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读完本期稿件,对中国教育进步的乐观指数再度上扬了一些。

原以为突破当下教育困境,面对“最难啃的骨头”,基础教育界还在做观念与机制的准备——我们看见了路,但却没有时间踏上去。让传统课堂看起来有新意,已经几乎忙坏了老师们;所以真实的学习常在“边缘处打游击”,学科的深耕也是“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感谢我的同事历经半年的采访发现:原来静悄悄之际,这么多教育人已经小步快进在学校转型的“主阵地”,于不同维度,在不同地方,基于不同的学科,展开了无数宝贵的破冰实践,或如春树抽叶,或似轻舟起帆,交织成为一幅动人的学科素养常态化教学图景。

那么,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我们在说,学校教育终于开始学会围绕根本任务,展开真实重构。我们逐渐从叠床架屋的学校事务中分身而出,把教育质量的核心目标放在最中央,推动全体教师专注耕耘在“基本农田”上,通过一系列协同研究,实现学科的重塑、连接、融合、突破、升华……并使之成为学生精神发育、破土生长的主要动力。

我们在说,这样的学习是打通了知识记忆、概念理解、视野拓展、精微发现、思考判断等彼此界限的学习,不仅帮助学习者高效更新知识地图,深度拓展认知边界,同时推动他们的思维结构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断升级,成为面向未来人生可迁移、有尺度的内在品质。

我们在说,这样的教师正在走向研究型教师、阅读型教师、思辨性教师……成为全新学习目标的发现者、全新学习方式的创生者、全新学习关系的建构者、全新学习背景的提供者、全新学习向度的启问者……

我们在说,这样的学生必须学会主动学习——因为素养总是靠自己悟得,而不是靠教师传授。教师的责任仅仅是,保证学习过程有更多的自主生成、自我挑战,帮助孩子们不仅明白这些公式、课文、概念、原理究竟在说什么,并试图透过它们更加清晰地认识世界。

我们在说,这样的学校教研,必须深度理解每一门学科自有的特点,汲汲追求最好的学习方式设计,所以主题学习、深度学习、游戏化学习、大概念学习、项目式学习、混合学习……才是我们不断发现与拓展的友好工具;思维流量、情境感悟、审美、贯通、可迁移的能力、能沉淀的素养……才是最终检验教学成败的首要指标。

是的,这些理念知易行难,听起来很象常识,却又很难真实落地。而他们,以及更多不知名而可敬的教育人,正冲锋在事关课改成败的战场上,一寸寸“收复失地”。

从学科走向学科素养,这是一盘我们不得不直面的改革棋局。以此共勉!

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新刊 | 当我们说学科素养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