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现在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家长和老师们不妨先做一道填空题。

现在的中小学生最缺

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可能会写上:缺好成绩、缺自制力、缺吃苦精神、缺生活自理能力、缺感恩之心、缺抗挫折能力……

老师们从恨铁不成钢的角度,或许会填上另一些答案:

缺学习兴趣:厌学现象日益普遍,不少学生不要说教材,即便是“课外书”也懒得看。“世界那么大,不如宅在家”。

缺好奇心:年纪轻轻,看破红尘。“世界那么大,不管我的事。”

缺精气神:一种怪现象,血气方刚的 16 岁学子萎靡不振,60 岁的退休老人生龙活虎。

缺价值观:在最理想主义的年龄,却一肚子功利主义。

……

从成年人的角度看,或许会感叹:一代不如一代,这一届孩子( 00 后)真不行。

真的如此吗?其实,从人类学、进化学、社会学的角度看,人类不同代际的智商、身体素质、心理素质、道德品质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即:人性变化不大。

00后与90后、90后与80后、80后与70后,与其说是这一代人变了,不如说是时代变了。

另一些观察角度

对比当下中小学生与上个世纪的中小学生的生存状态,不难会得到另一些答案:

其一,现在的学生最缺觉

2008 年,教育部就规定了中小学生的睡眠标准。2018 年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再次明确中小学生的睡眠标准:“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 10 个小时,初中生 9 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研究”课题组的研究结果:全国1.5亿中小学生中至少有1亿中小学生睡眠时间不足国家标准。

实际情况更严重。小学生晚上写作业到11点,初中生熬夜写作业到12点,甚至凌晨1、2点的绝非个案。

下图这位家长和老师的对话一度在网上刷屏(某小学班级群)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笔者曾做过一个小调查,包括如下几个问题: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调查显示,认为孩子睡眠不足的比例高达 88% 。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需要熬夜才能完成作业的比例在 60% 以上。一位高三学生现身说法: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实话实说,这位高三学子的睡眠时间还算是比较多了。当 IT 公司的码农们掀起针对“ 996 ”工作制的傲娇狂潮时,比他们小十几岁的孩子们正在“ 167 ”学习制(凌晨 1 点睡觉,早上 6 点起床,每周 7 天刷题)的蹂躏下默默流泪。

大人们在对 12 小时工作制无可奈何,孩子们则对 8 小时休息制望洋兴叹。

学习时间越长,学习成绩越好——这种观点的荒诞不言而喻:只要学生睡眠不足、只要学生精力不支、只要学生动力不足、只要学生是被动学习、只要学生厌恶学习——那就必然是适得其反的结局——学习时间越长,学习成绩越差。此时的“学习”就沦为了“低效学习”、“无效学习”、“伪学习”、“反学习”、“负效学习”。

“负效学习”意味着越是增加学习时间,学生的学习效率就越低,厌学情绪就越重,直至“学习”带来的收益被“学习”带来的损失所抵消,最终出现“收不抵支”“资不抵债”的局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每个班级学习时间最长的那一批学生,往往并非成绩靠前的优秀生。

道理是简单的:7 小时的高效学习,其效果优于 12 小时的低效学习,更优于 15 小时的无效学习。可我们无数教育者硬是无视这个简单的事实,硬要一再突破人体的生理极限,用“疲劳战”、“持久战”、“堑壕战”透支学生的健康和热情。乍一看是“负责”(毕竟老师也在陪着孩子一起“拼搏”);再一看是“愚蠢”(反科学反人性反生理,违规且违法);仔细分析是“无奈”(被恶性应试竞赛所绑架不得不随波逐流添油加醋)

“生前何必常睡,死后自会长眠”,已成了不少学校明目张胆的“励志鸡汤”。这不是鸡汤,这是硫酸;这不是教育,这是野蛮。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其二,现在的学生最缺玩耍(休闲)

