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近年来,教育戏剧之所以在国内越来越受到课堂的认可,离不开那些一直推动教育戏剧普及的专家老师。

蒲公英教育智库《新校长》杂志采访了六位教育戏剧资深人士,他们是教育戏剧专家、是课堂教师、是艺术家。针对教育戏剧课程常见问题,六位老师对即将开始和正在进行教学的教育戏剧老师们,给出了宝贵的建议。

“专家六人谈课程”系列,将围绕学校如何开展教育戏剧课程,从教师素养、课堂教学、成果评价等多个维度给与答疑指导。

本期让我们聚焦“课堂教学”,分享那些最值得注意的重点与细节。

专家介绍

李婴宁:剧作家、戏剧教师,上海李婴宁戏剧工作室和陶冶教育剧场艺术总监,见学国际教育文化院、抓马(北京)教育体验中心顾问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张晓华:台湾艺术大学戏剧系教授,台湾“九年一贯戏剧教育课程纲要”表演艺术召集人,台湾教育戏剧教材审核委员会成员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王添强;香港明日艺术教育机构总监,联合国教科文下属国际木偶联会(UNIMA)首位华人执行委员,香港浸会大学儿童发展研究中心顾问,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顾问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叶逊谦:戏剧导演、资深戏剧教育工作者,现任中国音乐剧协会理事、中国儿童音乐剧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剧协会上海变奏区基地艺术总监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何家伟:新加坡青少年剧场著名导演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黄俊鹏:新加坡南洋女子中学校戏剧教师、导演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问答环节

Q

教育戏剧的课堂重点是什么?

李婴宁:

课堂重点当然要根据你的课堂来定,教学大纲要求的重点是什么就是什么。只是你的教学方式方法改变了而已。

你要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来设计不同的方案,甚至同样一节课,在不同的班级里面上法也是不同的,不同的老师上课也会不一样的。总之就是要把学生设为主体,老师是引而不发的,让学生自己去完成这些答案,自己展开辩论和创造。

比如说学生甲扮演是这样的,另一个学生乙认为扮演可以是另外那个样子。乙就可以代替甲重演这个角色,而且他们有可能完全是对立的,戏剧的发展走向也就可能完全不同。这其实就是一个论坛戏剧的方式,他们可以展开不同意见的争论,用角色表演、事件发展不同来处理争论。老师不一定去做结论,让学生在探讨当中增长实践知识,最后大家得出结论,甚至没有结论也没有关系。

张晓华:

首先是老师自己的艺术家修养;二是要注意学生的个别差异,每一个学生都不一样。通过了解差异后,再去做整合。

戏剧教学一定是团队来进行的,这能让学生知道自己独立的价值,也知道合作的关系,然后能够建立群体的关系。这个是我们戏剧老师需要注意的,老师是一个领导者,但是你也要能够融入学生。

黄俊鹏

课堂的重点不是单纯在于语言素质或者是戏剧表演能力的提高,而强调学生剧场元素学习时,各个合作项目的完成度和在此过程中对于剧场逐步的全面把握。而且课堂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充分运用合作的机会,探索剧场的各个元素和组成部分,并在可能并不完美的实践中加深对剧场和戏剧的理解。

何家伟

在戏剧教育中,我们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做自己,并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我们希望在这堂课让他们得到成就感,培养他们的自信。这样当他们长大后,才能成为社会有用的一份子,虽然他们不能成为天才,但却是一个良好的市民。

叶逊谦

我接触到的北京、上海、青岛的一些学校,他们现在的重点比较直接,就是跟语文课、英文课的结合。但是慢慢的有学校开始把教育戏剧介入到德育课程中。但是我觉得语文课和英文课还是用得比较多,学校也可以马上推动起来。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Q

教育戏剧的课堂上,老师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李婴宁

不要去评价孩子演得像不像,在教育戏剧课堂上没有表演像不像的问题,它是一个想象真实。就是在戏剧环境当中去实践,一定要注意这点。

还有一个就是随时记得学生是主体,当老师把学生摆到主体位置时,就会很惊讶地发现,课堂上很多东西不是自己预先设计好的那些东西,孩子的创造发展可能会使成年人感到出乎意外地惊喜。

另外,一定要注意改变过去孩子演戏的单一戏剧教育方式,改变过去仅只是少数善于表演的孩子兴趣小组演戏方式,改变过去戏剧比赛评奖方式。真正把戏剧权力平等还给每一个孩子。他们都可以在这种戏剧活动中展示自己、创造自己、学习成长。

王添强

如果老师把戏剧教育的游戏和模式处理得更好的话,理论上是不会产生课堂很乱的结果。所以我们在课堂上要特别重视“收”的教法,而不单单是“放”。

黄俊鹏:

因为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实践体验式学习,所以尽量避免教师的刻意教授。教师扮演的角色,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传道授业解惑,而是类似启发式的追问,让学生能够在实践中自己寻找问题,发现答案。

何家伟

我很注重孩子们的反应,我希望把每个孩子都带进我的活动中,如果我发现孩子很不乐于参与,我就会去探寻,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表现,为什么不参与活动,然后希望通过鼓励和带动,让他融入进来。

第二个需要注意的是孩子们的情绪。因为在教育戏剧中,我们不小心会把孩子的创伤赤裸裸地展示给全班人看,这时我们必须懂得如何辅导孩子修复创伤。有时候你会惊讶孩子们的反应,那些很坏的孩子背后也许是一颗脆弱的心。

叶逊谦:

从在职老师的角度看,他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学生人数比较多,因为我知道内地有的地区一个班上可以有个五六十个孩子,或者好一点的情况也有个40来个孩子,你又得让他们玩,但又得让他们守规矩,如何保持这个平衡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大的一个挑战。

但是在课程设计上,在比如说如何分组,如何让孩子在每一段的经历里面有一个很清晰的任务和责任感,所以课堂管理也是一个挑战。

然后因为教育戏剧它的确需要给孩子充足的时间去探索,所以老师在整体的课程规划上也需要一个与教学目标的平衡点。同时,每个学校,每个老师,每个班级的情况都不一样,时间的把控可能也比较难吧。

另外一个很现实问题的就是,在教育戏剧中我们经常会说,我们很重视过程,不重视结果。但是其实在很多的学校里,如果最后你没有一个展示,就满足不了领导或者是家长对教育戏剧的期望。所以,如何在尊重孩子的情况下,让他们完成最终的表演,这不仅是课程规划的要求,也是对老师在课堂上的执行力的要求。

延伸阅读

两年来,蒲公英教育智库深度研究,2017年《新校长》杂志出版了“教育戏剧学校攻略”专刊;同年,成功召开了“全国教育戏剧峰会”,数百名专家学者、教育人士聚集一堂,共同研究学习,把教育戏剧的种子带到全国各地。

2018年9月,蒲公英教育智库内涵发展研究中心,正式推出《教育戏剧德育课》系列课程,现面向全国招募联盟学校。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课程详情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课程咨询及购买:邓玲/13667647887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专家六人谈 | 教育戏剧课程的学校落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