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腾讯公司发明的微信很受欢迎,其中所设置的朋友圈,几乎举国上下、男女老少都喜欢用,究其原因,我不知道这是否暗合人是喜欢交际的动物这一基本特性。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在江湖,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圈子文化自然产生。

教育界也是社会的一个重要方面,大凡社会上有的文化现象,教育界也同样会有。或因为工作关系,同事日久,配合默契;或因为社会交往,时有联络,情投意合;或因为志趣相同,性格对路,话语投机。久而久之,三五成群,结成朋友,这本无可厚非。

因为这些朋友圈的形成是正常的,常常都是慢慢形成的,都是日久生情、水到渠成的,常常都是有许多的共同点、相似处,因而自然而然形成的,并非刻意,也并无组织,并不追名逐利,而只是一种相互的精神愉悦、相互的精神温暖。

而且也不排除异己,不为了某种利益无端攻击他人;也不会为了圈内的利益,相互无原则的吹捧,相互无原则的利益输送,不搞党同伐异;即使是圈里的朋友,相互之间也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有问题要指出、要批评,有正义要伸张,有好事也要表扬,要宣传,这样圈子里的人是有基本标准、基本原则的,正如“吾爱吾师,我更爱真理”所言,真理就是基本标准,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就是相处的基本原则。

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但是现在有些地方的教育界出现了一些并非正面的圈子文化。

首先其圈子的成因就不是正常的,这些地方的一些教育圈子常常一开始就是奔着名利而去,更像是一个一味追名逐利的小团伙,更像是旧社会的一个码头,由一个绝对领袖的大佬或若干个次一等级的“中佬”牵头,组成一个利益共同体,相互关照彼此的利益。

大佬权力在手时,圈子里的人对之恭恭敬敬,一般来说,大佬总是有一定能力、有较高水平的,但是他选择那些进入圈子里的人,共性是听话,对大佬唯唯诺诺,侍奉到家,常常并无多少能力,并无多高水平,缺乏个性,不敢有些许反对意见,更不敢顶撞大佬。

平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时有来往;

大会小会,上下呼应,唱和频仍;

如遇提拔干部,则大佬提拔下级优先考虑圈子里的人,甚至于只考虑圈子里的人,不问管理能力如何,不问人品如何;

如果是职称评审,则大佬重点关照圈子里的人,甚至只关照圈子里的人,不问条件是否达到,水平是否具备;

如果是荣誉称号,则大佬则主要推荐圈子里的人,甚至只推荐圈子里的人,不问业绩是否突出,影响是否广泛。

只要是自己圈子里的人,说你好,你就是好,不好也好;只要不是自己圈子里的人,说你不好,你就是不好,好也不好。甚至于为了捧上自己圈子里的人不惜打击圈外的人,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夸大其词,无限上纲上线。

如此不按标准,只讲圈子;不讲水平,只讲关系;不讲品质,只讲利益。导致一些地方、一些单位里的干部提拔、职称晋升、荣誉评审,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时有发生,或常常发生。

这样下来,不在圈子里的人才脱颖而出的机会就变得十分难得。长此以往下去,无论教育管理者、高级职称受聘者、荣誉称号获得者一代不如一代的现象自然产生。

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然而,圈子里的人是不会考虑这些事情的,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始作俑者是大佬,他们都是有“眼光”的人,他们提拔、关照自己圈内人,目的仍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且是为了自己长久的利益,可想而知,将来时移世易,大佬退休或大权不再,但权力仍然在自己提拔的圈子里的人手中,这些被提拔的圈内人自知权力之所自,当然要关照好曾经提拔自己的大佬,利益回报是自然的事了。

更加可怕的是,这样一种现象出现将极大地巩固并推波助澜这类逐利圈子的文化空间,教育界的公信力将极大地受损,且长此以往,将导致教育界的公信力为零,甚至为负数。

这样的教育生态文化,将潜移默化地影响正在成长的青年教师、青年管理者,他们不再相信教育理念、人文精神、国家事业,不再相信正直善良、努力工作、创造优绩,不再相信教育人应有的价值取向以及向善向上的力量,反而相信圈子的力量,相信大佬的力量,把教育事业搞成获利职业,甚至于等而下之,把崇高的教书育人变成了商业,四处找圈,到处钻营,只相信跟对大佬,拜对码头,进入圈子,就能获得利益。

如此一来,这样的教育文化,就无基本的公平、公正可言,这些地方的学校就很难产生良善而有公理的文化。

教育界客观上有许多原因会促成圈子的产生,比如因为同事产生圈子,因为师生产生圈子,因为同学产生圈子,因为同一个学科产生圈子,因为同是一个名师基地、名师工作室的学员产生圈子,等等,机会很多,如此我们更应该弘扬正气,自觉养成一种崇尚真理、维护公理、力求公正、追求公平的文化自觉。

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新校长传媒”投稿邮箱:

2594889720@qq.com

你可能会感兴趣

校长的主要任务不是发现人才,而是建立发现人才的机制

行之有效的教师退出机制怎么建?

私立学校 VS. 公立学校,携手合作还是分道扬镳?

作者 | 程红兵,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总校长

来源 |书生校长(ID:shushengxiaozhang);原文刊载于《上海教育》2019年4A

责编丨张磊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教育界的“圈子文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