既然睡觉已成了稀缺的“奢侈品”,那玩耍更是“骇人听闻”“罪大恶极”“严防死守”的“违禁品”。

运动会篮球赛,陆续取消;

春游还有踏青,已成传说;

想玩一会电脑,没有网络;

想刷一会手机,密码改了。

这一届中小学生被彻底剥夺了玩耍的权力。

如果抛开丰富的物质和充裕的生活,仅仅从自由玩耍的角度看,00 后孩子的童年,绝对没有他们父母的童年轻松愉悦。

回忆一下吧。70 、80 后的童年,有过多少真实、充实、自然、生动的游戏?例如:丢手绢、跳皮筋、摔面包、捉迷藏、抓小鸡、滚铁环、打陀螺、跳房子、抓石子儿、弹玻璃球、斗鸡、斗草、掷沙包、踢毽子……

玩耍和休闲并不一定是学习的对立面,而是学习的补充、调节、变形,有时蕴含的学习价值还要高于课堂学习。

人之初,性本玩。游戏是人类的天性,更是儿童成长的基本途径。大经济学家于光远是著名的“老玩童”,他多次呼吁“玩”的价值。在《闲:最大最大的字眼》一文中,于老指出:“玩,是人生的根本需要”,“人一忙就容易乱,头脑不清醒;一忙就容易烦,心情不平和;一忙就容易认识肤浅,不能深入研究问题;一忙就容易只顾眼前,不能高瞻远瞩。”

玩耍优秀并非纯粹的娱乐。游戏对培养学生的人格、交际、自我认识有着不可估量的重大意义。缺乏游戏不仅仅是剥夺了儿童的当下,而且其负面影响会跟随他们一生。

美国学者埃里克森在一项长达 30 年的大样本跟踪研究后得出结论:那些孩提时代能充分玩耍的孩子在 30 年后过着更为充实的生活;而那些没有充分游戏过的孩子在 30 年后往往沉溺于各种不良嗜好中,酗酒、吸毒、抑郁和暴力伤害的比例显著高于对照组。

物理学家霍金说:“人生如果不好玩,那就是一场悲剧。”物理学界的“大玩家”费曼热衷一切好玩的东西,他抱着玩的心态成了物理学界最好的鼓手、最牛的锁匠和水平不错的画家。他自己高调的宣布:我这么成功,纯粹是为了好玩。

既然玩是人的天性,更是儿童的本能,那这种天性和本能并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制而消失,必然会在另一个时间,以另一种方式发泄出来。而且,越是禁忌,越是反弹。

比如:中午不休息去打球、晚上不睡觉去上网、教室里不听课偷玩手机、宿舍内不休息偷偷打游戏。其中,围绕着“手机”的攻防战演绎了无数家庭斗智斗勇血泪斑斑的肥皂剧和无数校园内扑朔迷离峰回路转的悬疑剧。家长和老师严防死守不择手段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孩子们千方百计花样翻新无所不能总能逍遥法外。

然后在熬过了高考,进入大学和走上社会呢?自然是报复性的反弹和恶性的补偿。

可,人生并不可逆。

成人以后的玩耍,再怎么投入也不是童年的那个滋味。幸运之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今天这个时代,正在通过剥夺几代人的玩耍权为明天的世界生产大批的病人。

清代诗人高鼎写到:“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今天的孩子们依然在读着这首诗,可他们的世界已少了“草长莺飞”、“拂堤杨柳”,更少有“东风”和“纸鸢”。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完整的背诵下这首诗的作者和全文,然后准确无误的写在考试卷子上。至于诗中描绘的“忙趁东风放纸鸢”是一种怎样的快乐,他们再也无法感知。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其三,现在的学生最缺自由

伴随着休息权和娱乐权的被剥夺,学生的一切生活都被全方位无死角管控甚至是监控。

不能烫发、不能披肩发、不能化妆、不能改校服、不能在教学楼吃东西、男女生同行必须间距 30 厘米以上、两个异性不能同行、桌子上东西不能超过 7 公分、不能打瞌睡、上课不能喝水、自习课不能说话不能抬头不能相互借东西、教室不能有课外书……

