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第 058 篇

人生如路,路如人生;教育如路,路如教育。

迎夏送春,又到了一年一度激烈的小升初“大战”之时,今年家长们的焦虑并没有比往年更少一些,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架势。当教育变成了竞技场,家长和孩子们不只拼耐力更要拼速度,紧张焦灼,难以喘息。本文用开车做比当今教育焦虑,给出了一些思考和建议。

1

下半年换了单位,开车必须要上家附近的外环,然后上中环,才能到学校。

在路上开车最常见的莫不过是变道超车,开着开着,发现了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好多变道要超过人家的车并不能真正开的很快,有时甚至更慢。有一次,一辆开始开足马力、不断变道超车的车,在行驶了将近十公里后,竟然还是与我的车子并排行驶。

还有一次更为夸张,一辆大巴快速行驶在路上,一路咆哮穿梭,肆无忌惮地违规变道。当我快要驶离高架到出口时,发现这辆车竟然未超过我,反而落在我后面。

这样的事情碰多了,我开始观察研究,什么样的情况下超车会取得较好的效果。

在相对饱和的马路上,超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方面“前有标兵,后有来兵”,需要时机、判断力,还要遵守规则;另一方面,道路上隔三差五地有路口,会有车像潮汐般涌入、驶出。老老实实、循规蹈矩地开着,反而更快。

什么时候超车容易?只有当车与车之间保持一定距离,比如五六十米,而且存在正向分布时,超车提速或许有一点儿效果。只能说或许,马路上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即使是在高速公路上,车辆相对比较少、超车比较容易,我猜想到达目的的时间也不会相差太多。

所以说,超车在很多情况下是毫无意义的,尤其是在车流相对均衡和饱和的情况下。

总是变道超车,说到底,是一种焦虑。这也是今天全民焦虑的一种表现,生活在这样一个变化动荡,充满不确定感的迭代时代,人们的焦虑无处不在。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如果说,要挑选一个最令人焦虑的话题,教育毫无疑问会名列榜首。当孩子还在母亲肚子里时,家长就开始设计和规划孩子的教育和未来,早教班、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甚至下一代的教育,一环一环,一个不落。心理学认为,焦虑来源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育儿焦虑,则是父母对孩子成长不确定性的担忧。为了消除这种担忧,父母总是忍不住要为孩子设计和规划人生,并要求孩子不能有丝毫偏离。

当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时,很多家长潜意识中开始滋生“超人”情节。他们总是认为孩子是“超人”,是能承受巨大心理压力和学业压力的超人,或者希望他们成为不平凡的超人,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但事实上,平凡人才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梭罗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很多家长只能在慢慢的“绝望”中接受现实。

在“超人”情节下,家长们考虑最多的是如何为孩子提供最优质的教育资源、给孩子规划自己认为最好的道路,希望他以后过上最好的生活,却全然不管孩子的学习能力到底有多少,兴趣在哪儿,特长是什么,让孩子上奥数、读英语,弹钢琴,练跆拳道……. 不顾孩子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生活自理能力如何、是否具有良好的品行德性等等,而这些才是当孩子走上社会独立面对世界最需要的。

这样的焦虑裹挟着所有人,很少有人能够独善其身。记得有次遇到一位大学教授,她同时也是课程专家,可是在谈到孩子的时候,她却自嘲自己课程研究的失败,露出一脸的无奈和焦虑。

2

车子行驶的道路与我们孩子的成长道路极其相似,正如马路上超车,我们的家长也总希望孩子能“超车”,而且是“弯道超车”。

超速的本意不仅仅是超过他人,而是合理地掌握和把控学习的节奏,不断提升自我、超越自我。正如体育倡导“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的比赛竞争精神,本质其实也是超越自我。

海明威曾经说过“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我。”有时我们的痛苦和焦虑常常来自与他人的比较。远观效应告诉我们“距离产生美”,我们是否应该看到,那些很优秀的邻家孩子,其实与我们的孩子差不多。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在有限的空间里,如果人人想着超车,甚至赌气超车,罔顾前方的狭窄空间,那么驾驶员就要花时间和精力去观察路况,通行速度就会变慢了。教育的攀比也是如此,正如曾经有篇热文《“剧场效应”下的中国教育》所说,恶性竞相上补习班的结果,得到的是和原来一样的排序和升学结果。秩序的破坏是集体合谋的后果,人人既是秩序失衡的破坏者,又是秩序失衡的受害者。家长在为孩子选择了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恰恰放弃了价值更为重要的东西,如爱、善良、坚毅等等。

家长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殊不知,到了最后,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会差不多。就像一直在超车的那辆车,最后还是与他人在同一条线上,要知道有序的道路,有序的驾驶,有序的超车,会带来有序的交通秩序。有序的学习,才能拥有有序的人生。

3

马路上的车有时在超车时会发生交通意外,原因在于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超车的空间,掌握速度,或者不遵循交通规则,致使意外发生。孩子如果一直承受巨大压力,在学习和生活的道路上“无序超车”,也会酿就“人生意外”,例如有的孩子因为学业压力太大而产生心理问题,甚至离家出走;有的孩子患上了厌学症,使得父母的期望成为失望,懊悔不已。

学校教育也是如此,每个学生都有着独特的认知节奏和认知规律,我们断然不能违背规律,破坏孩子必然的成长路径,否则适得其反。科学家研究发现,当作业超过一定量时,对学业的提升反而是无益,对于孩子的身心损伤更大。正如超车一样,很多情况下给孩子盲目拔高,过分增加学习压力是毫无意义的。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马路上还有一种现象,也让我想到了孩子的道路选择。有条路修了有段时间了,由于路边要修建地铁站,几段路会弯弯曲曲,所有很多车无法看到前面的路况怎样,尤其是侧道。很多喜欢人行驶在中间行车道,因为他能清晰地看到前方的路况,会潜意识地认为中间的道路最畅通和最安全,但是他们看不到侧道或边道的道路行驶情况。然而我发现,如果你选择侧道的话一般会比较快,不仅车少,而且较少会有旁边车道上的车变道驶入,对于一般人来说,选择不确定的路线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冒险。

教育也是如此。我们面对的是不确定的世界,而不是充满风险的世界。家长应该给孩子独辟蹊径,让孩子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人生道路。培养孩子的“驾驶素养”,例如自主性、社交能力、创造力,还有善良、同理心,这些优秀特质并非死学知识和考试能习得的。有了这些人生驾驶素养,孩子就能轻松地把握住节奏,从容地行驶在人生道路上,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人生如路,路如人生;教育如路,路如教育,或许这是超车带给我们的人生和教育启示。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特约作者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郑钢

上海市三林东校党支部书记

本文为“新校长传媒”独家稿件

欢迎朋友圈分享和底部留言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投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期待您的精彩分享

更多“专栏”文章

沈祖芸:校长的 “有所不为有所为”

李庆明 60 自述:我奋斗在怎样的教育世界

郑英:教师,在熟悉的地方寻找风景

责编丨花花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超车行驶,是我们教育焦虑的真实写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