问,什么样的人生值得过?

梭罗说,我到林中去,因为我希望谨慎地生活(live deliberately),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学员问,面对现实问题,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

导师说,口袋里装着陶渊明,手里拿着王维。

学员问,为什么学人文学?

导师说,学人文学可以让我们内心看到自己,看到自己所思所想,看到自己内在的这个“人”,看到一种创造性的冲动。

学员问,何以知行合一?

园长说,世界万象与人的个体之间,只有经验才是桥梁。人生短暂行走于世间,往往体行而产生经验,由经验产生反思,并升华为人的智识。面对复杂巨系统,在“浪漫”与“精确”中成长,以行践知,事上磨炼,不断激发好奇与创造;同时也更加专注、克制与自我约束。

“教育是不去泯灭他的内在热情,不去压抑他的独特禀赋;是帮助他开启内心的泉源,帮助他全力去找寻那个忽隐忽现的’更好的自己’”,伊顿学园园长陈忠先生说。在这个散发着自由、哲思味道的茅屋中,个体生命被更多地焕发出来。

从2014年开园,四年间,伊顿学园已有四十余名学员毕业。往期的学员在空闲时还会再回来看看,不仅是为了获得心灵的慰藉,还以反哺之心,以己之力关照伊顿学园与新入学员的学习。他们会带来项目、经验、资源……而这些也给了伊顿学园——一个还在摸索中的乡村建设的项目——迭代推进的力量。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若你醉心耕读论道,怀揣教育理想,志存乡村建设,意愿身体力行,伊顿学园在茅山脚下,句容边城等待你的到来!

伊顿学园,期待这样的你

1/年满18周岁,有至少八个月的自由支配时间;

2/价值优先性,排斥利己主义的“聪明”,有意志力,诚实、友善、积极、尊重;

3/对乡村建设、乡村教育、教育公益、自然农业等领域,有志于推动传播与建设者;

4/拥有一定人文阅读的基础和定力,可以在学园完成一定数量的经典阅读;

5/认同伊顿学园宗旨,认同并愿意学习自治、自主学习、自然劳作、知行合一,认同学园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

6/认同伊壁鸠鲁“花园学派”式的生活,简单、朴素、甚至清苦,共同生活,轮流做饭,日常饮食以田园时蔬,粗茶淡饭为主。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扫描二维码

申请加入伊顿学园,做知行的乡村建设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招募书,

回复“知行”,阅读更多学园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伊顿学园:灵魂与肉体怀揣知行出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