如果说这些规定是为了保证正常的教学秩序,还情有可缘情非得已的话,来看看一些匪夷所思的校规校纪吧:

2018 年,河南禹州某县中规定:高一、高二学生,无论男女都必须剪短发。

2016 年,广州某小学某班规定:学生下课后不能离开座位,要上厕所的需要向班干部申请,班干部报呈班主任审批后才能分批前去。无独有偶,江西萍乡某中学规定:晚自习上厕所要凭“如厕许可证”,否则不能上厕所。

福建某中学规定:不准长时间盯着异性同学看。(此校规如何落实?)。河南某高中规定:任何男女生交往,必须有 5 人以上同学在场。济南某中学规定:男女生禁乘一辆自行车(电动车)。

南京某初中规定:周末孩子在家不能看湖南卫视的节目。

2018 年,河南商丘某高中规定:学生在餐厅买饭后只能站着吃。为此,学校专门撤掉了餐厅的凳子。理由是:借鉴外地先进经验,提高就餐效率,以便节约时间去学习。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 某中学撤掉凳子,学生只能站着吃饭

当然,学校是必须讲纪律有规则的地方。笔者相信,上述大多奇葩校规的出台,肯定有其良苦用心和具体教育困难。但过多过滥过细的校规校纪反映的是怎样一种教育理念呢?

我们的一些教育者不相信学生是向上的,我们的一些学校不相信学生是能够自主的;我们的文化认为所有人都需要、都应该、都必须被“管”;我们的教育传统中还没有“自由”的价值追求。

被剥夺自由的结局有四种:公开对抗(少数,结局很惨);伪装配合,暗地里对抗(为数不少);适应并麻木(多数);超越(极少数)。去年,陕西西安某初三学生,因被学校老师领着剪发,拒绝上学,最终酿成了轻生的惨剧。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 上图来自央视纪录片《高考》

如同睡眠、呼吸、和游戏一样,“自由”也是人类的天性。

“自由”是人类文明的最高价值追求之一。自主决定自己做什么事和不做什么事,这是人类根深蒂固的本能,在决定自己的行动中,人类才能学会发现自己。热爱、追求、捍卫自由也应该是教育的题中之义。

“自由”要求人们成为一个“自主”的个体;“自主”“自由”当然不是“随心所欲”;“自由”当然以不侵犯他人和集体的“自由”为前提;“自由”当然要求人类成为对世界和对自己“负责”的个体;“自由”当然离不开“规则”和“约束”的助力;“自由”当然不能完全依靠“自律”,还需要“他律”的配合。

尤其在学生这个还不能完全自主、还不懂得“自由”真实含义的年龄,特别是在注重秩序和纪律的集体环境中,给“自由”多一点“他律”“纪律”甚至“法律”的约束,无疑是完全必要而且十分科学的。

但问题是,“他律”“纪律”的尺度和范围需要科学界定。如果一味强调“他律”,忽视甚至伤害“自律”,“他律”的成本不但会越来越高,而且更严重的是伤害了学生成长的内驱力。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现象:当学生习惯了一切被包办、一切被管制的节奏后,一旦进入大学或者走上工作岗位,出现系统性的“不知所措”“不负责任”“不思进取”就会是大概率事件。“佛系”、“宅族”的流行,可能就是对过分管制的一种消极对抗。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 某超级中学高考誓师大会

教育家蒙台梭利从人格培养的角度分析了强迫教育的危害。她说:“一个儿童,如果没有学会独自一个人行动,自主地控制他的作为,自动地管理他的意志,到了成人以后,他不但容易受到别人指挥,并且遇事非依赖别人不可。”

蒙台梭利指出:人类的进步和胜利全靠发自内在的力量。

英国哲学家罗素在上世纪 30 年代就忧心忡忡地指出:“在许多国家……教育是大大地退步了,这种退步包括四点:一是严格的纪律的恢复;二是绝对而不问事由的服从;三是对老师的唯命是听,已经到了一个可笑的程度;四是在知识方面消极地接受灌输,而不是积极地自求启发。”

他认为这种教育只能培养出双重性格(人格分裂)的人。所谓“双重性格”,是指:“对在上的人要服从,要怯懦,对在下的人不妨擅作威福,而蛮不讲理”。对照现在毕业后的职场新人,罗素的结论毫不过时。

毫无疑问,当今绝大多数教师、家长都缺乏把“自由”作为教育宗旨的考量——甚至把“自由”当成教育的大敌,他们的词典中,“自由”就等同于“散漫”,所以“自由散漫”也就成为他们批评孩子的口头禅。

真正占据他们教育诉求的核心价值观是追逐“成功”。而他们眼中的所谓“成功”也仅仅是一个分数、一个排名、一个大学通知书、一个好的 offer 而已。

少有教育参与者会把维护学生人格、引导学生自主自由、成为一个健全的人当成教育活动的中心环节。如此一来,当“自由”与“成绩”发生冲突时,教育者毫无悬念会放弃自由,追求成绩。

表面看是为了孩子的“成绩”,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业绩”;表面是为了帮助孩子“成功”,实际上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名声”;表面看是在“诲人不倦”,实际上是在“毁人不倦”;表面看似帮助孩子扫除学习障碍,实际上剥夺了孩子自我成长的权力。

只要“学习”“教育”伴随着强制和包办,哪怕安排的再正确、再科学,孩子仍会感觉不是为自己而学习,不是为自己而奋斗,而仅仅是在完成老师、家长交代的任务。

这种人生被安排的感觉会降低他获得成功时的自豪感,这种生活被包办的感受会消解他们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如同《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的选择一样:宁愿接受自己残缺的真实,也不要别人完美的彩排。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最好的教育是给学生自由的成长机会和获得自由的能力。

其四,现在的学生最缺笑

当学生既不能充分休息,也不能偶尔游戏,更不能自由表达时,他们就失去了对抗苦难的最强大武器:笑容和快乐。

“有趣味”该是课堂评价的重要维度。

“没意思”是学生对教学的至暗评价。

然而,至今仍有大量的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学生:学习是枯燥的。他们不遗余力煞费苦心地把自己的课堂变得死气沉沉、把科学思维变成枯燥的结论、把分析探究变成死记硬背、把表达讨论变成千篇一律。

16 世纪法国思想家蒙田在《论对孩子的教育》一文中就曾说:“为了激励学生学习,教师手持教鞭,一本正经,强迫学生埋头读书,这是怎样的做法啊?我要让教室里充满快乐,洋溢着花神和美惠女神的花环。教室是学生收获的地方,也应该是他们玩耍的地方。”

英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斯宾塞在经过大量的教学实践(他亲自实践自己的教育理论,以优异的成绩把自己的侄子送入了剑桥大学)和心理研究后得出结论:孩子在快乐的状态下学习最有效。

蒙台梭利:“我们的教学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必须维持孩子们的高度兴趣和强烈持续的注意力。”

“上学”正变得越来越了无生趣,很多课堂宛若大型翻车现场,很多班级远离了大笑,很多学校甚至不允许学生发笑。

下图(来自纪录片《高考》截图)中负责任的班主任来到监控室,查看本班学生自习课的一举一动: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拍下来学生“笑”的特写,然后到教室兴师问罪。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一个没心没肺、莫名其妙的笑,真的罪孽深重罪大恶极,值得大动肝火大动干戈?

“负责任”的班主任看到了“笑容”对课堂秩序的隐性威胁,却忽视了消灭“笑容”对生命动力的显性伤害。用英国作家王尔德的话:使孩子品行好的最好方法,就是使他们愉快。

一位朋友评论:“这个社会的大多数成年人在让孩子愉快这点上,都显得出奇的吝啬。就在他们或是粗暴,或是和蔼地夺走那些让孩子愉快的事物时,他们总会不忘附加一句:这是为了你好。”

除了睡眠、娱乐、自由、微笑,学生还缺啥?缺体育锻炼,社会实践、学工学农、旅游踏青、越野长跑、唱歌绘画……

从来不给学生自主生活的机会,然后责怪学生生活不能自理;从来不给学生大量阅读的权力,然后批评学生理解能力低下;把学生自由飞翔的翅膀给折断,然后嘲弄学生没有学会飞翔。

当考试成了教育的代名词

费曼不仅是个物理学家、天才、鼓手、画家、锁匠,还是一位杰出的教师。他热爱自己教师的身份,他曾提出学习的五个理由,其中包括:贡献于人类知识的进步、认识自然的美妙、感受世界、学会科学的求知方式和学会“有普遍意义的自由探索的创造精神。”

1949 至 1952 年,费曼应邀在巴西进行了十个月物理教学,他发现了两个奇怪的现象:一是学生们从不提问。二是面对同一个问题,有时学生马上答得出,有时却又一片茫然,完全不知所云。

费曼发现,学生上课时唯一要做的就是坐在那里,把教授讲的每个字记下来以对付考试。但除了背下来的东西外,他们什么也不会。

他坦率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事实:无数学生在书店里购买物理书,无数巴西小孩在学物理,比美国小孩起步更早,更努力。可整个巴西却找不出几个物理学家——为什么会这样?那么多孩子如此用功,却都是无用功!

最后费曼说:实在看不出在这种一再重复答案的体制中,谁能受到任何教育。大家都在努力考试,然后教下一代如何考试,最终大家什么都不懂。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 图片来自央视纪录片《高考》

蒙台梭利提出儿童是独立发展的自主个体。她说:“儿童是人类的创造者。没有得到妥善照顾的孩子,会让将来的社会得到报应,因为他可能成为未来社会中消极的个体并构成文明社会的障碍。”毫无疑问,我们现在的教育正在批量生产这样的移动障碍。

蒙台梭利接着说:“我们基本的教育观念是——教育者绝不能变成孩子发展的障碍。”

我们创造什么样的学校,就创造了什么样的儿童,也就创造出了什么样的人类。

尽管凛冬已至,但春天从未放弃。新式学校也在艰难摸索,例如“一土教育”、“探月学院”等。总体上看,这些新式学校面对的是小众精英阶层的体制外精英教育,对于必须通过层层考试选拔的普通中小学生来说,寒冰似乎坚不可摧,未来仍然遥不可及。

笔者曾描绘过这么一种理想的学校:

在未来,有这么一所学校。上午上文化课,下午上兴趣课和社团活动,包括体育、音乐、美术、手工、舞蹈、话剧、诗歌、哲学、游戏、科技制作……晚上,读本书,写文章,看电影,散步,开晚会,或者发呆。周末,是郊游、体育比赛、社会实践或参观博物馆。

这样的学校并不贵,至少不会比上补习班贵。也许,这一天并不遥远。

我们不要理想的学校,我们只要正常的学校;我们不再谈教育理想,我们只要生活的常识。

让孩子休息多一会儿,天不会塌;让孩子玩耍多一会儿,地不会陷;让孩子多一点儿自由,班未必乱;让孩子多一点儿笑容,分未必降。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

2594889720@qq.com

你可能会感兴趣

2019中小学生创意毕业照最全攻略

你的孩子, 未来20年将面临怎样的阶层分化?

任正非访谈刷屏:好的教育,增强国家的底气

作者 | 郭山

来源 | 隐蔽的历史(ID:ayguoshan)

责编丨张磊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今天的中小学生最缺什么?| 头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